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国王后&迪拜王妃:那些嫁给王子的女人,后来怎样了?

文/婉兮 图/网络1先说一桩光明正大的“纳妾”事件。时间是最近这几天,因男女主角身份特殊轰动世界,看热闹的人群几乎从赤道蔓延到南北两极。男主角是加冕不久的泰国国王拉玛十世。但三个月前,他刚刚才迎娶了第四任妻子苏提达。当时那些卧倒跪拜的照片,还一度刷爆社交网络。

文/婉兮 图/网络

1

先说一桩光明正大的“纳妾”事件。

时间是最近这几天,因男女主角身份特殊轰动世界,看热闹的人群几乎从赤道蔓延到南北两极。

男主角是加冕不久的泰国国王拉玛十世。

但三个月前,他刚刚才迎娶了第四任妻子苏提达。当时那些卧倒跪拜的照片,还一度刷爆社交网络。

苏提达的封后之路并不好走。

和上一任国王普密蓬相比,拉玛十世显然更放荡不羁,其绯闻八卦几乎贯穿整个王储生涯。

在苏提达之前,他有过三任妻子。原配是类似“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政治联姻,女方也有贵族血统,所以至今仍留在王室之中。

后两位都曾冠宠一时,可结局却不甚美好:

二任被逐出泰国永世不得返回,三任被贬为庶人还连累了7位娘家人锒铛入狱……

基于以上背景,苏提达的上位之路自然步步惊心。虽然波折与细节不为人知,但可以想见,那绝对是一出波澜壮阔的宫斗大戏。

所以哪怕具有军人背景,吃瓜群众也总能从她身上看到一丝小心翼翼和唯唯诺诺。

可丈夫竟在自己加冕不足半年时公然纳了贵妃!甚至为此而打破了泰国现代君主奉行的一夫一妻制。

据外媒报道,在册封仪式中,苏提达王后全程都面无表情。

她的心理其实也容易揣度。

虽然早就知晓丈夫的花心荒唐,可当事实来到眼前时,她依然无法扼制内心的波涛汹涌。毕竟王后也是个女人,七情六欲同样无法避免。

遥远的泰国王室,只怕还酝酿着一场大戏——

会不会出逃?离婚?就像之前的迪拜王妃哈雅那样。

2

近日,出逃月余的迪拜王妃终于露面,她与丈夫默罕默德的离婚官司也拉开了序幕。

据称,这是英国有史以来最为昂贵、争议最大,也最为复杂的离婚案之一。它牵涉三国,甚至直接关系到了阿联酋最高统治阶层的形象。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

哈雅是约旦公主,早年毕业于牛津大学,获政治学、经济学与哲学学位,且精通多国语言。

她在体育上亦有建树,还是阿拉伯地区为数不多的能开大卡车的女人。

可这样一位受过西方文化熏陶的知识女性,却因马术而和当时的迪拜王储一见钟情,心甘情愿地做了他的第二个老婆。

当然,其中可能也不乏政治因素的考量。

他们确实恩爱过一阵子。

前些年,陪着酋长出席各种场合的都是哈雅。两人出现在公众面前,也大多是一副情深意笃的模样。

谁料哈雅会带着两个孩子和2.6亿出逃,而且铁了心要结束婚姻,甚至不惜与丈夫对簿公堂,把什么王室体面全部抛诸脑后。

究其原因,大约是以下两点:

第一、迪拜实行一夫多妻制,默罕默德生性风流情人无数,但哈雅受过西方文明教育,这与她的爱情观婚姻观背道而驰;

第二、出逃失败的拉蒂法公主,令哈雅兔死狐悲,对专制而森严的王室心生恐惧。处于核心层中的她,比谁都更明白反噬的可怕。

最终,对自由的向往之心,战胜了王室代表着的一切富贵名望。

相比王室中的其他女人,哈雅算是幸运的。

至少,她有能力逃出牢笼、有勇气跟丈夫一决胜负,也懂得怎样拯救自己、成全自己——虽然过程曲折且凶险。

而大部分女人则一入宫门深似海,仿佛会被那扇大门悄无声息地吞没。

比如日本皇后雅子。

3

今年5月1日,日本新天皇即位,皇后小和田雅子也再度引起人们的关注。

之所以说“再度”,是因为早在多年前,她便是媒体的重点关注对象,被抑郁症折磨的传闻也不时爆出。

但你敢信吗?雅子曾是日本最有前途的外交官。

当初嫁进皇室的目的之一,亦是获得更广阔的外交平台、完成更壮丽的梦想。

她毕业于哈佛大学,后又获得牛津大学硕士学位,精通八国语言,曾是日本最有前途的外交官。

后来,皇太子德仁爱上了雅子,苦追七年锲而不舍。雅子最终嫁入日本皇室,成为人人艳羡的太子妃。

讽刺的是,婚后的雅子极少有机会出国访问。人们对她的期望,大多集中在孕育继承人一事上。

与此同时,繁琐沉重的皇室礼仪也成为限制雅子的另一种枷锁。

某次新闻发布会上,她的发言比丈夫长了7秒钟,便遭到了媒体的强烈谴责;因为一直没生出儿子,鼓动皇太子离婚的声音亦此起彼伏……

雅子为此而受尽煎熬,往昔女外交家的光辉形象一点点散去,取而代之的是疲惫、乃至黯淡。

一位拿过普利策新闻奖的澳大利亚作家,是这样描述雅子的:

“她没有护照,没有姓也没有户籍,没有投票权也没有信用卡。她没有工作,很少有机会到公共场所,即便去了也被人监视,只能说预先教好的话。她无法离婚,而夫家唯一关心的,就是让她生孩子,特别,是生男孩儿……”

如果雅子没有嫁入皇室,人生会不会是另一种模样?

4

“从此后,王子和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

这句话出现在无数童话故事的结尾,给孩子们留下无限遐想,似乎又暗示着某种确定的美好与幸福。

公主嫁给王子,曾满足过我们对婚姻的终极梦想。

住在金碧辉煌的宫殿里,世间的烦恼悲忧似乎就能自动过滤。

可事实证明,王子会变心、公主会因自由的缩减而被逼得喘不过气来。与华丽头衔相对应的,本身就是宏大的悲伤与绝望。

说穿了也不过是风险与收益成正比,任何人的婚姻都遵循交换定律,得到些什么,必然也付出些什么。

而与皇室结亲的最大风险,则是最可贵的自由和自主。

因为男权之上还叠加着皇权,仿佛宫门一入,就要忘了自己是谁,只能把皇家的规矩当作最高行为准则,再也不能有自己的喜好和主张。

当然,实行君主立宪制的国家并不多。平凡如你我,遇见王子的可能性接近于零。

但是,“王子”也被简化为“英俊多金有背景”,依然有无数女孩蠢蠢欲动,把嫁有钱人视作改变命运的捷径。

的确是有成功案例,但概率也低到可以忽略不计。

与其对男人曲意逢迎,倒不如强大自己,把爱视作锦上添花,而非雪中送炭。

这个时代的最美妙之处,就是拓展了女性的生存空间。

虽然这空间还不足够宽阔,但我们的努力,好歹也有了回音、有了归处。

不由想起老杂志上的一篇报道,是关于英国王妃戴安娜的。那大概是上世纪90年代早期,她对一位女售货员说:其实我很羡慕你。

这句话,意味深长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