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高口碑台剧频出,能否创造现实剧“黄金十年”?

2019年伊始,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引发火热讨论,播出近半年后,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极高水准的9.5分。在第54届台湾电视金钟奖中,《我们与恶的距离》横扫“戏剧节目”六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该剧改编自真实社会事件,围绕一位精神病患者的杀人案展开,讲述悲剧发生后加

2019年伊始,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引发火热讨论,播出近半年后,豆瓣评分依然保持在极高水准的9.5分。在第54届台湾电视金钟奖中,《我们与恶的距离》横扫“戏剧节目”六项大奖成为最大赢家。该剧改编自真实社会事件,围绕一位精神病患者的杀人案展开,讲述悲剧发生后加害者家属、受害者家属、辩护律师及公共媒体的不同态度。从细节入手,环环相扣,以小见大,逐步洞悉不同人物背后所面临的价值困惑,是一部纯正的黑色现实主义影视剧。

在《我们与恶的距离》收获了两岸三地观众一浪高过一浪的赞誉后,越来越多的内地观众不禁开始发问,“记忆中的玛丽苏台湾偶像剧什么时候变了味”?“‘我们与恶’的出挑是否只是一次意外,颓丧多年的台剧市场能不能借机逆风翻盘”?关于这些问题,台剧很快就用“实际行动”给出了答案。

深度聚焦“剩女问题”的电视剧《俗女养成记》,在2019年夏天再度刷新了大众对台剧的认知,豆瓣评分也高达9.1分。和《我们与恶的距离》不同,《俗女养成记》用流畅轻快的节奏及情节淡化了时代的沉重,巧妙的将大龄单身女性生活的无奈与心酸杂糅其间,于细节处彰显出脉脉温情。该剧播出后,有网友评价其为优质女性题材剧今后的发展指出了新的方向。

奇幻悬疑剧《金宵大厦》、爱情伦理剧《我们不能是朋友》及犯罪悬疑片《罪梦者》等不同题材的台湾电视剧也相继收割了大批观众。它们的出现,让大众看到了台湾电视剧发展的无限潜能,几乎彻底打破80后、90后心中对台湾只有偶像剧的固有印象,让台剧以全新的姿态重回年轻人视野,并迅速在华语电视剧领域占据口碑制高点。从《我们与恶的距离》《俗女养成记》到后来多种类型剧集的全面开花,台剧缘何会在2019年集中爆发,涅槃重生之前,它经历过怎样的内容嬗变?如今的来势汹汹,会不会对内地剧市场构成威胁?一众声名鹊起的剧集背后,又有哪些值得内地电视剧借鉴的地方?

台剧发展波折不断 偶像剧“黄金十年”荣光不复

对年轻观众而言,关于台湾影视剧的记忆多集中在模式化的玛丽苏内容上。2001年,以日本漫画《花样男子》为蓝本的偶像剧《流星花园》开始风靡整个亚洲市场,并瞬时捧红了F4、大S等年轻偶像。之后,台湾偶像剧如雨后春笋般不断破土而出,《王子变青蛙》《命中注定我爱你》《恶作剧之吻》《转角遇到爱》《微笑pasta》《我可能不会爱你》大肆席卷两岸,俘获80后、90后青年群体的心。

这些曾火爆一时的台湾偶像剧,从题材、场景、人物关系到故事情节,总有惊人的雷同之处。频频上演的灰姑娘和白马王子的故事,轻松满足了不经世事的年轻人对于理想化人物的憧憬,无须投入太多情绪便可轻松获得极大心理愉悦。

但当80后、90后开始踏入社会,他们发现,台湾偶像剧架空的青春想象和狗血的虐恋情节,再难满足内心的现实需求,大批观众开始转变内容取向。而在互联网环境下出生的千禧一代,整个成长过程都被丰富多元的影像内容裹挟,台湾偶像剧对他们来说是老旧的“传说”,既无记忆更无情怀。80后、90后受众的集体“出走”,00后“弄潮儿”的毫不问津,让台湾偶像剧迅速走向衰落,到2011年,几乎完全退出内地市场,黄金时代宣告终结。

虽然盛景不再,但台湾偶像剧能够在竞争激烈的亚洲电视剧市场拥有“黄金十年”,并非一蹴而就,背后离不开台湾电视传播市场数十年的发展做支撑。资料显示,台湾电视剧自六十年代发轫,至今已经历经四个时期的发展。

草创期是60至70年代,台湾电视剧的起步主要服务于政治宣传,当时的影视剧多倾向于新闻、军事和教育的软性讲述。

到了80年代,受经济快速发展的影响,台湾社会呈现出信息多元、文化开放、都市转型的趋势,电视剧的类型也由此丰富,打破单一的“宣传手段”模式,“武侠”与“言情”携手并进,尤其是改编自琼瑶小说的影视剧成为当时视坛上的一股潮流。如今“活跃”在短视频中的一些煽情对话、夸张表演片段,很多都取材于当时拍摄的《在水一方》《庭院深深》《烟雨蒙蒙》等经典剧集。

90年代初期,港剧、韩剧、日剧被台剧市场大量引进。为了能够在“外来”影视的冲击中存活下来,台湾电视产业结构开始转型,刮起了以讲述本土生活为主的乡土剧风潮。《牵手出头天》《兄弟有缘》《春天后母心》等是当时家喻户晓的电视剧,共同打出了台湾本地特色。到了2000年,台湾影视剧全面商业化,保证本土特色的同时,开始向日本、韩国学习制作偶像剧,并逐步发展壮大,成就了前文所说的台湾偶像剧“黄金十年”。

自1960年到2010年,台湾电视传播行业几乎每几年就创造一个“类型奇迹”。不过,从2011年到2018年,整个台剧市场却持续低迷,尽管期间也有《一把青》《荼蘼》这样的优质剧集产出,但实在不足以转圜颓势。

台湾电视剧发展近60年的转变和因果,是台湾文化、社会结构和时代主体变迁的共同作用。电视剧能够反映出所处地域的思维模式、价值体系以及生活方式,要想赢得观众喜爱,电视剧必须从文化、地域的现实语境出发,敏锐洞悉受众喜好及生存境遇,努力达到作品与观众心灵的融合。台剧起起伏伏的跌宕60年,也在警醒电视产业,没有哪种类型的影视剧能永远抓住受众,时时求新、求变才是生存之道。

2019高口碑台剧扎堆 内地剧市场面临威胁

经历了8年阵痛后,2019年台剧终于强势归来,以现实主义题材为切口,直接从“傻白甜”转变为“暗黑系”。今年爆火的几部台剧,情节处理恰当,核心立意新颖。不管是讲述复杂的社会、人性还是冗长的爱情、家庭,充斥其间的反抗与批判,戏谑与嘲讽,都和兴起的互联网话语系统不谋而合,对人性及现实的解释,也吻合了大众的普遍思维。它们成功告诉观众,台剧不再只有偶像玛丽苏,还有人性的深度与宽度。

剧集短小精湛,内容充实不注水,也是当今台剧的一大特色。像《我们与恶的距离》全剧共10集,每集55分钟。《俗女养成记》也是十集,每集约50分钟。此外,《我们不能是朋友》《罪梦者》等被内地观众熟知的台湾电视剧也都控制在15集以内,这和内地动辄30集起步,“上不封顶”的大型连续剧相比,着实能让观众省时省力不少。

台剧在2019年迎来新一轮的上升期,这背后当然离不开创作者和制作者的努力,但更多的还是台剧能够清晰的洞察受众观看习惯,大胆转变创作方向,深度聚焦深刻的现实题材,独辟蹊径,才取得良好反馈。

相比2019年台湾电视剧的口碑全面开花,内地市场优质内容青黄不接。从年初的《大江大河》《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都挺好》到年中暑期档的《长安十二个时辰》《宸汐缘》《陈情令》《亲爱的,热爱的》,再到近期开播的《庆余年》,虽然时有爆款,但和台剧8、9分的高分相比,内地影视剧极少能够获得优质口碑,火爆了2019年整个夏天的“现男友”的《亲爱的,热爱的》,在豆瓣上的评分仅为6.6分,刚过及格线。

内地剧遭遇“低分”困境,除剧情拖沓,将简单问题复杂化这些老生常谈的问题外,还存在内容立意窄化,人物刻画浅显,社会命题匮乏等本质缺点。所谓的讲述医生、法官、电竞等职场类型剧,抽丝剥茧后依然是老套的爱情故事,呼之欲出的两性情感仍是首位。而《都挺好》《小欢喜》这样的现实题材电视剧,聚焦的多是一地鸡毛的家长里短,相比大胆讨论精神病伤人事件、剩女生存问题的台剧,在内容广度及深度上都稍显逊色。

不久前,各大电视台及头部网络视频平台也都公布了2020年的影视剧播出计划,产量丰富,流量集结,类型及内容的排布较2019年并无较大变化。偶像甜宠剧、古装权谋剧占据半壁江山,家庭伦理及时代情怀依然是正午阳光一家独大,社会主义现实题材几近空缺。不知在台剧呼声暴涨的当下,内地剧持续的“保守”打法能否稳住“民心”。

每个地区的电视剧类型和内容都会随着时间不断流变,台剧在经历草创宣传期、言情渲染期、本土爆发期、玛丽苏贩卖期后,或许将凭借对现实题材的深耕迎来下一个“黄金十年”。对于内地剧而言,台剧的复苏是威胁,也是机会。它为仍忙碌于哗众取宠,追求短期刺激,肆意改编IP的内地剧市场敲响了一记警钟,对社会现实与大众命运的普遍漠视,终将妨碍影视产业对自身的理解,并最终失去它的观众,这不仅仅是台湾电视剧的成长,也是整个影视剧产业的生存技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