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买过五套房,每买一次就对人生感悟更多一点

早上在地铁上,旁边一对中年人在说话。女的说我好几年都没有坐过地铁了,男的说为什么不坐地铁比公交方便多了。女的说地铁比公交贵三块钱。男的说,你们家在北京有那么多房,还算这账?女的说,房是房收入是收入。男的说,你卖一套不就行了,女的说,不行,得给儿子留一套,给孙子留一套。我在旁边听着,不由得想起了我自己的买房史,恰巧,20年前的1999年我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当时我父亲的一个朋友是律师,他告诉我海南高院在处置一批银行送来的到期不能偿债的抵押房,很便宜,于是我就买了一套。这套房近有湖景远有海景电梯

早上在地铁上,旁边一对中年人在说话。

女的说我好几年都没有坐过地铁了,男的说为什么不坐地铁比公交方便多了。

女的说地铁比公交贵三块钱。男的说,你们家在北京有那么多房,还算这账?

女的说,房是房收入是收入。男的说,你卖一套不就行了,女的说,不行,得给儿子留一套,给孙子留一套。

我在旁边听着,不由得想起了我自己的买房史,恰巧,20年前的1999年我买了属于自己的第一套房。

当时我父亲的一个朋友是律师,他告诉我海南高院在处置一批银行送来的到期不能偿债的抵押房,很便宜,于是我就买了一套。

这套房近有湖景远有海景电梯高层是海口地产泡沫破灭时少有的完工现房。我拿到房后却发了愁,因为没有房产证只有购房合同,在合同背面的背书中,可以清晰地看到这套房最初的价格是每平米六千克元,然后一路走好,在不同买家手上渐渐涨到每平米一万五,然后断崖跌一路跌回每平米不到一千五。

后来我们到了广州,这套海口的房子卖了买了我们第一辆车,虽然车不断贬值房在升值,但我们也没后悔低位抛了这套房,因为关于我与家人最美好的回忆都是我们驾车周游全国时发生的,那时一天开出一千公里是寻常事,我们一家五口走遍了广东及周边省的绝大多数景点。

第一套房给我的启发,不要相信房子永远只会涨,历史总是在重复。而且房子不见得会带来乐趣,但汽车会。

不久,我和老婆买第二套房,是我们年尾收款足足装满了摩托车的后备箱,我们用这笔钱在海口的主城区买了一套商铺,因为那是所有人信奉的一铺养三代,因为那些人们还不知道以后会有一种东西叫电商,会让传统零售死无全尸。

第二套房(商铺)给我的启示,不要相信媒体上的致富经,都是骗人的,如果看看报纸宣传和广告就能发财,那早就没有人去办报了。

第三套房是我们举家迁到广州后买的,不贵,因为据说广州人嫌这里风水不好,户型南北通透不聚财,我们北佬没这么多讲究。

我们的房子下面有一个大型的森林广场,可以休闲散步,于是被周边各社区的大妈盯上,于是早晚都是跳舞的,我有一次还冲下去拔了他们的音箱电源。

于是我们决定卖了这套房换到安静的郊区。当然这套房在市区,后来狂涨,买我房的是一个英美烟草的小伙子,准备结婚用,他和我聊未来的地产走势,我说肯定涨你买了不会亏。后来这个小区因为前后门都接入了地铁,现在的售价是我们十年前卖出时的五倍。

不过我们也没有后悔。这套房给我的启示,如果住着不舒服,就算可以升值,也没有住的价值。

第四套房与第三套在同一个小区,但买它纯属偶然,因为我爱人当时需要一个仓库,就买了。

这套房后来帮我们很多忙,他给我的启示就是,如果真的刚性需要就买,别想太多,账不是你算的,多数情况下是天算的。

第五套房是郊区的联排别墅,上家是一个因为资金紧张要脱手的港商,人也挺厚道,连上下三层里的全部家电家私(他平时住花都这儿装修后没怎么用过,全是进口品牌)都白送给了我。

郊区房安静但升值空间不大而且上下班高峰期大拥堵,但我和我老婆都不用坐班所以问题,至于升值与否也不是我们真关心的,因为我们只觉得门口就是郊野公园让人放松,果然这十年我们住的很舒服,当然我们也没想到住了十年后,郊野公园里竟然也开始修了地铁口。

第五套的启示,和能否升值相比,一个让人放松的家似乎更重要。

总体而言,二十间五次买房两次卖房给我的感悟,使我对房子的看法基本成型,那就是房子这玩艺重要但也没你想的那么重要,房子本身并不会带来快乐,带来快乐的是家人是事业,房子要为后者服务,而不是反之。

去年我陪父母在天津梁启超故居逛,我说这个宅院至少值几个亿,但没人会因此而给梁这么高的评价,他本身的成就以及他培养出来的孩子里出了三个院士。我妈说,是呀,房是累赘地是债,我也从不羡慕谁告诉我他买了多少套房。

抛去各种投资理财层面的考虑,即便是为后代着想,逼他们去独立远比给他们买房存着更理性。

一千道一万,房子不是快乐之源,不是充分条件也不是必要条件。

往期精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