导致北大女孩自杀的男友,可能会无罪

就在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南方周末一篇文章《“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这应该是我2019年看到的最气愤、最恶心的文章。(原文开头的一张图片)左边的截图看起来是不是很像妈妈跟儿子的聊天,可实际上是一对情侣的对话。目前,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躺

就在几个小时前我看到了南方周末一篇文章《“不寒而栗”的爱情:北大自杀女生的聊天记录》。

这应该是我2019年看到的最气愤、最恶心的文章。

(原文开头的一张图片)

左边的截图看起来是不是很像妈妈跟儿子的聊天,可实际上是一对情侣的对话。

目前,北京大学法学院大三学生包丽躺在医院重症监护室已经两个月了。

自2019年10月9日服药自杀陷入昏迷后,她再没能醒来。

一个多月前,医生已经向家人宣布其“脑死亡”。

下面这张截图是他们之前的对话。(牟是男生牟林翰,包是女生包丽)

“你为我怀疑个孩子,然后打掉,绝育……”,字眼一个比一个过分。

更丧心病狂的是,牟林翰还嘱咐包丽不能把切除的输卵管扔掉,要带回来给他。

隔着屏幕都觉得不寒而栗。

2。

牟林翰是包丽大一级的学长,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2015级学生。

包丽的母亲说,女儿“是被牟林翰逼死的”。

因为两人恋爱期间,牟嫌弃女儿不是处女,但又不想分手,而是以此折磨她。

原本以为只是因为“处女情结”引起的一系列纠纷,然而越看越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一开始牟林翰反复对包丽说:

“你的第一次是你最美好的东西”。

而包丽那时候还是很正常的,她认为:

“我最美好的东西是我的未来”。

可一个月之后,魔幻的事情就一件件发生了。

包丽开始认为“男生都会介意,她开始后悔。”

包丽将牟林翰微信中的备注名改为了“主人”,此后再没更改。

之后,牟林翰开始给包丽拍裸照,拍性爱视频。

并说如果包丽离开,他就会把这些公布于众。

在此期间,两人不断争吵,但每次都是以包丽妥协结束。

再后来就是不断逼包丽扇自己耳光逼包丽去死……

这个爱情到底是扭曲到了什么地步?

微信聊天记录及相关证据显示,早在6月中旬,她就曾有过一次割腕的经历。

直到10月9日,她又一次服药自杀,陷入了昏迷,那一次后她再没能醒来。

而在药效尚未发作时,她打开了电脑,编辑了最后一条微博,并且设置为仅自己可见。

那条微博就是”我命由天不由我“。

3。

这个男生所用的,跟网上揭露的pua简直没有区别。

大米饭我之前看过一段视频,讲诉的是pua如何被用来「调教」女生。

(图片来源于@那些不敢说的秘密)

视频中这位被采访的男性,是名来自北方一个三线城市的职业PUA,入行2年多。

他觉得人们对这个职业有误解,在他眼中PUA并不是什么骗术。

而是可以帮助自卑的男生重拾自信,在和女孩交往过程中更好理解女性的方法论。

他表面上说是这么说,但实际做的却是另一码事。

比如他讲自己的故事。

两年下来,他接触了100多名女生,大部分都发生过关系。

而且基本上没有自己搞不定的女孩类型。

讲到具体操作时,他还提到了第一任女朋友。

女孩长得很漂亮,但因为手臂上有很大的烫伤疤痕而自卑。

他则抓住了女孩这种不自信的心理,不断鼓励她,为她做一些暖心的事。

然后又说一些很难听很伤人的话去打击她,让女孩产生一种心理落差,从而离不开他。

讲到这里,PUA导师还有些骄傲。

而这个套路,跟北大女生所遇到的,基本一致。

不良PUA组织有一套 “ 五步陷阱情感操控术 ”。

目的是操控感情,用各种手段让女性爱上你。

(图片来源于@新京报动新闻)

其中不少他们所谓的手段和技术已经突破了法律的边界和人类道德。

导师先是让学员对外创建一个容易引起女性好奇的虚假身份,比如受过情伤的 “ 浪子 ”。

助教为学员准备了近千张照片来供其发朋友圈,好坐实学员的虚假形象。

猎物成功上钩后,导师会教学员如何将女友训练成 “ 宠物 ”,那种任打任骂都不离开你的 “ 宠物 ”。(这点和北大女生改备注成主人不谋而合)

通过抓住并放大女友的问题,对其进行打压、摧毁和情感指责,让对方感情崩溃,失去理性。(对应北大女生被揪着不是处女的一点)

(图片来源于@新京报动新闻)

让女友顺从后,接着就是疯狂榨取。

有学员曾在交流群里炫耀自己给女友送了20块不到的礼物,却收到了8千多块的手表。

群里学员除了会交流把妹心得,还会把自己偷拍女友的裸照和私密视频作为教材分享出来。

骗钱骗色骗感情完了他们还想要你的命。

「五步陷阱情感操控术」最后一个课程是 “ 自杀鼓励 ”,教唆女性自杀来证明对他的爱。

还有的受害女性被感染上了艾滋。

被暴力对待出现心理创伤的受害者,长时间都无法从阴影里走出来,仇恨、厌恶、怀疑男性,无法接受亲密关系。

人心能有多恶,学PUA的人绝对算一个。

4。

这个女生目前的状态是属于「脑死亡」状态,而这个男生,从法律上来讲,根本没有犯法。

也就是说,他没罪。

把一个北大法学生活生生折磨成一个植物人。

不用坐牢,不用赔偿,法律制裁不了他。

甚至转身他还会带着他北大学子的光环,开启自己的美满的一生,祸害下一个女孩。

迟到的正义已经不是正义,但如果连迟到的正义都没有,这种叫悲剧。

坏人一生幸福,无辜的女生一生可能都醒不过来。

这样的结局,真的绝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