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醒了。

· 1 ·幸运的是公交车最后一排刚好有一个空着的位置,上了车、刷了卡,大壶朝着里钻去了。都已经快十点了,怎么还这么多人。坐在了空位上,大壶将身旁的窗户开了一半。公车一启动夜晚的风吹了进来,烤冷面孜然的气味轻飘飘地吹到了鼻头。周五的夜晚,夏末的夜晚,凉快的夜晚。

· 1 ·

幸运的是公交车最后一排刚好有一个空着的位置,上了车、刷了卡,大壶朝着里钻去了。

都已经快十点了,怎么还这么多人。

坐在了空位上,大壶将身旁的窗户开了一半。

公车一启动夜晚的风吹了进来,烤冷面孜然的气味轻飘飘地吹到了鼻头。

周五的夜晚,夏末的夜晚,凉快的夜晚。

从塔民家里出门时,大壶本想在小区门口扫一辆共享单车的,只是讨厌的是居然一辆都没扫上。

是没几站路,可以步行回去,不过在塔民的屋里稍微喝了些酒,脑子有点发懵,不想走路。

大壶看了看手机,显示是九点五十五了,电话依然静悄悄的没有猫动。

隔那天男生喝醉回来又有三两天了。

早上听见闹钟响,大壶一个翻身从床上爬了起来,两下五除二地拉开窗帘。

眼瞧着天是不错的,蓝色的,浮着一两片胖嘟嘟、软绵绵的白云。

估摸是阳光刺眼,男生也给射醒了,没好气地拿被子将头盖住,盲人似的两只手在床上摸索。

“壶子!壶子!你在哪里!”

“你爸爸在你旁边!演个屁咧,你以为你是落马瞎了的夏紫薇是不是!”

大壶下床准备去刷牙的时候伸手将男生的被子扯了下来。

男生很配合,跟《真爱如血》见了光的吸血鬼似的,四肢抽搐一番,嘴巴微微张着,作势要口吐白沫。

大壶大力的拿手拍了拍他露出来的大屁股。

“我发现诶,你他妈现在是越来越爱演戏了,怎么是要去参加《演员的诞生》了吗?”

“人家今年都不叫《演员的诞生》了,改了名字叫《演员请就位》。”

“那不也差不多吗?”

一边说着大壶一边出了房间,准备去卫生间里刷牙。

“快起来吧,你别管是《演员请就位》还是《演员的诞生》,一会迟到了扣工资才是真的。”

“切,俗气。我这和你聊着演戏这门艺术呢,瞧你这艺术细胞匮乏的。”

“你他妈有屁的艺术细胞啊,艺术那是我们同性恋玩的,跟你这伪直男八竿子打不到一起。”

“那怎么说,我的棒子入了你的门,也算是半只脚踏入了同性恋的大门吧。”

站在了卫生间,大壶挤了点牙膏弄到电动牙刷上,对着门口提高音量说了一句。

“你能有这个认识,爸爸我很高兴。”

牙刷刚放进嘴里嗡嗡地转动,那货也从房间里钻了出来,穿着一条优衣库打折的四角大裤衩。

举着电动牙刷的同时一个劲地用他的胯从后面往大壶的身后挤。

“谁是爸爸?谁是爸爸,我看你是没弄清楚状况。”

男生早上起来的棒子还没有完全地消退下去,充着血,斗志昂扬。

“去你大爷的!你给我好好刷牙!”

他倒一点没听话,固执地又往前挤了一点,后面那玩意儿就这么一会功夫好像更澎湃了些。

“它说它想你了。”

想你母亲个大头鬼,也不知道他整天都吃的什么,午餐和晚餐是牛鞭配玛咖吗?

那天晚上把老子都快弄得都快散架了。

“你给我别闹了!快洗漱吧,今天得早点去公司,说是要开会。”

男生磨磨蹭蹭地在后面拿他的东西在门口又弄了一会。

“真是绝情啊你,那晚上记得早点回来哦。”

真是够了,竟然有点听进耳了是怎么回事。

· 2 ·

开早会的时候,大壶的心里一直晃晃悠悠地想着早上临出门的那句话。

“晚上早点回来哦。”

恩,真是个狗东西啊,轻飘飘地一句话,大壶恨不得时间能给谁的巨手大力的拨动。

赶紧滚到下班的点,打了卡走人,顺便他还能在楼下的便利店里买好冈本和润滑液回去。

男生喝醉的那天晚上,屋里剩下的唯一一个0.01给用没了。

润滑液好像也剩下的不多,他又是个费油的0,是说大门常有客人来往。

但刚进门时仍有一点疼,晚上营业时,要抹了一半没油卡着了,那岂不是白白浪费了一天的期待。

心猿意马的,时间总归是捱到了可以打卡下班的点,大壶赶紧在钉钉上打卡收拾东西出门。

从前约炮时,大壶有一个很奇怪的想法。

他讨厌和同一个人约上三回,总觉得超过三回就完全失去了新鲜感了。

怎么说呢,和同一个人约着超过三回,大壶就成了小S在《康熙来了》的后期样子。

别说飞扑着上去揩油吃豆腐,连让嘉宾自己乖乖地走到了小S面前将胸摆在她手跟前。

她也都只是配合着演戏似的,装作很想上手。

可是偏偏现在,大壶和男生搞了别说三回,连三十回都已经远远不止了。

怎么会依然如此上瘾呢?

也不知道他的捷豹是不是洗澡的时候拿罂粟壳浸泡的啊,真是令人上瘾。

上了地铁,大壶准备发条短信问问男生下班了吗?

手机刚拿出来呢,噔地一下进来了一条消息,备注是“一个傻逼”,就是男生。

“壶子,对不起啊,今天我给拽住了,上回不是那女生送我回去的吗?她下午突然说让我请她吃饭,我想着那天也怪麻烦人家的,就答应了。”

“恩,没事,那你早去早回吧,晚上别喝多了就成。”

回完了消息,大壶跟泄了气的皮球似的,萎靡了下来。

原来期望的落空来的这么容易。

大壶的包里放着的那盒0.01和润滑液,还以为能在今晚发挥大作用呢。

现在它们俩也跟着成了没用的东西了。

大壶在微信列表里往下翻了翻,翻了一小会才找着塔民的头像。

“喂!你晚上有事吗?我到你们家去蹭个饭吧,我被鸽了。”

“行,你来吧,刚好他下班的时候说是要买牛肉回去红烧。”

“啧啧,瞧你这小日子,真是太他吗令人羡慕了。”

“羡慕个屁咧,前两天我们还吵架了。”

“是吗?你们这种模范夫夫还会吵架,真是可怕。”

“不过都是小事,现在也没什么了。”

“那我今天过来会不会影响你们过二人周末啊?”

“不会啦,你来吧,你喝饮料还是啤酒,我一会到小区楼下买点回去。”

“啤酒吧!”

“行,那一会见!”

· 注意 ·

和呆子的日常#003会在这两天里更新的。

小宝贝们,可以点击下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