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岁妈妈携子跳河:遗书里的四句谎言,暴露了她的真实死因!

文 | 心之助 若晗对于一个懦弱的讨好者来说,鼓起勇气做一件“出格”的事儿,太难了。石春梅就是这样一个人。她从小没有自己做主过什么事情。被动的久了,习惯了,可是不代表心里没有积压不满。唯一一次自己做主,也是最后一次,是自己的死法。她选择投河,简单直接。而这一次

文 | 心之助 若晗

对于一个懦弱的讨好者来说,鼓起勇气做一件“出格”的事儿,太难了。

石春梅就是这样一个人。

她从小没有自己做主过什么事情。

被动的久了,习惯了,可是不代表心里没有积压不满。

唯一一次自己做主,也是最后一次,是自己的死法。

她选择投河,简单直接。

而这一次,她不仅做了自己的主,也做了孩子们的主——带着他们一起走。

毕竟在她心里,自己的命没了,没人心疼;孩子的命,还是值钱的。

在“失联”超过50小时后,救援队分别找到了3具尸体——漳州母子3人投河案,悲剧收场。

仅仅隔7天,两个90后妈妈携子跳河。

4月21日,四川米易27岁的90后妈妈杨珊,带着3个儿子跳河。只隔了7天,4月28日,福建漳州28岁的90后妈妈石春梅,带着2个儿子失联,找到时母子3人也已溺亡。

人们都说,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遗书,是一个人留在世界上最后的一个惊叹号。

杨珊的遗书里,充斥着对自己的极度否定。

而石春梅留了3封遗书,一封给世人看的,一封给丈夫的,一封给姐姐的。

意外的是,她的遗书,乍一看,是一个女人诉说自己选择自尽的辛酸理由;但细细看来,发现每句话的背后都另有深意。

风格迥异,

疑点重重,

甚至满纸“谎言”

“谎言"一

忍忍就过去了

其实,石春梅一直想不通一个问题:为什么公婆这么瞧不上自己?

每次问老公黄田发,对方总是回答一句:别多想了

是不是多想,石春梅心里有数。

从她嫁到这个家之后,公婆就从没给过自己好脸色。

做饭,被嫌弃不好吃;

做家务,被念叨不干净;

还有“不会来事儿”、“不会说话”等等,都是“罪名”。

人们总是希望自己被所有人喜欢。在第一次相亲时、第一次约会时、第一天到新公司时,第一次见公婆时,人们总是迫不及待地,把自己最好的那部分掏心掏肺给别人看。

尤其是那些缺爱,又极度渴望被爱的人。

这是一把双刃剑。

因为不幸的是,在你展现出自己最美好一面时,这些特质也就随之成了理所当然。

你亲和,那发脾气就是不正常;

你热情,那冷漠脸就是在甩脸子;

你大方,那自私一次就会被谴责。

就像在公婆的眼里,石春梅的温柔、包容、隐忍,是理所当然。

她不止一次和丈夫提及自己和公婆的矛盾。

但是在丈夫的观念里,父母辛苦把自己拉扯大,无论怎么样也是长辈,晚辈怎么能和长辈一直过不去呢。

(丈夫黄田发)

忍,让,是丈夫说的最多的。

石春梅第一个自欺欺人的谎言,就是告诉自己:忍忍就过去了。

(安慰自己熬过去就好了)

(怕老公担心所以选择隐忍)

(丈夫除了安慰就是让她忍)

(丈夫觉得不能和父母对着干,让妻子忍气吞声)

事实上,即使后来在3年内生了2个男孩,她又身怀3胎;即使忍辱负重,依然改变不了现状。

忍一时,变本加厉;

退一步,得寸进尺。

从吵架升级到打骂,更让她生气的,不是蛮不讲理的婆婆,而是不分青红皂白就要插一脚对自己施暴的公公。

那个被公公用桌子砸出的疤痕,留在手臂上,也永远留在了石春梅的心里。

一辈子都忘不了!

软弱和隐忍,根本不能换来善待;

毕竟人的本质,就是欺软怕硬。

在这对自私、蛮不讲理,且控制欲极强的夫妻眼里,打骂已经不足以释放他们的恶意。

从舆论上彻底把儿媳击垮,是他们下一步的计划。

“儿媳不孝顺、不讲理、白眼狼......”

公婆开始在邻里间卖惨,说这些颠倒黑白的造谣。

在中国农村,一个全职妈妈的交际圈基本只有一个村子那么大。而家长里短,是农村人最津津乐道的谈资。

不出多久,石春梅的“恶名”就传遍了全村,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坏人”。

她崩溃了。

(甚至在后来母子三人遗体被发现后,这对公婆不但没有内疚,没有哀悼,居然第一时间想的是请神佛来保佑自己,怕儿媳的鬼魂找他们复仇。)

在心理学里,这是典型的被动攻击。

每个人的愤怒都需要出口。如果在出现矛盾时一味忍耐,愤怒就得不到释放。它会在你未知的角落里潜藏着,要么转变成被动攻击,要么积累起来以更具破坏力的形式突然爆发。

至死,石春梅才明白,“很多时候的默默承认,并不代表自己内心可以像外表一样坚强”。

死亡,成为最极致的爆发。

“谎言”二

逼死自己的是公婆

在被欺负、被散播谣言后,石春梅是试图挣扎过的。

她试图给父母诉苦,可父母却说她丢了自己的人,宁肯相信街坊里的流言,也不肯试图理解自己的女儿;

她想在娘家多住几天,避避风头,爸爸却让她赶紧回去。

理由是:跟公婆赔不起。

她终于绝望地发现,除了恶毒的公婆、不作为的丈夫以外,自己还有一对无情、只顾自己脸面的、不理解自己的父母。

她说:5年恋爱,7年婚姻,2个儿子,尽管丈夫对她很好,可是公婆却对自己百般刁难。忍无可忍,只有一死。

真相真的如此吗?

是什么让一个人连死都不怕?

那一定是她万念俱灭的绝望。

一个人所有的绝望和恨意,永远来自他们最爱的人,他们才是施以最深暴行的人。

不被爱,活着本身就是一种疼,而死亡才能终止这种痛。

石春梅死了。

所有的自杀,其实都是他杀。

他们都是刽子手。

如果可以“量刑”,谁的罪责最重?

不是公婆,而是她最爱的、却并不爱她的人。

“谎言”三

丈夫是疼我爱我的

在遗书里,石春梅反复强调一件事:丈夫是爱我的。

比如在留给世人的遗书里,第一句话就是,我们夫妻感情很好,从来没因为公婆吵过嘴。

强调是公婆做事太绝,要不然不至于“有个疼我爱我的老公,我还这么生无可恋”。

不想让丈夫背负婆媳矛盾的压力,是因为丈夫疼爱自己。

恨公婆,她敢说;

怨父母,她不敢说;

恨丈夫,她也不敢说。

这封遗书,看似云淡风轻,实则咬牙切齿。

可诡异的地方,是遗书里的矛盾之处:给世人的遗书,说丈夫很爱他;给丈夫的,全是埋怨。

“你大可以为我澄清,维护我,为我说话,我就会觉得很欣慰。我走之后希望你能维护我的名誉,不要再纵容你父母毁我了。对不起带走了你最爱的儿子们了。”

(给丈夫的遗书)

很多人想不通,她为啥一定要把老公说成是“疼我爱我的”?为什么要说两个人没有因为公婆吵过架?

周围的明眼人都看出来老公不负责、不在乎她死活,她为什么还要睁眼说瞎话?

最不幸的人,是至死还在自欺欺人。

她把人生的不幸,全部推责给恶毒的公婆。

因为如果她不这样欺骗自己,那就必须面对一个比死还可怕的事实:

这世界上没有一个人爱她。

一个都没有。

随着时间推移,真相越来越狰狞,她也知道:骗不了自己多久了。

她不能面对没人爱她的世界,只能提前选择死亡。

“谎言”四

希望老公以后过得好

很多人说,她可以反抗,可以离家出走,甚至可以抛下这个家去打工,至少都可以让自己过得更好些。

可她没有这么做。

她不敢,也不相信凭借自己的力量,也可以好好的活下去。

石春梅家姐妹3个,她是老二。

从小父母就没真正对她好过。

她太缺爱了。

石春梅自己甚至都不知道,其实她根本不爱自己,不爱老公,也不爱孩子。

从原生家庭“逃”出来的她,一心希望丈夫可以做她的“救世主”。

可是,这个希望落空了。

她最恨的,根本不是公婆,而是从来不爱自己的父母,是不能保护她的丈夫。

为什么要带着孩子一起死?

不是担心孩子以后过得不好,而是报复

报复谁?

那个没有能够带她“脱离苦海”的丈夫!

她口口声声说着丈夫爱她,其实潜意识里其实清楚,丈夫根本不爱她!

遗书里说的一清二楚:

“抱歉带走了你最爱的儿子们。”

一个已经过世的人,她的遗书本不该被如此解读;可,一个至死都还没有看清真相的人,到底是被怎样的混沌所迷惑啊!

最后的刽子手,

是那个从来没爱过女儿,

以至于让女儿无法自爱、

无法独立的父母;

是那个被寄予所有希望,

保护自己爱自己,

却终于落空了的丈夫。

世界给予了她抛弃和创伤,

她终究回过头来抛弃了这个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