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论男女,过了四十岁,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文/时光恍然间,你会发现,不知不觉间,你已经到了四十不惑的年纪了。你感到神伤,觉得人生期限太过短暂,你甚至还来不及好好去爱一个人,就被命运宣告:安分点吧,已经不是可以肆意疯狂的年龄了。王菲在《给自己的情书》里唱:“夜阑尽处,如门前大树,没有他倚靠,归家也不必撇

文/时光

恍然间,你会发现,不知不觉间,你已经到了四十不惑的年纪了。

你感到神伤,觉得人生期限太过短暂,你甚至还来不及好好去爱一个人,就被命运宣告:安分点吧,已经不是可以肆意疯狂的年龄了。

王菲在《给自己的情书》里唱:“夜阑尽处,如门前大树,没有他倚靠,归家也不必撇雨”。

失去总是不断上演,最后只可奉送自己,一封表白书。

也许,那人早已有了家庭,妻子温婉可人,孩子小学四年级,听话懂事,如同电影里那些泛黄的旧情节,家庭美满,人生绚烂。

只是,你还在凉薄如水的夜里,惆怅失落,动辄几杯酒下肚,识尽了生活的愁滋味,然后在氤氲的水汽中恍惚不已。

过了四十岁,那些无法割舍的情感便放下吧,别再自作多情了。彼岸有血红的的曼陀罗,大片大片开放着,美人也会迟暮,何况如今已经是人老珠黄。

白居易的《琵琶行》里写,那红颜凋零的歌女,可谓是门前冷落鞍马稀,老大嫁作商人妇。

青春时是何等潇洒恣意,以为永远都能不败于岁月,永远是那上席座的头牌,江水滔滔,望不见尽头,唯有香甜的温柔乡,一曲相思一曲歌,仿佛人间词话里皆是享乐沉溺的堕落,反正此梦绵绵无绝期。

突然,门前冷落,官人找了新的佳人,拥那美人入怀中,那笑颜刺痛了歌女,但是看着镜中的自己,皮肤松弛,身材发福,两眼无神,是了,又有什么底气去争论?

所以委身做那商人的小妾,黄粱一梦终究要醒过来了,枕边两行清泪落下,人生已成定局,何必纠结往后的故事,早就死在他冰冷的语气之下。

过了四十岁,就应该管理好自己的情绪,心里有数,把期待感降到最低,别再自作多情了吧。

你十七八岁,撒娇便讨的那男人欢心,你怎么做都没关系,他惯着你,觉得你是小女孩,应该放在手心里,好好呵护。

结婚后他还是待你很好,为你做饭,端洗脚水,颇有点家庭煮夫的意思。

你有时候也会觉得,这样损男子气概了,但他从不埋怨,甚至告诉你,那是一个男人爱他的女人的表现。

他觉得你全世界最珍贵,你说东他不敢往西,还总是那样体贴你。

可不知怎么地,孩子出生以后,他的态度就大不如从前,你很委屈,却也在他时不时的冷暴力中妥协了。

如今人到中年,他已然是大腹便便,秃顶啤酒肚一个不落。那稀薄的爱意,真是被岁月磨的一点不剩,不仅是情人节再也没有一束花,就连生日的祝福都不真挚。

所以,无论男女,过了四十岁,就别再自作多情了,你们已经没有了青春靓丽的面容,又怎么吸引爱人的眼光呢?

意气风发的少年说要干一番大事业,还说五年之内要在帝都有自己的房子,当初的那种雄心壮志不是假的,耀眼的未来仿佛近在眼前,再搏一把,就能到达了。

然而,命运不是你的守护神,那句一个人想要完成一件事业,全宇宙都会联合力量起来帮他,从来都是一个伪命题。

你谈不到投资,开发商也违约跑路了,伙伴们一个个心灰意冷,不得不回到故乡。

你在午夜的火车站,看着凄清的四遭,倍感绝望,掏出身上所有的钱,买了一张回程的火车票。

你坚持不下去,还是打算放弃了,你回到那座常年下着小雨的城市,听从父母的话,考了公务员,在一个政府部门当小职员,日子一晃好多年,生活平静如同一潭死水。

你想一辈子也就这样了,不会再有变化了,过了四十岁,真没有啥好期待了,也不用再自作多情,没有贵人,不小心撇到你一眼,是活动下脖子,不是对你有啥意思喽。

过了四十岁,无论男女,就不要自作多情了。

余生短暂,何必浪费感情,去纠结那些已经深埋的风花雪月,也不必太在意被人对你的言论,种种谈资,笑笑也就过去了,时光会抹去所有痕迹,只有你变得更好,才会走得更远。

到了这个年纪,你要想着去丰盈自己,别到老的时候,脑子里空无一物,精神强大的人才是真正强大。

所以,过了四十岁,就不要自作多情了,而是学会去沉淀自己,让自己以后的人生更有意义,将一切都看淡,往事如烟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