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礼钱丈夫瞒着上交婆婆,月子里又被打,丈夫:再过五年给你当家

事情还是还得从过年的时候说起。这大过年的,婆婆就在家人群里骂了她,丈夫也是处处向着婆婆。丈夫说:妻子还是比较孝顺的,但有时孝顺过了头,欠调教。儿媳小乔(化名)委屈地说:自己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婆婆居然在家人群里针对自己,说自己把家里的钱都给了娘家。无奈,我们只好

事情还是还得从过年的时候说起。

这大过年的,婆婆就在家人群里骂了她,丈夫也是处处向着婆婆。丈夫说:妻子还是比较孝顺的,但有时孝顺过了头,欠调教。儿媳小乔(化名)委屈地说:自己不知道造了什么孽,婆婆居然在家人群里针对自己,说自己把家里的钱都给了娘家。无奈,我们只好找到小乔的丈夫问清缘由。

妻子提出离婚:婆婆在月子里打了我

一见到我们,小乔的丈夫智勇(化名)说:“妻子与母亲之间确实有隔阂,但其实也都是小矛盾。”看着丈夫说的轻描淡写,妻子小乔不乐意了,极力否认起来,说婆婆就是污蔑自己。智勇解释道:母亲是因为妻子提出要和自己离婚,才会一时着急在群里说了那样的话,也是无心之举。那么小乔和丈夫之间的离婚又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

小乔说:“婆家人在月子里打了我。”但说起这个动手,丈夫智勇就有话说了,说自己动手也是一时冲动,而且自己也报了警,承认了错误。那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一年多了,小乔也原谅了丈夫,现在又为什么旧事重提,还要和丈夫离婚呢。但是小乔却解释,自己提出离婚不是因为丈夫打自己,还是因为婆婆。

我们只好又开始联系起小乔的婆婆,可是智勇却不愿去找母亲,自己一个人离开了。丈夫智勇说:母亲这么生气,就是因为妻子小乔把礼钱都给了娘家。如今要回礼,妻子还问自己要钱。话说到这,小乔的婆婆打来了电话。

小乔的婆婆在电话里开门见山地说:自己对儿媳这么大意见,就是因为妻子总把家里的钱拿回娘家。小乔说,自己拿回娘家的礼钱,都是自己的钱,双方越说越激动,在电话里外吵了起来。我们赶忙安顿小乔的情绪,让她冷静冷静,毕竟婆婆也是长辈,不该这样对婆婆说话。丈夫也开始关心起小乔来,觉得小乔这样让自己很心疼。面对丈夫的关心,小乔却还是不依不饶。

彩礼钱丈夫上交婆婆,表示五年后再给妻子当家

妻子现在提离婚要钱,都是因为老丈人家里出了事,需要一大笔钱。而小乔却解释,说自己家根本没问自己要过钱,婆婆还说借钱需要打欠条,这可让她伤了心。自己家里如今遇到了难事,而婆婆又是这样的态度,自己着急也是情理之中。

智勇觉得,老丈人家里出了事,自己也打算帮帮忙,都是妻子和自己闹个不停,自己才一分钱都没有出。智勇把错都怪罪到了妻子头上,可小乔却还是觉得过错在于婆婆身上。

小乔的母亲说:“我们自己家也是做买卖的,根本不缺那个钱,也不需要智勇家来贴补自己,反倒是自己家常常出钱贴补他们。”

现在,小乔家的难题也基本上解决了,至于女儿和女婿的问题,还是希望他们自己来协商解决。听了这话,智勇也表示自己安了心。

虽说智勇安下了心,但是小乔心里却还是埋怨丈夫,还说丈夫把彩礼钱都给了公婆。“我的钱就是我妈的钱,给她是理所应当的。”智勇理直气壮的说。

可是既然组建了家庭,经济问题就应该和妻子一起商量,不和妻子商量就把钱给了父母,妻子的心里自然是不好受的。明明是丈夫把钱给了公公婆婆,丈夫却还反咬一口,说自己把钱拿走了。

丈夫智勇说:妻子家里还有个弟弟,自己怕妻子把钱拿走以后,让弟弟用了。俩人都结婚两年,孩子都一岁了,丈夫却还是不放心妻子小乔,不敢让她管家。还说五年之后,再让妻子当家。抱着这样猜疑不信任的态度,妻子心里能好受吗?

丈夫可以改变不信任,但是一提钱就无法接受

夫妻之间都是平等的,也不是一个人就能做的了主的。话都说到这份上,双方怎么还是不能释怀呢。智勇悄悄地把我们叫到了里屋,和我们说了这样一段话:我们结婚太仓促,她给我的感觉就是那种动不动一哭二闹三上吊的人,自己只能不去搭理她。

那既然结婚前都知道对方的性格,为什么还要开始这段婚姻呢。但是在调解员看来,丈夫对妻子的态度太过于轻视,看不起妻子,才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听了我们的话,智勇表示,自己愿意为妻子做出改变,向妻子说起了软话来。小乔提出,希望把那笔钱存在自己的女儿名下,可之前还说要改变的智勇,面对妻子的这个要求,又不乐意了。

看到这,调解员也表明了自己的想法,认为小乔如果实在想要钱的话,不如自己出去打工挣钱自己花,也不会有人管着自己。但是小乔却说,自己并不是想要丈夫的钱,只是想把那八万多的彩礼钱拿回来存在女儿名下。面对丈夫的种种行为,彻底让小乔死了心,她明确表示,自己想要与丈夫离婚,也会借用法律的手段起诉。

尽管我们多番劝说,可小乔却还是坚持自己的意见,丈夫的态度让小乔看不到任何希望。要说这夫妻之间本是平等的,然而智勇却意识不到这一点,结婚后处处堤防着妻子,双方又因为钱的事闹得不可开交。当然小乔也应该学会自立自强起来,只有自己经济独立了,才能获得更多的尊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