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楼姐妹花双双自杀:母亲的格局,决定女儿的结局

1那个名叫尤二姐的女人决定去死,在她失去了腹中胎儿之后。因为生活于她而言,已经苦成了黄连。本以为进了荣国府得了名分,就能把日子安安生生地过下去。可事情发展却出乎意料,已经拿了钱退了婚的张家,竟莫名其妙地来闹,搞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说,还惹得贾府众人心中不悦,上上下

1

那个名叫尤二姐的女人决定去死,在她失去了腹中胎儿之后。

因为生活于她而言,已经苦成了黄连。

本以为进了荣国府得了名分,就能把日子安安生生地过下去。

可事情发展却出乎意料,已经拿了钱退了婚的张家,竟莫名其妙地来闹,搞坏了自己的名声不说,还惹得贾府众人心中不悦,上上下下都开始给她脸色瞧。

有些刻薄的丫鬟婆子,甚至指桑说槐暗相讥刺,嘴里仿佛能长出一把刀。

而被视作最大依靠的贾琏,此刻也沉迷于新纳的小妾秋桐。他对尤二姐的新鲜劲儿已经过去了,态度自然就慢慢淡下来。

秋桐本不是好相与之人,受了凤姐挑拨后,便整天破口大骂,又跑到贾母与王夫人面前去搬弄是非,将尤二姐的郁郁寡欢,渲染为争风吃醋未果后的甩脸子使小性。

慢慢的,贾母烦了,上下一干人等见风使舵,便也怠慢起来。尤二姐在贾府的日子,开始步步维艰,就连那一口茶饭都是不堪之物。

可尤二姐是个温顺怯弱的主儿,无法自我辩解、不会细思其中关窍,更不懂得奋起反抗。

除了暗自流泪默默忍受,她别无他法。

悲伤沉郁之下,病就找上门来了,她觉得自己有了身孕,贾琏忙不迭请了太医来看。可汤药喝下去,却打下一个成型的男胎来……

眼看身子虚空,唯一的希望也被打碎。这偌大的宁国府并没有自己的容身之处,余生的凄凉几乎是注定的。

尤二姐万念俱灰,便趁人不备吞下一块金子,随即一命呜呼。

2

尤二姐的妹妹尤三姐,也是自杀而死的。

不同的是,三姐的死亡迅猛而刚烈。

当时,她的心上人柳湘莲来退婚,口中说着早有婚约,实则嫌弃尤三姐不清不白,不屑于娶这样的姑娘做老婆。

尤三姐却是个烈性的,她躲在房中,被那一席话伤得体无完肤,所以便果断摘下定亲信物鸳鸯剑,从房中疾步而出。然后左手将雄剑递给柳湘莲,右手却藏了雌剑,回肘便往脖颈上一横,决绝地挥剑自刎——

这是《红楼梦》中最惨烈的一幕,如花红颜血溅当场,只留下读者的遗憾叹息。

那一刻的尤三姐,想必也如后来的尤二姐般万念俱灰,对世界再无一丝留恋。

因为朝思暮想的那个男人将她看得一文不值,原因是这未过门的妻子与宁国府牵扯不清。而宁国府中男女关系混乱,“除了那两个石头狮子干净罢了。”

这也算不上空穴来风。

毕竟贾珍的荒淫无度早就在圈中出了名,作为他的“挂名小姨子”,尤氏姐妹被染指几乎毋庸置疑。

想那柳湘莲刚正爽直,又怎么可能在亲事上委屈自己,对头顶的绿草原视而不见?

但他不知道的是,尤三姐并非传说中的淫邪之人。

对姐夫的动手动脚,她早就发出严厉警告:“这会子花了几个臭钱,你们哥儿俩,拿着我们姊妹两个权当粉头来取乐儿,你们就打错了算盘了。”

至于自己和姐姐的尴尬处境,尤三姐看得比谁都清楚,但却无力挣脱,只能把希望寄托在嫁人上。

那年她跟着母亲去拜寿,一眼就看上戏台上扮小生的柳湘莲,从此魂牵梦萦,几乎将其视为精神支柱。她盼着能和他结为夫妻,摆脱贾府一干男人的骚扰,好清清白白地开始自己的下半生。

所以,当贾琏拿来那把定情的鸳鸯剑时,尤三姐欣喜若狂,捧着剑日日思夜夜想。那份憧憬和幸福,简直藏都藏不住。

可当高期待与低现实形成鲜明反差,绝望就层层叠叠地透出来了。

但你以为尤三姐绝望的是不能嫁给心上人吗?

其实不完全是这样,她还从柳湘莲的拒绝中,看到了自己的“不容于世”。

换言之,清白人家几乎都对她关闭大门,被婚姻救赎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所以,她彻彻底底地死了心。

3

尤氏两姐妹的悲剧看似天差地别,实则殊途同归。

仔细思索,你就会发现,姐妹俩都早早坏了名声,被当时的主流社会所厌弃。

至于原因,可能大多数人会联想到吃人的礼教,不由要为可怜的姐妹俩掬一把同情泪,也不禁要把贾珍、王熙凤等人狠狠骂上一回。

但要我说,红楼二尤命途坎坷,确实惹人怜惜,但她们也并非全然无辜,其行为举止,确有不当之处。

若追根溯源细细探究,你又会发现,不幸几乎是注定的。

因为尤氏姐妹的成长,从根儿上就是歪的,而罪魁祸首,恰恰是她们的母亲。

二尤的母亲人称尤老娘,是贾珍的填房夫人尤氏的继母。

所以,姐妹俩其实并不姓尤,她们以绝色“拖油瓶”的身份登场,靠着七弯八绕的亲戚关系,勉强攀上了贾府这棵大树。而贾珍父子,也都觊觎着这对姐妹花,言语挑逗、动手动脚都是常有之事。

我相信尤老娘并非一无所知。

她在红尘中摸爬滚打大半生,岂会看不出男人的那点龌龊心思?但面对这一切,尤老娘的态度是听之任之,甚至还若有若无地透出些纵容来。

只看几个片段便知:

  • 贾蓉上门来缠闹二位姨娘,口中轻薄言语放肆,尤老娘睡在里间却直等到三姐恼怒躲入,她才悠悠醒来;

  • 尤二姐与姐夫牵扯不清,风声传得遍地都是,但为娘的不闻不问;

  • 贾琏透出娶小的意思,尤老娘欣然应允,全然不管原配意见,也默认了女儿偷偷摸摸做小妾的行为;

  • 女儿本与皇粮庄头的张家指腹为婚,可对方一败落,母女便都起了退婚的心思;

  • ……

以上桩桩件件,其实都为姐妹俩的悲剧埋下伏笔。

毕竟那是个女子名节重于一切的时代,稍有个行差踏错,人生就会满盘皆输。而最后,姐妹俩也都印证了这个残酷真相。

对此,尤老娘有充分理由:“我们家里,自从先夫去世,家计也着实艰难了,全亏了这里姑爷帮助着。”

说来也无可奈何,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为了生活,尤老娘把女儿们的名节清白都豁了出去。这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也确实是她全部的筹码,乃至所有的希望。

不敢说她不爱她们,但这份爱,的确掺杂了虚荣和私欲,风险系数也极高:进一步荣华富贵,退一步却万丈深渊。

这样的母亲,输就输在格局太小眼界太窄,没办法透过现象看本质。

她只晓得眼前利益,却丝毫不懂“父母之爱子,则为之计深远。”

4

尤老娘的故事,倒让人想起去年一桩新闻。

说的是贵圈中的多金大叔,包养了一位90后姑娘。

为了常伴“爱人”身旁,姑娘舍弃演艺事业,躲进酒店为拍戏的大叔熬粥洗衣,做足了贤惠模样。但好景不长,大叔身边又出现莺莺燕燕,姑娘恼羞成怒与之闹翻,不料却反被夫妻联手送进监狱。

然后,姑娘的父母登场了。

他们曝光事件四处奔走,为救女儿而高声疾呼,很快便占领舆论高地,拉得一波网友支持。

但很快,姑娘的INS曝光,她晒出大量奢侈品,还带着父母出国旅行,享受着大众难以企及的奢靡生活。

于是,网友们的风向标又变了。

毕竟姑娘当时尚未成名,不大可能支付得起如此高昂的花销,做父母的却故意装傻,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们也是悲剧酿成的原因之一。

毕竟三观正的父母,会早早把做人做事的正确方法灌输给孩子,绝不会为了物质而对女儿的插足行为坐视不理。

养女孩不容易的,就像波伏娃的那句经典名言所说:

男人的幸运就在于,别人迫使他踏上最艰苦但也最可靠的道路。女人的不幸就在于她受到几乎不可抗拒的诱惑包围,一切都促使她走上容易走的斜坡……

至于阻止女性往斜坡走的最坚实力量,其实正始于幼年时期的自尊与自爱教育,只要开好了这个头,往后种种都会容易许多、也美好许多。

而这种决定终身的教育,通常由父母来提供。

之前学习长篇小说写作时,老师提到一个概念,叫作“人物小传”。意思是说,在塑造人物前,必须详细写明白他的出身背景与成长环境,如此一来,他的行为举止才能得到合情合理的解释。

所以,我极喜欢电视剧《知否知否》对卫小娘的改编。

她戏份不多,却靠自己的德行影响了明兰一辈子,后面提到的《李娘子镇守娘子关》、《战国策》无一不是留给女儿的信仰与能量。

这样的母亲,自然能养育出优秀而幸福的女儿。

再说回尤老娘,两个女儿一死,她似乎也从作者笔下退出再不见踪影。或许80回后还有交待?但晚年凄凉已成定局。

不知那时候的她,会不会后悔当年所作所为?如果不怂恿女儿退婚,如果不存了攀附心理,那么两个女儿也许会在平淡中安然一世,不至于早早地香消玉殒。

大富大贵不太现实,但至少能儿孙绕膝安享天伦之乐吧?

-作者-

婉兮,十点读书签约作者。90后,不偏激不毒舌,有温度有力量。(ID:zmwx322)。已出版《那些打不败你的,终将让你更强大》,新书《愿所有姑娘,都能嫁给梦想》火热销售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