朴树回家睡觉你那么感动 ,要是你同事提前下班呢?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1比王菲50岁生日还刺激少年心的一幕,上演在了“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节目录到一半,作为嘉宾的朴树忽然站起来,手插在裤兜里,在台上前后溜达了两步,左右看看,说“到点儿了,我岁数大了,得回家睡觉了”。自然地,仿佛他在参加一个饭

花儿街参考 · 出品

作者 | 林默

1
比王菲50岁生日还刺激少年心的一幕,上演在了“乐队的夏天”最后一期。
节目录到一半,作为嘉宾的朴树忽然站起来,手插在裤兜里,在台上前后溜达了两步,左右看看,说“到点儿了,我岁数大了,得回家睡觉了”。
自然地,仿佛他在参加一个饭局,“哥儿几个你们吃着喝着 ,我先走了昂”。
然后朴树留下一个灿烂的少年的笑容,留给舞台一个背影。
受过九年高等教育的人都知道,上节目当嘉宾,是签了合同收了钱的,工作刚完成了一半,人就要回家睡觉,这是什么行为?违约行为啊。
2
这样公然违约的一幕发生在朴树身上,当然会获得——
向往自由的人们的一片赞赏。
朴树算是回家睡觉了 ,鸡汤博主开始加班了。
一篇旨在歌颂朴树按时回家睡觉的《45岁朴树录节目突发立场:我岁数大了,要回家睡觉了……》,在朋友圈刷屏。
为朴树凑一篇这样的文章并不难,他的人生最不缺兀自独行的素材。他在春晚的演播厅跟经纪人对骂,他在演出现场痛哭,他游荡了几年时光出来上综艺,说“因为最近真的挺缺钱的”。
此等老汤,兑上他中途离场的新鲜食材,飘着热气腾腾的少年感,就从乐队的夏天里出锅了。
我看到好几位朋友转发了那篇文章,有创业者,有律师,还有一家互联网公司的hrd。他们的生活都算得上优渥,却也容不得他们散漫犯错。
他们一丝不苟地活着,他们支持自由而反抗的朴树,可是朴树反抗的是谁呢?
那位hrd,在一次下午茶时光,曾给我分享过他如何铁腕建立公司打卡制度。
他为从节目中早退回家睡觉的朴树点赞,却容不得任何同事从公司早退。
那位律师,一边为朴树的中途离场兴奋,也许手里正敲打着一份罗列谁违约责任的律师函。
那位创业者,也许一秒前凝视着朴树散漫离去的背影,一秒后开始琢磨,996的福报是不是还不够。
他们支持朴树去反抗的,正是他们如齿轮般运转其上的秩序。
他们竭尽全力获得一点点向上攀爬的可能性,在内心的某一个角落,珍视着那个如符号般,总是做自由落体运动,却总是牛逼着的人。
如果真的是这样一个人,那也好吧。
当嘉宾朴树提出中途离场的要求时,在场的其他各位是怎么反应的?
付钱给朴树的马东,在听说他要回家睡觉觉的消息后,挤出一个半秒钟的惊愕,低头露出了一个娇羞的笑容。

坐在马东身后的吴青峰,同步开始鼓掌。

张亚东则全程45度角仰头看着朴树,露出宠溺的微笑。
这样一个违约的行为,就被这样一个商业化运转的项目,全体全程无障碍地接受了。
也许朴树并没有违反合同的约定,合同约定的就是要他中途离场。既然人们爱看他自由的样子,就顺着既往的故事脉络,给大家一个自由的行为艺术。
毕竟,朴树从头坐到尾,是上不了热搜的。
每个框子里的中年人,心里都住着一个朴树。只是,当朴树开始卖弄自由时,他也不自由了。

贪财好色的花儿街致力于为大家带来更有价值的阅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花儿街参考(zaraghost)、作者,侵权必究。

往期热文· 推荐

后台回复「好色」获取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