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伯虎很美的一首闺怨词,雨打梨花哀婉凄美,痴心的爱情令人动容

唐伯虎很美的一首闺怨词,雨打梨花哀婉凄美,痴心的爱情令人动容提起唐伯虎,很多人都会想起"唐伯虎点秋香"这一才子配佳人的唯美爱情故事,唐伯虎的确是才子,他是明朝时期一位名震京城的大画师,其画博采众长,汲取多位名家手笔,打破了常规的门户之见,在中国画坛之中独领风骚

唐伯虎很美的一首闺怨词,雨打梨花哀婉凄美,痴心的爱情令人动容

提起唐伯虎,很多人都会想起"唐伯虎点秋香"这一才子配佳人的唯美爱情故事,唐伯虎的确是才子,他是明朝时期一位名震京城的大画师,其画博采众长,汲取多位名家手笔,打破了常规的门户之见,在中国画坛之中独领风骚。

唐伯虎以绘画著称于世,其实他的诗文成就也十分惹人瞩目,今天小解就为大家带来一首唐伯虎很美的闺怨词,有春有雨有梨花,伤春伤情伤痴心,才子笔下的爱情凄美妖冶,不禁令人为之动容。

《一剪梅·雨打梨花深闭门》明·唐寅

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赏心乐事共谁论?花下销魂,月下销魂。愁聚眉峰尽日颦,千点啼痕,万点啼痕。晓看天色暮看云,行也思君,坐也思君。

这是一首很见水平的词作,构思奇特不寻常。普通词的上下两片一般都是对称辉映的,长短句的丰富变化可以给读者带来更加狂野的韵味与律动,可是唐寅却突破了常规,他选用四组相似结构的句子组建成了作品,这是一种富有挑战性的写法。因为此格式很容易会不慎落入窠臼,一旦填入的词汇和辞藻不达标准,就会令人感觉像在套公式。不过唐伯虎成功了,他的惊才风逸惊艳了诗坛,同样也惊艳了时光。

这首词的首句就是为人称道的不俗绝调,"雨打梨花深闭门,忘了青春,误了青春",深闭房门听着雨水击打梨花的声音,就这样虚度了青春,就这样辜负了青春,读来有一种淡淡的哀伤。"雨打梨花"本就是春日里最伤的一种景象,可唐寅又在其后追了"青春"二字,伤春与青春一齐被提到了胸口,不免令人隐隐作痛。

紧接着第二句,唐寅开始将镜头由自然环境转向了女主人公的心境,伤春之景也算得是一种凄美,理应有人一起观赏才。,可是词中女子却无人可诉衷肠,因为心上人他身在寂寥的远方,自己站也不是、坐也不是,总是黯然神伤。

唐寅在第三句中对女子的细节描写,重点突出的是皱眉与泪痕,看似是司空见惯、屡见不鲜的表现方式,但并不多余,反而恰到好处:第一,承接上两句,将感情上升到了无以复加的高度,千万滴的啼痕,可见女子之悲伤;第二,女子过分的伤心让人既心疼又心存疑惑,她是为了什么呢?从而引出了最后一句缘故,因为"思君"。

完美铺垫之后,唐寅才将末句奉献出来,原来女子是因为思念异乡的恋人而哭泣。其中这一句中的两个"看"字,大家需要注意,它们没有实际的意义举止,乃是女子伤悲心态的外现行为。也就是说,看并非是真的观赏性地看,可以理解为发呆,是毫无目的、百无聊赖地看,从而凸显出女子的"赏心乐事共谁论",根本没有心思。

唐伯虎此词可以算得上他最为经典的一轮绝笔,纵使放眼唐宋时期的"闺怨"之作,亦可在其中占有一席之位。这首词的成功不仅在于其令人耳目清新的词句,更在于其成功塑造了一个令人动容的爱情故事。异地两隔,相思成疾,眼前的风光再好也打动不了思念的心,距离下诞生的因果折磨着一对相爱的人!

都说唐宋是诗词不可攀越的高峰,然而明朝的唐伯虎却用这首词证明了自己,不论在哪个时代,不论身处何方,只要用心去做,就可以创造美好。《一剪梅》的哀愁从明朝一直绵延至今已经够久了,希望天底下的恋人都可以待在对方身边,彼此互相温暖,而不必再拥有"千里共婵娟"的大度。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