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性关系中,一个女生太过能干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一个女生太过能干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这是一位读者真实的故事:我叫王慧,2006年我来到上海,进了一家台湾企业。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八年,从实习生到商务主管。我是一个很独立、从来不会依赖男生的女生,在公司,他们管我叫“王爷”。我现在感到有点困惑,一个女孩太能干是好

一个女生太过能干究竟是不是一件好事?

这是一位读者真实的故事:

我叫王慧,2006年我来到上海,进了一家台湾企业。我在这家公司工作了八年,从实习生到商务主管。我是一个很独立、从来不会依赖男生的女生,在公司,他们管我叫“王爷”。我现在感到有点困惑,一个女孩太能干是好事吗?在上一次恋爱中,我付出了很多,牺牲了很多,但最终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结果。他说我像一座大山,压得他透不过气来,他只想逃。

我的上一个男朋友叫吴子建。他是台湾人,是我公司的同事。他是我招聘进来的。面试那天,他笑嘻嘻地自我介绍,嘴里露出洁白的牙齿。当时对他的第一印象就是,这个男生好纯哦!忽然之间,我有种大脑缺氧的迟钝。当天他就被公司给录用了。当时他刚来上海,没经验,没资源,不到三个月,他老爸给他的钱就快花光了,最后他连房租都交不出了。他找到我,问我他该怎么办。我告诉他,“别担心,先回家过春节。当你回来的时候,我一定会帮助你。”

2008年春节我回到家乡扬州一年,突然接到台湾新年晚上的电话,我惊讶地问他要我做什么。他在电话那一头笑嘻嘻地说:“我给你拜年啊!”第二天我还没睡醒,他电话又来了,他说想我了,还问我想不想他。我知道他这种人很会开玩笑,我也说想,还问他什么时候回来,他说:“你如果想我的话,我就回来。”那年春节,我初五就从老家回到了上海。我归心似箭,想早点见到他。在我乘出租车回家之前,我看见他独自站在我租的房子门口向我招手。刹那间,旅途的疲惫被一扫而光。

第八天开始的时候,我找到了我的导师,并安排他参加一个免费的课程。在那里,他很快积累了一些人脉。我发现他口才很好,又推荐他去做一些大型活动的主持,然后,他引起一些媒体的注意,交际面也越来越广。他特别感谢我对他事业的帮助。我们自然走到了一起。

三年后,公司规模越做越大,准备开个分公司。我再次向老板强烈推荐他。不久,他被任命为分公司经理。但从此我们的感情也出现了转折。我们的恋爱中一直都是我在付出,在事业和生活上都全心全意地帮他。朋友们都说我太宠他了。结果他对我的回报就是不停地劈腿!

那时,当我们在公司一起工作时,我们经常意见不一,然后一直争吵。每次我们一吵架,他就玩消失。刚开始我也没太在意,直到有一回,我们又为一件事吵起来,他又跑出去了,这次一天一夜都没回来。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了。直到第三天,我在公司遇见他了,问他去哪儿了,他不理我。我是处女座,我天生缺乏安全感。当他去厕所时,我偷偷跑到他的办公桌前搜查他的手机。然后,我在通话记录中看到了一个奇怪的名字和号码。

我给这个号码拨了过去,对方一接,是个女生,她问我是谁。我说:“我是小吴的女朋友。”对方一听,挂了电话。我突然明白了这个女孩和他真的有着不寻常的关系。但是我没有当面暴露他,因为我仍然对他有感觉和幻想。我心想,他已经失踪一天一夜了。既然他回来了,我就既往不咎。这是第一次。谁知道呢,不到半年后,我发现他和一个韩国女孩有染。

我们在一起四年。头三年,他平均一年劈一次腿,最后一年,他劈了两次,都快成劈腿专家了!但是每次我问他,他突然变得很委屈,就像一个被冤枉的孩子。他实际上告诉我,是因为我太强了,我总是给他压力,和他吵架。他只去酒吧认识那些女孩。然后他的眼泪跟雨点似地,刷刷地往下掉。他跟我解释,他跟那些女生都是随便玩玩,根本没当真。他说他对不起我,他还是爱我的。

我居然信了,誰叫我那么爱他!我真的很蠢。我以为我的宽容会让他醒悟。我没想到,从那以后,他不仅没有悔改,而且愈演愈烈。有时当我们吵架时,或者当我说一些更重的话时,他消失了,晚上躲在其他女孩的港湾里。

我心里好难受,但只要他在我面前一哭,我就会无所适从,就会缴械投降。有一次,在我向他介绍了一些客户之后,他实际上对我说,“你这辈子对我太好了,因为你前世欠我的。下辈子我会还你的!”我安慰自己,我在他心中的分量,应该是他惹得外面那些不三不四的女孩远无与伦比。

直到他又一次劈腿被我抓了现行,他说:“求求你放过我吧,我不想跟你在一起了,我已经不爱你了!”这话一说出口,我才感觉自己就是一个全部财产被偷走的人,一点筹码都没有了。我们终于正式分了手。

公司在澳大利亚开课。我从上海飞过去,他也带着那个女生从沈阳过去了。他俩在学员面前,一直是手拉手,还特别缠绵地依偎在一起。我记得当我爱上他的时候,他反复提醒我不要在公共场合过于亲密,如果学生看到了,会影响他们。可如今,他跟我分手了,却跟别的女生当众做出这种肉麻的举动!

这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第二年,春节刚过,我听说他辞去了沈阳分公司的职务,回到台湾开始自己的事业。再往后我就听不到他的任何消息了。

情感剖析:

你的另一半是被催眠出来的?

在整个采访王慧的过程中,一个大问号萦绕在我的脑海:一方面,这个台湾小男孩在王慧的免费帮助下,获得了分行经理的职位;另一方面,他们总是互相欺骗。为什么?仅仅是因为受不了王慧的强势?还是他从始至终都没有真正喜欢过王慧,只是把王慧作为上海发展的跳板?我把问题扔给王慧,王慧严肃而肯定地点头:“我认为他仍然爱我,但没有我爱他那么深。”

说到这里,王慧提到了一个观点:“你的另一半和你的好搭档都被你催眠了。”王慧认为,你要经常去鼓励他赞美他,而不是批评他打击他,男人都需要女人的欣赏和崇拜。“当时我对他太严格了,总是挑他的工作问题,很少表扬他的优点。换句话说,我没有催眠他到足以欺骗他。

我不太认同王慧的自我剖析。我想起吴子剑对她说的话:“你这辈子对我太好了,因为你上辈子欠我的,下辈子我会还你的!“他的意思是:我接受你的好意,但我不需要报答你,至少这辈子我不需要对你负责。很有意思,王慧说吴子建劈腿是因为她对他的催眠不够,我倒认为,王慧不仅对吴子建的催眠完全失效,反被对方给催眠了。那句有意义的话是反顾客的最好证据。同时,他也为自己频繁作弊找到了合理的借口。

回顾过去,王慧一直认为吴子剑爱她,但我不认为他爱她。事实上,他从未爱过任何人。他像苍蝇一样穿梭于无数女人之间。一个正直的女人应该变成苍蝇拍,把他打死。不幸的是,他们都让他走了,让他飞走,嗡嗡地去招惹其他女人。这可能是那些“有花心的大萝卜”的生存土壤。总有女人愿意为他提供营养,并被他吸收。他不能茁壮成长吗?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