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100个女人又怎样,我爱的还是你”“滚!”

文 | 黄鲁植 01 章泽天被“绿”了,这事大家都知道。章泽天不会跟刘强东离婚,这事大家也知道。解决在美官司后,刘强东微博发布声明:一是承认出轨,二是澄清性侵,还说会尽力弥补妻子。本来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但“当当李国庆”发表的言论,疑似为“出轨男”正名,这下

文 | 黄鲁植

01

章泽天被“绿”了,这事大家都知道。

章泽天不会跟刘强东离婚,这事大家也知道。

解决在美官司后,刘强东微博发布声明:一是承认出轨,二是澄清性侵,还说会尽力弥补妻子。

本来这件事已经告一段落了,但“当当李国庆”发表的言论,疑似为“出轨男”正名,这下大家可就不乐意了。

“婚外性”被拔高,把“婚内出轨”与“婚外情”完全割裂,只要男人出轨后回归家庭,妻子就要张开双手拥抱,这不是“直男癌”是什么?

前不久,俞敏洪就发表了“女性堕落导致中国堕落”的言论,更久之前,还有大V在微博表示“我们这种人......真心没啥泡不上的普通漂亮妞儿,或者说睡上也行”,好不热闹。

公众人物都把两性话题聊成这样了,说明他们对女性得有多么不待见,在他们的眼里,这还是一个男权社会。

男人们都想,家外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凭什么?

02

我身边一位年长很多的朋友,突然跟我倾诉起了情感的烦恼。

上个月,他参加了大学同学聚会,在饭桌上见到了大学时的初恋女友。

20年过去,双方都接近不惑,但饭局上,朋友的视线始终没有从她身上挪开过。

如今的她,面容衰老,身材臃肿,全然不见当年绑着双马尾的可爱模样,但在朋友心里,她却好像还是当年的样子。

饭局之后,他们留下了彼此的微信。本以为会像所有久别重逢的旧友一样,尴尬得无从开口,但他们没有。

从大学的青葱回忆,到各自的伴侣家庭,当年那种,心照不宣的默契,仿佛又回来了。

当年上大学时,他只是一个农村来的穷小子,她却是城市里的高傲姑娘,朋友也不敢高攀,备胎一当就是四年。

临近毕业,朋友约她到学校足球场散步。借着清冷的夜色,朋友终于鼓足勇气跟她表白。

只可惜,这段来之不易的恋爱,并没有维持多久,因为女方家里的反对,他们很快就分手了。

这次以后,他们就再也没有联系了。20年来,朋友娶妻,生子,如果不是这次的不期而遇,可能余生都不会再有交集。

那天回去以后,她突然给朋友发了一条微信,上面写着:远远的小村,一座座山,走出去,很广阔的天空。

这是20年前,她写给他留言册的话语,原来,不只有他一个人记得。

朋友百感交集,他怔怔地盯着屏幕出神,对话框里的文字,打了删,删了打,纵有千言万语,这一刻也如鲠在喉。

昏暗的灯光下,他回头看了一眼熟睡的妻子,轻轻地走出卧室,给自己点了一根烟,一夜无眠。

03

听起来像是一个唏嘘的故事。

我后来问朋友,收到那句留言,是什么心情?

朋友沉默良久,说自己从未想过出轨,但收到那句留言,还是迟疑了。

尤其是知道她现在的婚姻不太美满,会有一瞬间幻想,要是当初没有分开,结局会不会不一样。

那则微信意味着什么?

可能只是单纯地怀念一下青春,可能是想在寡淡的婚姻中玩玩暧昧,甚至,想弥补当年未了的遗憾。

但不管怎样,它都证明两个人,曾在婚姻外,有过精神上的游离。

相对于“肉体出轨”,“精神出轨”可能只差踏出最后那一步,但后者就一定比前者高贵吗?我看未必。

《奇葩说》曾经有个辩题:你能接受肉体出轨还是精神出轨?

其中,我很赞同肖骁的一句话:你肉体出轨会要了我的命,但你精神出轨,会伤了我的心。

从概率上来说,肉体出轨的成功率是100%,因为它可以量化分辨;

而精神出轨则很难界定,因为我们无法判断出轨的程度,究竟是好感、欣赏,还是产生了真感情?

李国庆认为“婚外性”不产生“真感情”,但事实上,90%以上的肉体出轨必然带来精神出轨。

04

几年前,《武媚娘传奇》热播,屏幕上的武媚娘冰肌雪白,魅力无限,但后来被叫停,所有暴露镜头全遭删减。

原来,有女性同胞投诉到广电总局,担心自己的伴侣被电视上的美吸引,从而影响双方的感情。

再有,古希腊时期,有“世界上最美丽的女人”之称的海伦,在第一次现身希腊宫廷时,所有人都为之倾倒,其中还包括有家室的人。

如果这种“美”是可望不可即的倒还好,一旦这种精神上的“越轨”,有了实现的可能,那么它就一定会滑向深渊。

当时,海伦还引发了历史上有名的“特洛伊战争”,战争的人当然不是那些在朝廷上对海伦心驰神往的人,而是企图在肉体上得到她的希腊领袖。

心理学上有个著名的“契可尼效应”:

它讲的是一般人对已完成了的、已有结果的事情极易忘怀,而对中断了的、未完成的、未达目标的事情总是记忆犹新。

而与婚外更契合的对象“在一起”,就是他们眼中,“未竟的事”。

如果吃惯了“家常饭菜”,难免对外面的“饕餮盛宴”有所好奇。

就像我前文所说的朋友,哪怕他暂时还没有“越轨”,但精神上的游离已经是一个危险的信号,况且对方还是他的“初恋”,更会激发对“未竟之事”的向往。

因为你所拥有的感情状态,是已知的,既定的,而婚外或者说精神上意淫的美好对象,是未知的,值得期待的,只是看要不要越过这条底线,或者说越过之后还要不要回归到大地上。

真的能做到“肉体出轨”而“别无二心”吗?答案一定是否定的。

05

曾经问过一位朋友,为什么不谈恋爱?

他的回答是,哪怕是最喜欢的游戏,玩一年也就腻了,更何况长久对着同一个人。

每一对恋人,在最开始时,一定是海誓山盟、非你不可的,但慢慢的,我们确实变懒了,懒得说亲密的话,懒得费心思安排约会、准备惊喜,甚至懒得解释和争吵。

当感情到了平淡的最低潮时,身边出现一个,尤其是各方面都符合自己想象的人,难免会唤起情感的波澜。

听过这样一个故事,一对恋人16岁相恋,26岁结婚。

中间的10年,他们熬过了异地恋、分手,熬完了身边各自出现的,更优秀的人,终于如愿以偿,修成正果。

结束异地恋那天,他们订下一周酒店,整整七天,他们足不出户,用最疯狂的性,来庆祝最矢志不渝的爱。

很快,他们就领了证。在婚后,女孩依旧保持着“你我合二为一”的疯狂。

不仅要求身体上的融合,两人也力求在三观、爱好上保持一致,似乎只有做到这样,才能不辜负这10年的青春。

但就是这样一段,无论身体还是精神,都十分契合的婚姻,却在一年后彻底崩盘。

没有人出轨,有的只是两人在过度的索取和摩擦后,对彼此的麻木和厌倦。

你看,明明是两个有深厚感情基础的人,还是不能避免流于平淡甚至厌弃,何况是婚外没有法律和制度约束的“露水情缘”?

06

有人认为,肉体出轨与“性”有关,与“爱”无关。

著名的女权主义者波伏娃,就是企图把性和爱分开的典范。她崇尚不受婚姻制度束缚的自由恋爱,和男友萨特相恋很久但不结婚,并各自有性伴侣。

然而,最终的结果并不美好,两人之后彻底没有了性行为,恋人关系也转为了纯粹的异性友谊。

事实证明,“性”根本不能做到与“爱”剥离,“肉体出轨”的结果必然是“精神出轨”。

已故“央视名嘴”李咏在《咏远有李》一书中,讲到与妻子哈文的“七年之痒”:

我们商量出一个止痒的方案:各自买套新睡衣,天麻黑的时候把商标剪了换上,溜上床,背靠背一躺。我就当身后躺的是别人家老婆,虽然回手一摸,跟我老婆一样胖。咱精神上过回瘾,行吗?

只是我正闭目陶醉于无边遐想,耳边突然传来“劈头士”的怒喝:“走什么神儿呢?是不是又想哈文呢?不许想!”

可见,谁都有可能在一段关系中走神,只是有人选择结束,有人选择了坚守。

张爱玲说,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玫瑰就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玫瑰还是“床前明月光";

娶了白玫瑰,白玫瑰就是衣服上的一粒饭渣子,红的还是心口上的一颗朱砂痣。

我们都希望自己是红玫瑰的同时,也是白月光。

人天生善妒,没有人愿意有人来分享自己的伴侣,从这一点上,无论是“肉体出轨”和“精神出轨”都无法接受。

一个真正爱你的人,一定不会出轨,除非,他从来就不在轨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