染血的白大褂:“妈妈,我害怕死在自己的信仰上”

1 X医生 12月4号从那个95岁的老太太入院开始你就逐渐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她入院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可5个子女们统一口径拒绝一切检查只要求输液当时为老太太首诊的是你的战友——杨文医生她温柔和气、不爱吵架好脾气在医院里人尽皆知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却被老太的子


1

X医生

12月4号

从那个95岁的老太太入院开始

你就逐渐感觉到一种异样的感觉

她入院时呕吐、纳差、意识不清

可5个子女们统一口径

拒绝一切检查

只要求输液

当时为老太太首诊的

是你的战友——杨文医生

她温柔和气、不爱吵架

好脾气在医院里人尽皆知

可这么善良的一个人却被老太的子女认为

“故意给我妈输液输坏了”

95岁高龄、免疫力差、全身是病

输液又不是输的仙丹玉露

怎么可能让她瞬间改善病情?

你们几个医生怎么解释都无济于事

因为这一家人完全没法沟通

他们每天除了怀疑用药

就是辱骂、威胁医生

后来那个老太太55岁的小儿子

他开始动辄恐吓你们

“我妈要是死了”

“你们谁都别想活”

听起来

这多像个救母心切的大孝子啊

可是你后来才知道事实不是这样的

95岁的老太太

是这北京城里最老的一批

“征地转超人员”

简单来说

如果农民的土地被征用

而年龄又达到了退休的年龄

这种人的农转非户口就要征地超转

国家会给满足条件的这类人员

提供生活补助和医疗费用

尽管这个钱没有特别多

但对于职业啃老的孙文斌来说

有总比没有强

他一把年纪、没什么文化

没有工作更没有家庭

所以他不想让年事已高母亲死去

不然就是断了自己的财路

所以

他和哥姐们把母亲送进医院

想走医保报销这条路

花最少的钱、把老太太治好

继续当摇钱树

可他们没想到

医院没床位、不能住院

不能住院 = 只能急诊治疗

急诊治疗 = 不能全部报销

从省钱的角度

他们想用最便宜的输液拖到能住院

因为住院才可以报销更多

via:@中国新闻周刊

性格偏激的孙文斌

眼看着自己花的钱越来越多

可老太太迟迟不能住院报销

于是他把这笔账

算到了无辜的杨文医生身上

24号凌晨5点多

他趁杨文医生认真的伏案工作时

在她身后拽住她的头发

对着她的颈部瞬间连砍数刀

力度之大,几乎可以称为“割头”

两个小时后

侥幸从凶手屠刀下逃脱的你们

还要继续对其他病人进行日常救治

当然也包括那个95岁的老太太

可是你看着一旁

正在被抢救的杨文医生

心里突然有点凉

你的心寒

并不是因为孙文斌的丧心病狂

而是那么多的病人和家属

他们居然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心安理得的冷眼旁观

他们并不谴责凶手

也不关心你们的情况

只是和往常一样催促着他们的治疗

其实在医院这两年

你真的见过太多血腥的场面

可那么多场复杂困难的手术没有击倒你

那么多疑难杂症也没有打败你

但此时此刻面对人心

你突然觉得自己的付出

一败涂地

25日凌晨0点50

杨文医生被宣告死亡的那一刻

你忽然想起孙文斌之前的那些恐吓

“我妈要是死了”

“你们谁都别想活”

原来这不是意外

更不是什么冲动之下的激情选择

而是一场预先张扬的谋杀

可是孙文斌杀掉的

难道仅仅是杨文医生吗?

不是

他想要杀掉所有医护人员的热血

几天之后

你和一些同事心里的阴影没有散去

却要把真实情绪包裹起来

继续进行日常工作

包括给那个老太太进行检查与治疗

你有个哥们在耳鼻喉科工作

他说最近准备下班去健身房

练自由搏击和擒拿

他问你去不去

你苦笑着摇摇头

你每次急诊夜班大概10小时

这期间几乎每时每刻都有病人被担架推进来

大到酒驾车祸、细菌感染、流产

哮喘、癌症患者、用药过量

小到感冒发烧、跑肚拉稀

每次只是普通的急诊夜班而已

却每次都能掏空你的身体

你对哥们推说没空之后

转身在网上给你太太买了个电棍

她是儿科医生

免不了面对一些情绪激动的家长

你想着预防万一

可万万不能出现万一

28号那天

你和很多同事一起参加了

医院给杨文医生准备的追思会

你看到她的面容在屏幕上

还是那么的温和从容

然后有个同事

发了两句话在朋友圈里

恰如其分的表达了你难以形容的心境

他说:

“我们悼念的是我们的战友”

“看到的,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未来”

2

X护士

这几天

你们这群护士真的忙坏了

从命案发生的那天起

好事的媒体与个人就不停的打电话询问

后来又有不少科室收到外卖奶茶鲜花

小票上有的写着

“请置于杨医生灵前”

有的是“麻烦送给杨医生的同事们”

还有“杨医生R.I.P”

不能否认

你看到这这些东西的时候

心里真的是暖的

可是这些点点滴滴的暖意

也驱不散你心底最深处的寒冷

昨天

你们的护士长给病人打针

正用酒精棉消毒时

那个病人家属突然叫嚣:

“给我好好扎”

“扎不好就割了你”

“这几天的新闻你看了吧”

你惊讶的抬起头

他们颐指气使的样子

在你眼里瞬间被泪水模糊

而你的护士长没说话

沉默着扎好针,拉着你走了

你想起去年

高速上有一起大型车祸

事后好几个患者同时入院

医生和护士都忙着团团转

你在询问患者受伤情况的时候

冷不防被一个女人抽了狠狠两耳光

那个女人怀里还抱着孩子

她质问你:

“为什么不听我说话”

“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你愣了一下

没让情绪占据你的思维

只想着抓紧时间参与抢救工作

直到当晚闲下来之后

你摸摸脸,才感到一丝迟到的委屈

那天晚上

护士长为了逗你开心

给你讲了个真实的搞笑新闻

她说贵阳有一个儿科的导诊护士

也是挨了患者的耳光和辱骂

结果医院给那个护士颁了奖

“委屈奖”

你想起那更个委屈奖

脸上挤出一丝笑,却比哭还难看

你真的不知道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

看病难、看病贵、医院人多

这些问题成了医生护士们的原罪

好像你们可以操控药品定价

也能控制谁得不得病

想想当护士之后的这几年

你的胆子好像越来越小了

在卫校的那几年里

你未曾害怕过鲜血与针尖

也未曾恐惧过各种器官标本

可是现在

你总是害怕

越是晚上

越是大型节假日

那种拥堵忙碌、各种急救

真的会让所有医护人员濒临崩溃

有时候你真的不知道

你会不会有一天离开这个行业

如果会

可能就是下一次你挨耳光的时候吧

3

X医学生

杨文医生的事情发生后

你们班级群有了不小的风波

几乎每天都在更新着案情动态

你有好几个同学在朋友圈里说

“认真考虑改行”

你不知道他们是不是开玩笑的

但你最好的朋友可能真的要改行了

现在提起08年

很多人只记得那场别开生面的奥运

但是08年对你朋友来说

是一阵伤痛

那一年汶川地震

医务人员在余震里也有不少伤亡

这其中有你好朋友的舅舅

他光荣的殉职了

舅舅的离去

不曾改变他想要成为医生的梦想

家里人也都没有阻拦他

可是杨医生去世后

看到毫无愧疚的凶手家属

他母亲说:

“英雄不应该是这样的结局”

“不应该被辜负,不应该这样离开”

他的心里

无可避免的动摇了

他告诉你他对自己的质问

“我所坚持的,真的有意义吗?”

昨晚

你和家里人也了讨论这件事

你7岁的小侄女跌跌撞撞跑过来问:

“姑姑,你会不会有事?”

你摸摸她软软的头发

告诉她你绝对不会有事

可是到了晚上

你躺在床上忍不住也问自己

“我有没有杨医生的勇气呢?”

“我怕不怕面对以命换命?”

学医6年、硕士在读

治病救人这件事与其说是梦想

倒不如说是一种信仰

当然

你不曾有任何一刻不热爱你的信仰

可是你怕不怕死呢?

你怕啊

你才20几岁

做不到对死亡无所畏惧

而白大褂也并非铠甲

躲不过尖刀、更避不过利刃

今天周一

你回了学校

看到图书管理还是人满为患

你室友在走廊踱步、看书背题

不知不觉微信运动步数走了好几千

你想起牢记着的医学生誓词

突然感觉眼睛酸酸的

“健康所系,性命相托”

“决心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

“为祖国医药卫生事业的发展,和人类身心健康奋斗终生”

你想你仍然热爱自己的信仰

是的

你只是无可避免的害怕

害怕自己某天突然无缘无故的死在信仰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