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一个女生,能笑着从男友手机里走出来

前两天开车的时候,同事调戏我手机上的百度AI,无意间问起我地图上密密麻麻的黄色小点。我怔了一下,停下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些都是和前女友出去拔草时我特意收藏的选点。密密麻麻,点缀着这个江南的小城市。想起自己当初早早删了微信QQ通讯录,换了签名,换了头像,一点点
前两天开车的时候,同事调戏我手机上的百度AI,无意间问起我地图上密密麻麻的黄色小点。

我怔了一下,停下来仔细看了看才发现,这些都是和前女友出去拔草时我特意收藏的选点。

密密麻麻,点缀着这个江南的小城市。

想起自己当初早早删了微信QQ通讯录,换了签名,换了头像,一点点地毯式地删掉了和她的记忆,却在这个不经意间被提起。

原来95后的前任,都藏在手机APP里。

刚跟他认识的那年,每次吃外卖,我都爱点炸鸡。

他本来不爱吃炸鸡,可是跟我在一起久了,他渐渐也爱上了这些“垃圾食品”。

再后来,我们来到不同的城市生活,分手,然后断了联系。

刚分开的那段时间,我每天像个变态一样,无数遍点开他的朋友圈,看他有没有新的动态,但凡发现一点跟感情有关的,我都会想,他是不是也因为我们分开了而有些许难过。

甚至后来,我还用小号还加了他现女友,我想看看他喜欢的人是不是比我更优秀,比我更爱你,或者是不是还有那么一点像我。

就像他说的那样,我就是这么幼稚又固执。

直到有一天,看到那个女生发了一条朋友圈:“不知道为什么我家的那头猪就特别喜欢点炸鸡,气死我了。

自己突然哭成狗。

她熟悉的他,她知道的他,是曾经的我们。

昨晚和舍友约定好一起去参加大学110周年校庆,在12306上订票的时候,选好了位置,突然弹出前女友的身份信息。

突然间想骂人。

当时异地,总觉得自己做得不够,所以对于她的要求我都是尽量满足。

当时她爱和男生一起玩游戏,和男生打成一片,我理解她。

她想出去玩,只要我手里有钱,就一定会为她订上往返的高铁。

每个节日,每次纪念日,送给她的礼物一样不少。

翻开自己的12306,密密麻麻很长一大段都是关于她的订单信息。

她彻底的改变了我,我的底线一次又一次为她降低,直到最后矛盾爆发。

一开始她告诉我"没有什么合不合适,两人在一起是要相互理解,相互包容,慢慢来,我们会有未来的。"

后来她告诉我"我们真的不合适,我希望你不要恨我,最终我们之间还是会有隔阂,异地的日子太苦了。"

我……

断尾才能求生,结束孽缘,从此一身傲骨。

今年七夕的时候,和男朋友一起约好去吃饭。

输入法输入的时候,打完餐厅的缩写,突然弹出了前男友的名字。

当时鬼使神差地按了确认,却看到后面跟着一句

“QXT,你假期怎么又没空!

突然控制不住哭了出来。

想到以前,因为前男友的工作性质原因,每次看别人过节,自己只能眼巴巴地拉上单身的小姐妹一起,所有的七夕,情人节,圣诞,自己都要装的像个懂事的大人一样,不打扰,不哭不闹,支持他的工作。

但是每次事后都气不过会吐槽:

QXT,你假期怎么又没空!

后来,我们分手了。

对,没有第三者,也没有发生很严重的事情。

不是不爱了,而是真的累了。爱不动了。

我以为无条件地迁就和懂事可以勉力维持这段感情,却发现,没有人会喜欢一个低到尘埃里的你。

下决心是一个很痛苦很艰难的过程,可一旦决定,提分手只在一念之间。

这些年来,我最幸运的两件事:

一件是时间终于将我对你的爱消耗殆尽,一件是很久很久以前有一天,我遇见了你。

最后,多希望一路陪你走来的,是我。

中午吃饭的时候,打开手机在看奇葩说。

听到李诞的辩论,正开心,突然后台弹出

“你的账号已下线,请重新登录”

我才想起来,我的各种账号都是前任开的。

当时自己特别爱追剧,他为我直接开了所有平台的年费视频会员

我们一起看奇葩说第五季;

一起看甜甜的《我只喜欢你》;

一起吐槽韩商言太高冷,一起看柳时镇冒星星眼(现在他们分了感觉真的好可惜)

哎,那个谁,不分手行不行,60s的广告真的等的很头秃欸。

和很久没有一起玩的徒弟打王者,星耀一三颗星怎么都冲不上去。

先是信心满满,转而气愤恼怒捶桌,最后像个憨批,连喷人的力气都没有了。

目光呆滞地操作着自己的傻鱼。

在一次小徒弟被对面击杀了以后,突然嘟囔了一句:“师娘,师父好像很久没和我们一起玩过游戏了呀,有他在肯定能赢。”

我不禁吐槽:谁不知道啊,那货虽然拽拽地很臭美,但是打野玩的是真的很厉害欸,算了算了,谁知道他现在在带哪个小妖精双排呢。

然后一个操作失误,游戏人物在我眼前倒下。

终是庄周梦了蝶,亦无前任亦无劫。

95后的秘密,都藏在了手机app里。

我们以为我们删掉了照片,删掉了联系方式,删掉了所有社交网络的联系方式。

我们以为从此可以“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但在我们的手机面前,我们每个人没有任何秘密可言。

我们过去不经意在app留下的痕迹,都会成为我们生命的一部分,无法割舍。

我以为,所有不再钟情的爱人、渐行渐远的朋友、不相为谋的知己,都是,当年我自云云人海中独独看到了你,如今我再将你,好好地还回人海中。

可是,那些偶然出现的那些你存在过的痕迹,总是让我方寸大乱,小鹿乱撞。

我会忘了你,但我忘不了曾经那个热烈单纯喜欢过你的自己。

我只愿:

“往日情怀酿作酒,换我余生长醉不复忧。”

希望她:

“将你从前与我心,付与他人可。”

更期待:

“何日功成名遂了,还乡,醉笑陪公三万场,不用诉离觞,痛饮从来别有肠。”

以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