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部催人泪下的纪录片,颠覆了我对婚外情的全部认知

文/幸知在线特约作者 子墨婚姻这个命题太复杂了。——这句感慨,是德国纪录片《勿忘我》的导演大卫·西夫金真切的体会。曾经,他以为父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婚姻幸福美满、彼此充分尊重对方的独立性。直到73岁的母亲患阿尔兹海默症,大卫征得家人同意后,以纪录片导演的

文/幸知在线特约作者 子墨

婚姻这个命题太复杂了。

——这句感慨,是德国纪录片《勿忘我》的导演大卫·西夫金真切的体会。

曾经,他以为父母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他们婚姻幸福美满、彼此充分尊重对方的独立性。直到73岁的母亲患阿尔兹海默症,大卫征得家人同意后,以纪录片导演的身份拍摄父母的日常生活,同时也帮助照顾母亲。

在这个过程中,他才知道,父母两人都曾在婚姻里出轨。

妻子失忆后

揭开“开放式婚姻”不为人知的另一面

时间倒回到20世纪60年代,那时,大卫的父母正值青春年华。

年轻貌美的格蕾特(大卫的母亲),曾在北德电视台工作,是当时第一批女性电视主持人,拥有一档自己的栏目。高大英俊的马尔特(大卫的父亲)是一位崇尚自由的大学教授,英俊潇洒。

△年轻时的大卫父母

他们结婚时就约定好,要过开放式的婚姻生活,只要确保在这个过程中不伤害对方,或是不完全忽视对方的感受就可以。婚后,他们很珍视婚姻中的距离感和独立性,俩人都有各自的卧室。

30多年后,他们的家庭相册中还保留着当年各自的男女朋友的照片。

看上去,这是一个开放式婚姻的“完美范本”。一对经济自立、思想独立、价值观一致的夫妻,成功践行了一种非主流的婚姻模式。

这不禁让人想到演员陶虹和徐峥的婚姻模式——

△陶虹接受媒体采访,对自己和徐峥的婚姻发表争议言论:“肉体上的出轨那都不叫事儿!”两人的婚姻被网友称为“开放式婚姻”。

最近,陶虹因在热播剧《小欢喜》中出演单亲妈妈宋倩一角,人气飙升。随后,微博爆出徐峥在朋友圈秀恩爱,评论区却满满的是网友对“出轨”的讨论。

“开放式婚姻”真有那么好吗?秀恩爱的徐峥夫妇暂且无法给出答案。但纪录片《勿忘我》却为我们呈现出它不为人知的另一面——时过境迁,开放式婚姻成为过去,夫妻携手走入暮年,终于有机会揭开当年彼此的心路历程。

马尔特指着相册里妻子婚外男友的照片,告诉儿子,自己当时很嫉妒。大卫问父亲,当时母亲也嫉妒吗?马尔特说:“不知道,至少我从没看到过她表现出嫉妒。”

在格蕾特的日记里,记录着丈夫与其他女人的感情,虽然她从来没有真正抗议过,但能看得出她当时饱受困扰,才会写下这样的日记。她在日记中坦诚自己曾想放弃婚姻……

对另一半出轨这件事,虽然两个人都曾说过:“我不会生气嫉妒。”但事实上,他们内心依然不可避免地因为对方出轨而饱受困扰。

开放式婚姻,看起来很美好,背叛带来的伤害,却一样躲不掉。表面的云淡风轻,不过是故作坚强的铠甲,装给外人看,也是对另一半使出的障眼法。

年过七旬,马尔特看完妻子的日记之后说:“现在我意识到我错待了格蕾特,她没有得到她配得到的更好的爱。”

而记忆被吞噬的格蕾特,像个牙牙学语的孩子,跟着护工学会了说“我爱你”,对尽心尽力照顾陪伴她的丈夫,第一次说出:我爱你。

出轨修复期

如何走出痛苦

这对七旬夫妻的故事里,没有关于两人回归家庭、修复婚姻的过程。但我们看到,当他们双双进入老年,妻子患阿尔兹海默症需要人贴身照顾时,丈夫牺牲自己原本想要的理想晚年生活,尽力陪护。

这让我想起那些在婚姻中遭遇背叛,选择了修复却又始终无法走出伤痛的夫妻。

我的一位学姐L,今年34岁,她和丈夫从大学校园恋爱走入婚姻,在一起十多年。当初结婚时,两个家庭掏空了“六个钱包”,凑够了北京一套房的首付。

去年,孩子5岁了,俩人原本考虑要二胎,丈夫却在回老家谈业务的时候出了状况。那一天,原本出差期间每晚必视频通话的老公,竟然早早关机了。

第二天回家,原本就愧疚难挡的丈夫架不住L的追问,坦白了醉酒后出轨初恋的事。男人痛哭流涕,说绝不可能放弃家庭;L完全无法接受丈夫出轨的事实,回想俩人十多年的感情,更是百爪挠心。

过了几天冷静下来,两人达成共识,让过去成为过去,继续携手前行。毕竟,婚姻是一个复杂的系统,牵一发而动全身,离婚虽易,单亲不易。

但修复婚姻的过程,同样不易,就像在大雨滂沱中走一条泥泞的路,每前进一步,都会向后滑一大截,甚至一不小心还会摔一身泥。

L会莫名其妙地失落,会为一件小事大发雷霆。她也能感受到他的小心翼翼,一面想象着终有一天男人会绷不住爆发,一面却越来越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变本加厉地讽刺挖苦。

她半夜醒来会查看丈夫的手机,看不出异样,就怀疑是男人的“反侦察能力”提高了,于是更加睡不着……就这样过了半年,俩人都说是在彼此折磨。

有一次聚会,我跟L聊起《勿忘我》这部纪录片,感慨那些出轨而没有离婚的夫妻,到老年的生活状态,若一方提前遭遇病痛,另一方能尽心照顾,也算是婚姻的“善终”。

有过背叛的婚姻,最可悲的情况不是离婚,而是两个人继续貌合神离地凑合到老,却因为内心的怨恨,而在生命的最后一程都能表现出冷漠甚至厌恶。

L似乎有所顿悟:自己一直在“作”、故意欺负他,其实内心也很难受。看到他憋屈又无法言说的样子,可能会有一丝报复的快感,但很快就被心疼、委屈、愤怒等各种交织的情绪取代。

L说:“试想一下,如果我们两个人有一个遭遇意外,另一个是绝对不会袖手旁观的;我们终有一天都会进入老年,当病痛来袭,也一定会全心全意的照顾对方。”

纪录片教给我们一种视角,就是站在记忆与生命的末端,以回望人生的方式,来看待婚姻中的背叛,寻找可能的出口。

再次见到L,她仿佛换了一个人,脸上又有了明亮的笑容。

她说,她是从别人的故事里,走到了时间的前面,把自己拽出痛苦。

毕竟,人对死亡和衰老的恐惧,才是男人和女人共同的终极之痛,我们要赶在这种痛苦来临前,尽可能让自己和家人过得舒心。

女人的格局

是被痛苦撑大的

L这番关于“痛”的领悟,让我想起幸知老师曾经说过的一句话:女人的格局,是被痛苦撑大的。

确切地说,这句话,来自幸知平台的的用户,是她们人生经历的总结归纳。

△幸知会员在第五期孵化班答疑课分享经历:

曾经所有遗憾,原来都是成全。

当痛苦来临,她们学会了向外求助、向内探索,重塑自我、重建关系,涅槃重生。

让人痛苦的事件,最终成为书写出人生新精彩的画笔。

“正因为不能称心如意,人世才有意思。”我们不必讴歌伤痛,但如果它已然降临,成为无法改变的事实,我们最该做的,就是改变面对它的姿态。

前几天,幸知在线情感咨询师周劲松在朋友圈发了一段话,在此分享,与君共勉:

人到中年,感知到生命和岁月的流逝,才会看清楚世界的真相,从而向死而生。

会因为思考死亡而开始学会从全局,整体的角度看待世界和生活。

说想说的话,做想做的事,尽情尽兴向前走。

本文作者已签约快版权维权服务,转载请经授权,侵权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