毕淑敏:人生总是有灾难,我们还没学会灾难间隙的快活。

毕淑敏:1952年出生于新疆伊宁,国家一级作家。著有《毕淑敏文集》《红处方》《血玲珑》《拯救乳房》《女心理师》《鲜花手术》等畅销书。女人,懂得这一点你会更幸福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天气刚有一丝风吹草动,妈妈就说,别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识了一个朋友,爸爸就说,小心他是个骗子;你取得了一点成功,还没容得乐出声来,所有关切着你的人一起说,别骄傲!你沉浸在欢快中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不可太高兴,苦难也许马上就要降临……我们已经习惯于提醒,提醒的后缀词总是灾祸。灾祸似乎成了提醒的专利,把

毕淑敏:1952年出生于新疆伊宁,国家一级作家。著有《毕淑敏文集》《红处方》《血玲珑》《拯救乳房》《女心理师》《鲜花手术》等畅销书。

女人,懂得这一点你会更幸福

我们从小就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

天气刚有一丝风吹草动,妈妈就说,别忘了多穿衣服;才相识了一个朋友,爸爸就说,小心他是个骗子;你取得了一点成功,还没容得乐出声来,所有关切着你的人一起说,别骄傲!

你沉浸在欢快中的时候,自己不停地对自己说:千万不可太高兴,苦难也许马上就要降临……

我们已经习惯于提醒,提醒的后缀词总是灾祸。灾祸似乎成了提醒的专利,把提醒也染得充满了淡淡的贬义。

我们已经习惯了在提醒中过日子。看得见的恐惧和看不见的恐惧始终像乌鸦盘旋在头顶。

在皓月当空的良宵,提醒会走出来对你说:注意风暴。于是我们忽略了皎洁的月光,急急忙忙做好风暴来临的一切准备。

当我们睁大着眼睛枕戈待旦之时,风暴却像迟归的羊群,不知在哪里徘徊。当我们实在忍受不了等待灾难的煎熬时,我们甚至会恶意地祈盼风暴早些到来。

在许多夜晚,风暴始终没有降临。我们辜负了冰冷如银的月光。

风暴终于姗姗地来了。我们怅然发现,所做的准备多半是没有用的。事先能够抵御的风险毕竟有限,世上无法预计的灾难却是无限的。战胜灾难靠的更多的是临门一脚,先前的惴惴不安帮不上忙。

当风暴的尾巴终于远去,我们守住零乱的家园。气还没有喘匀,新的提醒又智慧地响起来,我们又开始对未来充满恐惧的期待。

人生总是有灾难。其实大多数人早已练就了对灾难的从容,我们只是还没有学会灾难间隙的快活。我们太多注重了自己警觉苦难,我们太忽视提醒幸福。

请从此注意幸福!

幸福也需要提醒吗?

提醒注意跌倒……提醒注意路滑……提醒受骗上当……提醒宠辱不惊……先哲们提醒了我们一万零一次,却不提醒我们幸福。

也许他们认为幸福不提醒也跑不了的。也许他们以为好的东西你自会珍惜,犯不上谆谆告诫。也许他们太崇尚血与火,觉得幸福无足挂齿。他们总是站在危崖上,指点我们逃离未来的苦难。

但避去苦难之后的时间是什么?

那就是幸福啊!

享受幸福是需要学习的,当幸福即将来临的时刻需要提醒。人可以自然而然地学会感官的享乐,人却无法天生地掌握幸福的韵律。灵魂的快意同器官的舒适像一对孪生兄弟,时而相傍相依,时而南辕北辙。

幸福是一种心灵的震颤。它像会倾听音乐的耳朵一样,需要不断地训练。

简言之,幸福就是没有痛苦的时刻。它出现的频率并不像我们想象的那样少。

人们常常只是在幸福的金马车已经驶过去很远,捡起地上的金鬃毛说,原来我见过它。

人们喜爱回味幸福的标本,却忽略幸福披着露水散发清香的时刻。那时候我们往往步履匆匆,瞻前顾后不知在忙着什么。

世上有预报台风的,有预报蝗虫的,有预报瘟疫的,有预报地震的,没有人预报幸福。

其实幸福和世界万物一样,有它的征兆。

幸福常常是朦胧的,很有节制地向我们喷洒甘霖。你不要总希冀轰轰烈烈的幸福,它多半只是悄悄地扑面而来。你也不要企图把水龙头拧得更大,使幸福很快地流失。而需静静地以平和之心,体验幸福的真谛。

幸福绝大多数是朴素的。它不会像信号弹似的,在很高的天际闪烁红色的光芒。它披着本色的外衣,亲切温暖地包裹起我们。

幸福不喜欢喧嚣浮华,常常在暗淡中降临。贫困中相濡以沫的一块糕饼,患难中心心相印的一个眼神,父亲一次粗糙的抚摸,女友一个温馨的字条……这都是千金难买的幸福啊。像一粒粒缀在旧绸子上的红宝石,在凄凉中愈发熠熠夺目。

幸福有时会同我们开一个玩笑,乔装打扮而来。机遇、友情、成功、团圆……它们都酷似幸福,但它们并不等同于幸福。幸福会借了它们的衣裙,袅袅婷婷而来,走得近了,揭去帏幔,才发觉它有钢铁般的内核。幸福有时会很短暂,不像苦难似的笼罩天空。如果把人生的苦难和幸福分置天平两端,苦难体积庞大,幸福可能只是一块小小的矿石。但指针一定要向幸福这一侧倾斜,因为它有生命的黄金。

幸福有梯形的切面,它可以扩大也可以缩小,就看你是否珍惜。

我们要提高对于幸福的警惕,当它到来的时刻,激情地享受每一分钟。据科学家研究,有意注意的结果比无意要好得多。

春天的时候,我们要对自己说,这是春天啦!心里就会泛起茸茸的绿意。

幸福的时候,我们要对自己说,请记住这一刻!幸福就会长久地伴随我们。

那我们岂不是拥有了更多的幸福!

所以,丰收的季节,先不要去想可能的灾年,我们还有漫长的冬季来得及考虑这件事。我们要和朋友们跳舞唱歌,渲染喜悦。既然种子已经回报了汗水,我们就有权沉浸于幸福。不要管以后的风霜雨雪,让我们先把麦子磨成面粉,烘一个香喷喷的面包。

所以,当我们从天涯海角相聚在一起的时候,请不要踌躇片刻后的别离。在今后漫长的岁月里,有无数孤寂的夜晚可以独自品尝愁绪。现在的每一分钟,都让它像纯净的酒精,燃烧成幸福的淡蓝色火焰,不留一丝渣滓。让我们一起举杯,说:我们幸福。

所以,当我们守候在年迈的父母膝下时,哪怕他们鬓发苍苍,哪怕他们垂垂老矣,你都要有勇气对自己说:我很幸福。因为天地无常,总有一天你会失去他们,会无限追悔此刻的时光。

幸福并不与财富地位声望婚姻同步,它只是你心灵的感觉。

所以,当我们一无所有的时候,我们也能够说,我很幸福。因为我们还有健康的身体。当我们不再享有健康的时候,那些最勇敢的人可以依然微笑着说:我很幸福。因为我还有一颗健康的心。甚至当我们连心都不再存在的时候,那些人类最优秀的分子仍旧可以对宇宙大声说:我很幸福。因为我曾经生活过。

常常提醒自己注意幸福,就像在寒冷的日子里经常看看太阳,心就不知不觉暖洋洋亮光光。

前几天和朋友一起吃饭。

吃到一半,她忽然没头没脑地问我:“你觉得我们这一代人幸福吗?”

我一时语塞,不知该怎样回答她。

她接着说:

“最近接连有三个人跳崖了,每天打开手机推送的文章不是丧就是焦虑。

现代人的焦虑太严重了,金钱焦虑、住房焦虑、恋爱焦虑、婚姻焦虑、养娃焦虑,每一种焦虑都无法排解……”

的确,我们这一代是物质和信息高度丰富的时代,按理说,享受到高科技的成果,幸福感应该更加强烈。

但随着科技飞速发展,生活越来越智能,获取信息越来越便利,随之而来的却是更多的不满与跟多的焦虑……

我们想要的越来越多,成功、车子、房子,但就算得到了,也永远不觉得满足,仍然想要更好的。

越来越浮躁的心,让我们的欲望变成了无底洞。

心里的沟壑难以填补,久而久之身体也跟着吃不消:

熬夜导致的睡眠不足、饮食不规律导致的肥胖,精神紧张导致的内分泌失调,甚至脱发、抑郁、死亡……

在追逐物质的时候,我们恰恰忽略了内心的从容幸福,用作家毕淑敏的话来说——

我们大概已经“丢失了幸福的能力”。

是的,幸福不仅是一种心理状态,还是一种可以习得的能力。

这种幸福的能力,正是我们这一代人所缺少的。

毕淑敏曾在书中提到:

自己直到40岁的时候才明白,这一生最重要的事情,就是让自己幸福。

当时,西方一个国家进行了一项调查研究,题目是“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最后的结果出乎众人的意料:

第一名是给自己的孩子洗完澡后怀抱婴儿的妈妈;

第二名是给病人治好了病后目送那个病人远去的医生;

第三名是孩子在海滩上自己筑起一个沙堡,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个孩子看着自己筑起的沙堡时自得其乐的微笑;

第四名是给自己的作品划上句号的作家。

不是坐拥百亿的富翁,不是受人爱戴的明星,也不是呼风唤雨的商业巨头。原来真正的幸福感如此简单而平常。

看到这个答案的毕淑敏心下顿时充满了悲凉。

在某种程度上,这四种幸福她都已经历过:

她有孩子,也给他洗过澡,有抱过他的时候;

她原来是医生,也有治好病人目送病人出院的时候;

她没有在海滩上筑起过沙垒,但是在家附近工地上的沙堆挖过坑,然后看着旁边的人不小心掉进去;

那时候她已经开始写作,所以也给自己作品划上过句号。

毕淑敏之所以难过,是因为她集这些幸福于一身,却未曾感到过幸福。

我们又何尝不是一样,在生活的奔波中慢慢失去了感知幸福的能力,明明拥有幸福,却不曾去发现它,捉住它,享受它。

幸福是一种内心的稳定。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外界的所有事情,但是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内心的状态。或者简单地说,幸福其实是灵魂的成就。

幸福,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不是那么大张旗鼓的,不是需要很多的金钱、或是需要那种万丈光芒的时刻。

只有努力去争取、去奋斗,才能享有自己的幸福。

德国的哲学家费尔巴曾说:人活着的第一要务就是要使自己幸福。

是的,我们可能在这世上经历了20年、30年、40年或是50年......但是,却从来不把活着的第一要务是幸福作为任何一刻的指导。

我们有太多的事情要做,就是没有幸福这个选项。

西方某个国家曾做了一个调查研究,题目是“谁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因为是在报纸上发的征文,所以成千上万的答案也就涌向了报社。报社的评选委员会,按照得票的多少,给出了下列的排名:

第三名是,孩子在海滩上自己筑起一个沙堡,夕阳西下的时候,这个孩子看着自己筑起的沙堡时自得其乐的微笑;

第四名是给自己的作品划上句号的作家。

所以,幸福其实是一种内心的稳定。我们没有办法决定外界的所有事情,但是我们可以决定自己内心的状态。或者简单地说,幸福其实是灵魂的成就。

当你越是很早的发现幸福的涵义,你就越会发现你的人生的可控制性。

你羡慕的人,其实正在嫉妒你

我是从哪一天开始老的?不知道。就像从夏到秋,人们只觉得天气一天一天凉了,却说不出秋天究竟是哪一天来到的。生命的“立秋”是从哪一个生日开始的?不知道。青年的年龄上限不断提高,我有时觉得那都是上了年纪的人玩出的花样,为掩饰自己的衰老,便总说别人年轻。

不管怎么样,我觉得自己老了。当别人问我年龄的时候,我支支吾吾地反问一句:“您看我有多大了?”

佯装的镇定当中,希望别人说出的数字要较我实际年龄稍小一些。倘若人家说得过小了,又暗暗怀疑那人是否在成心奚落。我开始越来越多地照镜子。小说中常说年轻的姑娘们最爱照镜子,其实那是不正确的。

年轻人不必照镜子,世人羡慕他们的目光就是镜子,真正开始细细端详自己的容貌的是青春将逝的人们。

于是我把所有的精力放在孩子身上。记得一个秋天的早晨,刚下夜班的我强打精神,带着儿子去公园。儿子在铺满卵石的小路上走着,他踩着甬路旁镶着的花砖一蹦一跳地向前跑,将我越甩越远。

“走中间的平路!”我大声地对他呼喊。

“不!妈妈!我喜欢……”他头也不回地答道。

我蓦地站住了,这句话是那样熟悉。曾几何时,我也这样对自己的妈妈说过:“我喜欢在不平坦的路上行走。”这一切过去得多么快呀!从哪一天开始,我行动的步伐开始减慢,我越来越多地抱怨起路的不平了呢?

02

这是衰老确凿无疑的证据。岁月不可逆转,我不会再年轻了。

“孩子,我羡慕你!”我吓了一跳。这是实实在在的声音,从我身后传来,说得很缓慢,好像我的大脑变成一块电视屏幕,任何人都能读出上面的字幕。

我转过身。身后是一位老年妇女,周围再没有其他人。这么说,是她羡慕我。我仔细打量着她,头发花白,衣着普通。但她有一种气质,虽说身材瘦小,却有一种令人仰视的感觉。我疑惑地看着她,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值得人羡慕的地方—— 一个工厂里刚下夜班满脸疲惫之色的女人。

“是的。我羡慕你的年纪,你们的年纪。”她用手指轻轻点了点,将远处我儿子越来越小的身影也括了进去,“我愿意用我所获得过的一切,来换你现在的年纪。”

我至今不知道她是谁,不知道她曾经获得过的那一切都是些什么,但我感谢她让我看到了自己拥有的财富。我们常常过多地注视别人,而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失去了最宝贵的东西。

人的生命是一根链条,永远有比你年轻的孩子和比你年迈的老人,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位置,有一宗谁也掠夺不去的财宝。不要计较何时年轻,何时年老。只要我们生存一天,青春的财富就闪闪发光。能够遮蔽它的光芒的暗夜只有一种,那就是你自以为已经衰老。

年轻的朋友,不要去羡慕别人。要记住人们在羡慕我们!

世上有一种人,最需要提防

世上有一种伪坦率,最需提防。

他把许多恶毒的计策,摊到桌面上来。他把你对他的疑点,抢先说破,使你自觉心地龌龊,对不起他。他把事件的最坏可能预告,反倒让你觉得万无一失......

人们常常有一种善良的错觉,以为只有隐瞒才是欺骗。殊不知最高明的骗术,正是在光天化日之下进行的。

伪坦率是一种更高水准的虚伪,它利用的是一种人们对坦率的信任。

坦率其实不说明更多的问题,它只是把双方的意见公开出来,本身不等同真诚。

人生有无数的岔道,在分歧的路口,多半摆着诱惑。我们常常被物质的光怪陆离耀花了眼睛。

需要在漆黑的静夜想一想,想想我们与生俱来的理想,想想我们将要迈步的台阶,距我们最终的目标是近还是远?

眼睛当然是有用的。

但有时闭上眼睛的时候,我们才能更好地倾听心灵的回答。

不负责任的表扬往往比批评还令人难堪。

因为他并没有注意到你的真正长处,仅仅是借此显示个人的风度。当他对你最有好感的时候,都这样疏忽大意,可见你在他心中的位置。

不实的批评,你还有权愤恨。对于不实的表扬,你只有悲哀。我对赞同我的人,感悟的是他的善意。我对反对我的人,考察的是他的智慧。

如果在赞同者那里看到的是逢迎,在反对者那里感觉的是愚昧,那么这两种人的意见我都不屑再听。任凭人们议论我的孤僻和不逊,自己并不在意。

有些人无时无刻在显示他们的重要。

高声说话,目光威严地扫射,很喧哗的笑声,不合时宜的服装和故意迟到,甚至不断地在报刊制造耸人听闻的噱头......

我总在这些做作的举动之中,发现一种属于恫吓的虚弱和勉力为之的疲倦。

生命是为自己而存在。它是一种朴素而自然的事情,不是在众人之前的杂耍。

拒绝是没有错的,错误的是我们在拒绝前作出的判断。

我们不要害怕拒绝,我们只需要更周密的决断。比起赞同来,我更欣赏拒绝。

拒绝是一种删繁就简,拒绝是一种举重若轻。拒绝是一种大智若愚,拒绝是一种水落石出。

当利益像万花筒一般使你眼花缭乱之时,你会在混沌之中模糊了视线。尝试一下拒绝吧......拒绝犹如断臂,带有旧情不再的痛楚。拒绝犹如狂飚突进,孕育天马行空的独行。拒绝有时是一首挽歌,回荡袅袅的哀伤。

在北京的名人故居有鲁迅、郭沫若、老舍、宋庆龄......一位经商的朋友愤愤地说,为什么没有大商人的故居呢?

我想,除了从商这一行的规则,难以令所有的人心悦诚服以外,人们对于他们的故居可看到什么,大概表示乏味。也许可以看到文化,但何必看支流呢?既然源头存在。

所有的商品和文字相比,都是速朽的。

对于现世,人们注重物质。对于久远,人们更注重精神。

一个人最少需要一种非功利的爱好。比如爱钓鱼,并不是为了解馋。爱书法,并不是为了卖钱。爱跑步,并不是要创世界记录。爱跳舞,并不是为了上台表演......

它不仅仅是富裕的精力有所附丽,主要是精神有了种舒展自如的安置和发挥,感受到人生的美好真谛。

一个人的魅力,往往在他退休后看得更清楚。属于职务的光环被岁月褪去,属于个人的精神光芒焕发出来。这个过程对有的人是苦闷,对有的人是新生。

我渴望衰老,因为生命的苦难。

我知道我生存一天,就要不懈地努力一天。取消所有责任的正当途径只有一条,这就是死亡。衰老靠近死亡,所以我无所畏惧。

钻石是我们这个星球上最坚硬的物质。那么钻石是靠什么物质来切割打磨它的呢?答案——靠另一颗钻石。钻石自己敲打自己,是为了完美。人类也需要他人不断地敲打。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