夫妻聊天记录曝光:这样说话的女人,老公打死不敢出轨!

文丨心之助小时候特别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人会“讳疾忌医”?什么事儿都不如生死这事儿大不是吗?为什么扁鹊见蔡桓公的时候,一步步告诉他病情越发严重,但他就是拖着不治,直到最后病入膏肓,不可救药?长大后,渐渐明白,比起身体的疾病,脑子有病更可怕。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

文丨心之助

小时候特别不明白一件事:为什么人会“讳疾忌医”?

什么事儿都不如生死这事儿大不是吗?

为什么扁鹊见蔡桓公的时候,一步步告诉他病情越发严重,但他就是拖着不治,直到最后病入膏肓,不可救药?

长大后,渐渐明白,比起身体的疾病,脑子有病更可怕。

所有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形成问题的,永远都是解决问题的方法。

也就是说,没有不能治的病,只有“医疗事故”,只有“必死之人”。

比如下面的案例:

▼粉丝求助

一、情商的三个层次,你在哪个段位上?

读完之后,你有没有感觉怪怪的?

究竟哪里不对呢?

那就是没有任何的情感表达。

一般来说,情商是否高就看一个人在表述中,是否能真正地表达内心的感觉。

换做高情商的女人会这么表达:

如果这位案主能像“黑字部分”那样说话,我可以说,她是一个了解自己的情绪但却不了解丈夫的人。

但现在因为没有这些心理描写,我怀疑案主可能连自己的情绪都缺乏觉察。

我们的情商分成三个层次。

  • 第一个层次:完全动物性,靠本能做事儿。

处在这个层次的人,完全无法觉察也无法表述自己的情感,他们既无法共情自己,也无法共情他人。

这样的人情商基本停滞在婴儿时期,因为他们尚未分化出“观察性”的自我,也就无法对自己和环境做出任何调整。

  • 第二个层次:只能部分共情自己,只顾自己的委屈,不能体会他人的难处。

这是大多数男女沟通时的问题,吵了那么半天,就是两句话:“我多可怜啊,你听我说!”、“我才更可怜,你听我说!”

如果再简化一些就是:“我要!我要!”

这就是一个3岁以前孩子的心态。

基本上都是单向交流,没办法有交集。

之所以说“部分”共情,是因为我们只能共情“表层情绪”,而无法共情“深层情绪”。

什么是“表层”,什么是“深层”呢?

“表层”往往是功能性的,防御性的,换句话说,是“保护层”的情绪,是我们意识能承受的“情绪”。

比如出轨这件事,对很多女人是一种刺激,她们都会说:只有一种净身出户,那就是割鸡鸡。

这句话后有很大的愤怒。

为什么会愤怒呢?

其中一个原因是:自尊受到了巨大的挑战。

什么样的人自尊最容易受挑战呢?

比较自卑的人。

比如一个女人怀疑自己没有魅力;或者一开始觉得自己很美,后来年龄大了,开始觉得比不上年轻女孩了……她们的内心会有一句话:我不够好。

这句话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她们无法说服自己,于是,她只有找外人来证明这句话是错的。

比如丈夫到了车展上,不看车模,而是眼睛瞪得如铜铃一样看着她,她就会得到一个证明:你看,我老公对全世界的美女都没兴趣,他只爱我,说明我还是有魅力的。

但是有个问题是:你怎么知道他不是装的?

这句话如此有毒,因为它无法被证伪。

于是她就开始查老公的手机,收集各种证据来证明老公没有聊骚,没有暧昧短信,以此来证明自己依然有魅力。

可是,你怎么证明他不是反侦查能力强?

如果你听过“邻人盗斧”的故事,就会知道“如果你有锤子,就会发现满世界都是钉子”。

就像是白雪公主里的那个永远对着魔法镜子追问的女王一样,因为原点是你根本不相信自己,所以无论你收集到多少证据,都不能消灭那句话。除非你自己真正相信自己是有价值的。

  • 第三个层次:部分能共情自己。

我们之所以只能部分“共情”自己,是因为我们不相信自己有价值。

那么我们为什么这么固执地认为自己毫无价值呢?

因为我们在成长的经历里,没有被完整地接纳过。

比如有个姑娘长得很美,爸爸妈妈很喜欢带着她走亲访友,大家都对这个孩子如此可爱大为惊叹。

  • 于是这个孩子就会在得到了很多赞美之后,有一种内在的焦虑——万一我长大没有小时候那么好看,大家还会喜欢我吗?

同样,一个孩子可能长得很不好看,但她可能用很懂事,很会来事儿、很听话来博取父母的关心。

  • 那么她可能也会有一个隐隐的焦虑,万一我和父母有冲突了,有自己的想法,不听话了,他们还会爱我吗?

而一个总是忤逆父母的孩子,他之所以总是呈现一幅熊孩子的样子,是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得到父母的关注。

  • 那么他的焦虑在于:如果我变好了,变乖了,你们还会看见我吗?

总之,当我们的自我呈现和环境的期待不太相符的时候,我们是否可以被接受,这样的经历决定了我们在日后自我的强度。

我们之所以可以共情自己以及别人,是因为当我们和父母有差异时,父母接纳了我们。这会让我们也效仿他们,去接纳那些和我们不同的人。

我看美剧,发现一个规律:当父母一方和孩子产生冲突,孩子往往会愤而回屋,此时父母另一方会过来做思想工作。

如果是国内的父母往往会这样说:“再怎样,他也是你的爹,怎么能跟大人这么说话呢?”

或者说:“别理他,他就是那种人,我太清楚了。”

这就是站队式的宣讲,但不是沟通。

美剧中的模范父母往往是这么做的:先是共情孩子的情绪,待孩子情绪缓和了,再帮助孩子理解那个讨厌的爹妈的心态。

最终孩子得到了共情,也可以共情到自己的父母。

这就叫做沟通。

沟通的意义,在于疏通自己的情绪,也找到了和对方连接的桥梁。

因为我们的文化里,缺少这种平等的视角,缺乏人性化的对待,所以我们在成长中更多经历的是这样的画面。

  • 比如在学校里,当众砸烂学生的手机,以示惩罚。
  • 让孩子跪地感恩父母,痛哭悔过……

这种把孩子当畜生的方式,怎么可能让孩子学会如何心平气和地解决冲突?

孩子学到的,就是如何为了自己的利益,残暴地伤害他人,只要你拥有了权力,就可以肆意地欺凌弱小。只要你有一个道德的大旗,你可以任意伤害任何人。

当年法西斯就是这么销毁书籍的,当年的WG就是以崇高的名义肆意剥夺他人的人格乃至生命权的。

那么如何从一个“鸡同鸭讲”的状态走出来呢?我们根据她的情况匹配了孙丽芹老师。

老师对她的情况做了详细的诊断,具体看看下面的分析就知道了。

二、高情商的女人

如何走出“鸡同鸭讲”的困局?

在我们的帮助和粉丝自己的学习之下,她调整了沟通方式,开始表达自己的情感:

(左右滑动查看更多)

女方发了一篇文章。

一般来说,男生对女生发文章的行为都是反感的。因为他们最讨厌被人教训。

但在这里,这个男生居然有比较好的反应。

他的回应是:“也许我们两个都是傲娇的人”。这句话就是在共情,他试图探索两个人关系出问题的原因——大家都爱面子,不肯说出心里话。

这是一个很好的突破口,直接就可以进入到脆弱层进行情感交流了。

那么为什么男人会反应很好呢?

因为女生说了一句:太晚了。这句话也是在表达情感,流露出惋惜,遗憾。

也就是说,他们的感情其实是有救的。

一份情感有没有救,就看双方是否还可以用情绪感染对方。

如果两个人可以在情感层面有互动,那这段关系还不算“尸化”。

接下来,男人甚至开始表白——我之所以回来是心疼你,怕你难受,不是为了哄孩子。

男人为什么说这句话呢?

这是在表达自己的委屈——我其实很爱你的,很心疼你的,可惜你总是不解风情。

一般来说,只有“部分共情”能力的女生,此时很难跟男生在情感的世界交流下去。

一般她们会想:你都出轨了,现在还跟我这里磨叽什么?如果你爱我,你会出轨吗?你是不是给自己出轨找理由啊?你一边爱着三儿一边说爱我,多虚伪啊!

这些内心戏,往往都是因为无法自我消化出轨的伤害,于是就将对方黑化为“渣男”,于是接下来的话锋一转,女方就开始进入到“控诉模式”。

而一旦进入到这个模式,这样的谈话就只有伤害,只是为了发泄,毫无意义了。

往往情感就是在这样的发泄式的控诉中,慢慢被耗死的。

这种发泄的模式很有意思。

男方不断证明:我多么需要你,可是你总是让我失望。

女方不断证明:其实你根本不爱我。

最后男方往往恼羞成怒:好了,你对了,我就是不爱你。

女方说,你看,果然如此。

这样的模式危险在于,女方如果真的打赢了男方,对自己又有什么好处?

不断证明自己的男人是渣男,最后的结果不就是分吗?

这就不叫挽回了,这叫“作”。

如果你不想挽回,你随便作。

如果你想挽回,你就要明白,发泄永远是下下下下下……策。

女方因为自尊心极度受辱,于是用了“妓女”这样的词汇,这说明,她对自己的自我评价是多么的低。

如果有人把马云当成乞丐,马云不会生气。

因为马云内心没有把自己当乞丐。

如果你总是怀疑别人把你当妓女,说明你内心觉得自己的价值很低,稍不留神就会被当成妓女。

一个真理是:人必先自辱,他人才能辱之。

于是,沟通成了吐槽大会,谁都渴望对方的理解,但谁都不理解对方。

但就是这样的交流,双方其实已经交流到具体实操的部分了,男方很需要一些身体的接触,女方则会觉得没有心情,因为她内心装着很多事儿,比如家务事儿,孩子。

好在,在各自表达了需求后,女人及时打住,坦诚的自我暴露:

同时,也没有逼迫男人回归家庭,但不动声色间,主动权就回到了自己手里。

三、成功复合,感情升温

丈夫心心念念的都是妻子如何与自己享受生活。而妻子则被过度的家务和孩子耗竭了身心。

这其实是很常见的婚姻愿景的矛盾。妻子期待丈夫可以多帮助自己,丈夫期待妻子给双方的情感生活留有更多的空间。

这段关系是有很大的机会走下去的,唯一的问题是双方缺乏对彼此处境的共情,而背后是女方的自我贬低,男方缺乏足够的男性力量。

于是,在一个恰当的时机,我们的咨询师让她对老公说了这样一段话:

虽然我很痛恨你出轨,我的自尊很受伤,但跟你深入聊了这么久,我明白了,也许我的心被家务和孩子都占据太多了,我们太缺少二人世界了。

我以为你不需要,其实你很需要。我很害怕失去你,所以才会那么强势,掩饰我自己。

其实我也很需要你,你对我很重要。

一方面这表达了自己的情绪,另一方面也共情了对方,同时还给了男人最需要的东西——你对我很重要,这是她的丈夫最需要听到的。

在这个案例里,男方最耿耿于怀的,恰恰是女方很少表达情感,让他感觉不到在婚姻中的存在感和重要性,出轨的目的,也是为了“索爱”。

男人听了她的话,当即湿了眼眶。

他说:我等你这句话,等了太久了。

很多女人会说,如果我袒露了自己的脆弱,对方会不会利用我?

如果对方因此利用你,你真的要离开这样的心机男了。

但大多数爱你的男人会因为你袒露了脆弱而彻底沦陷于你的真实。因为很多男人梦寐以求的,就是女人的我见犹怜。

不过,具体怎么袒露脆弱,也是讲究时机和方法的。

假如你在男人的黑化期用这个方法跟他沟通,很可能只会收到男人的冷嘲热讽,让自己心态崩溃,断送挽回的最后一丝可能。

如果你想要在最佳时机用最佳的方法修复婚姻,可以联系我们,获取与咨询师一对一咨询的机会。

让专业人士来帮你分析问题,抓住关键,对症下药,帮你赶走第三者,掌握婚姻主动权,变身高情商魅力女人!

本文由心之助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