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过了50岁以后,做不到这一点,往往越活越凄凉

万千人海里,幸好遇见你。01王姐跟老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勉强。老公是父母托人帮忙介绍的,在结婚之前,其实王姐跟老公只见了三次面。一方面是紧张,一方面是不了解,两个人在见面的过程中,话都没有说几句,当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了。但是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是满意

万千人海里,幸好遇见你。

01

王姐跟老公的婚姻,从一开始就充满了勉强。

老公是父母托人帮忙介绍的,在结婚之前,其实王姐跟老公只见了三次面。一方面是紧张,一方面是不了解,两个人在见面的过程中,话都没有说几句,当然也就谈不上有什么感情了。

但是父母对这个未来女婿很是满意,但这种满意并不是针对他这个人,而是男方的家庭。所以,父母并没有给王姐太多的时间去了解,就催着她赶紧结婚,还告诉她说,女人嫁给谁都差不多,不要挑三拣四的,错过好姻缘。

在父母的安排之下,王姐可以说是稀里糊涂的就跟老公结婚了。等到结了婚之后,王姐才算对这个成为她老公的男人,有了清晰的认识。老公表面看起来忠厚老实,事实上却脾气急躁,两句话说不对,居然会对王姐拳脚相加。

刚结婚就受到如此对待,王姐哭哭啼啼的回了娘家。可父母却对她说,这才刚结婚,两个人之间不熟悉,这日子过着过着就好了,等以后有了孩子,男人自然是会改的。可是,真的是这样吗?

王姐一直选择忍耐,也幻想着等有了孩子以后,一切能有所改观。可是当儿子出生之后,王姐还是彻底失望了,老公还是从前那个老公,对她的态度还是如此,一有不顺心就会挥起拳头,至于儿子,他基本上也是不操心的。

02

这时候,王姐又哭哭啼啼的回了娘家。说这日子没法过了,她实在无法忍耐,可父母对她又是一番好言相劝,那意思就是,让她要为孩子着想,孩子还那么小,怎么忍心就离开,不管孩子呢?又说了,等孩子大了,一切就好了。

在期盼与忍耐之中,王姐看着儿子一天天的长大,然后忍耐着老公的暴躁脾气,有些暗无天日的过着日子。她曾不止一次的幻想,等儿子长大成了家,将来自己就有了依靠,可以不用再受老公的委屈。

也是因为这些期待,王姐支撑着自己,在这冰凉又难熬的婚姻里,度日如年。终于熬到,儿子大学毕业参加了工作,并且顺利的结了婚,有了自己的孩子。这时候,儿子接王姐过去带孙子。

王姐几乎是欢天喜地的,离开了这个让她忍耐了一辈子的家,可以不用再跟她那个,没有任何温情可言,动不动还会对她动手的老公朝夕相对了。

给儿子带孙子的那几年,王姐过得别提有多舒畅了,不用面对老公,不用活的胆战心惊,也不用天天委曲求全。王姐以为这样的日子可以一直往下过,可是随着孙子渐渐长大,王姐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了。

03

也许是因为孙子大了,有没有她带都一样,也许是因为老年人和年轻人之间,总会有一些习惯的不同。总之,王姐和儿子与儿媳妇的相处,再也不像从前那般和谐了,反而充满了各种的矛盾。

先是儿媳妇有了各种的挑剔,虽然王姐操心家务还跟从前一样,可儿媳妇就是嫌她这做的不好,那做的不对,有时候下班甚至在外面吃完饭才回来,说是觉得王姐做的饭不好吃。

原本以为,自己一手带大的儿子不会嫌弃自己,却原来也不是那么回事,儿子对王姐也有了很多的挑剔,儿媳妇的挑剔是暗地里的,至少不会说在王姐的脸上,可儿子的挑剔却是明晃晃的,甚至时常会对王姐不耐烦。

这种情形之下,王姐算是看明白了,恐怕自己已经把孙子带大了,儿子显然已经不需要自己了,所以才会用这种态度对待,等着自己主动离开吧。

可是,真的离开了儿子家,已经58岁的王姐,却有种无家可归的感觉。虽然她是有老公的,可她真的不愿意再回那个家,更不愿意跟老公再住在一起,忍了一辈子的王姐,不想再忍受老公的那些拳脚了。

王姐说,“带大孙子后,儿子嫌弃,老公不待见。”58岁的女人,晚景一片凄凉。

04

可以说,王姐的这些遭遇确实很让人同情,她为了这个家,为了老公和儿子,倾尽所有,一心都在为他们着想,只是想守好这个家,一家人能够和和睦睦的。可是,她却独独忘了自己的感受,一味的委曲求全,总想依赖他人而生活。

年轻的时候想要依赖老公,等到发现老公依赖不了的时候,她又把希望全都寄托在了孩子身上,以为等自己老了,可以依赖孩子。这种依赖的想法是人之常情,只是这种依赖并不现实,或者说很被动。

虽然你想去依赖,可是对方愿意被依赖吗?又或者说,能依赖得了一时,真的能依赖一辈子吗?这些都是无法预料的,毕竟人生漫长,变数太多。

所以说,女人过了50岁以后,做不到这一点,往往越活越凄凉。那就是不能失去自我,总想着要依赖着别人去活。

这种依赖会让你有不安全感,时常处在患得患失之中,因为连你自己都不能确定,这种依赖究竟能依赖到何时。说到底,女人终究该有自己的人生,这一辈子你不仅仅是为了家,为了老公,为了孩子在活,你还有你自己。

当你真的活出了自我,即便孩子不在身旁,即便婚姻过得不如意,但至少你还拥有自己的生活,不会有朝一日觉得无家可归,那样的话,恐怕才是一个女人最大的悲哀。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