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回婆家过年,老公在全家亲戚面前:老婆,去碗筷收拾一下

文|沉吟至今去年的时候,有这样一则“灵魂拷问”,火爆全网:“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评论区里的回答,句句扎心。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李诞说过的一句话:“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准确点来说是:“算了吧,女人们,男人不值得,婚姻不值得。”01或

文|沉吟至今

去年的时候,有这样一则“灵魂拷问”,火爆全网:

“如果有来世,你还愿意嫁给现在的老公吗?”

评论区里的回答,句句扎心。归纳起来,就是一句话,李诞说过的一句话:“开心点朋友们,人间不值得。”

准确点来说是:“算了吧,女人们,男人不值得,婚姻不值得。”

01

或许那些扎心的评论,你以为只是女人们情绪的发泄,可是,现实中越来越低的结婚率,以及逐年攀升的离婚率,那些鲜活的大数据,似乎也印证了女人们的说法:婚姻不值得。

女人在婚姻里究竟遭遇了什么,让她们如此不待见婚姻?我觉得婆媳关系,是其中一个重要原因。

在我一篇文章的评论区里,看见一条有趣的评论:丈母娘降低了结婚率,婆婆提升了离婚率。

我深以为然。

婆媳矛盾自古以来都是婚姻的一大杀手。无论是含悲写下《钗头凤·红酥手》的诗人陆游,还是《孔雀东南飞》里“举身赴清池”的刘兰芝,他们的婚姻,无一不是受困于婆媳矛盾。

但我始终觉得,婚姻归根结底是两个人的事。

正如《知否》里的盛明兰所言:“婆媳事,归根到底是夫妻事。如果丈夫的心跟明镜似的,就没有那么多事了。”

可是,这世上有太多拎不清的男人了。

02

读者陈女士的婚姻,就是遭遇了一个拎不清的男人,离婚的念头才会在她的心中此起彼伏。

其实,在婆婆还没介入他们婚姻生活时,她老公身上拎不清的本质,还没有很明显的表现出来,夫妻两人还算恩爱。

可自从婆婆来了之后,老公似乎打了鸡血一样,不但对她呼来喝去,而且原本也一同承担家务的他,彻底撒手不干了。

如果说这些陈女士勉强可以容忍的话,那么,老公选边站的态度让她大为恼火。

原本她和婆婆之间并没有太大的矛盾,都是一些因为价值观差异造成的鸡皮蒜毛,她偶尔情绪不佳才会和婆婆起争执,如果老公能够拎得清,稍微安慰几句,事情也就过去了。

可是,老公却不问缘由,直接站在婆婆那边,说:“不管你们谁对谁错,我妈是长辈,你和她吵就是不尊重她,就是你不对。”

03

老公的做法,反而加深了婆媳之间的矛盾。

我们都知道,树叶不是一天变黄的,人心不是一天变凉的。随着时间的流逝,陈女士心中的积怨越来越深,直到有一天彻底爆发。

那天还是因为一点小事,婆媳之间又起争执。陈女士再也控制不住心中怒火,和婆婆大吵一架,老公回来之后,刚想说些什么,陈女士连他也一起臭骂一顿,然后抱着孩子回了娘家。

后来,这场闹剧以婆婆回老家,老公服软收场。

婆婆走了之后,老公渐渐恢复常态,生活也平静了许多。可是春节转眼就到了,婆婆电话一直打来,催着他们回老家过年。

陈女士心里很不愿回去,但大局还是要顾全的,老公的面子还是要给的。

04

陈女士到家的那天,正好小姑子一家也刚到,大哥一家就在附近县城工作,已经到家两天了,公婆又叫了几个亲戚在家里一起吃饭。

还没进门时,陈女士还在担心上次和婆婆吵得太凶,见面了不知道如何开口,没想到一进门婆婆就很热情地接过她怀中的孩子,让她去休息一会,等下去厨房帮忙。

陈女士的厨艺不错,每年春节回婆家,她总要在厨房里忙碌一番,可是刚到家,水还没来得及喝一口,就给自己安排任务,这也太不见外了吧。

如果婆婆真的不见外她也认了,可每次婆家有什么事情,她都是最后一个知道,在婆家人眼里,她在大部分时间里都是一个外人,哪怕已经结婚5年,孩子都已经3岁了。

一整个下午,两桌的酒菜,就她一个人在忙碌,婆婆在边上偶尔帮个手,大嫂和小姑子根本就连厨房都没进。

陈女士一肚子的怨气。

05

等到陈女士把饭菜完全做好,大家都已经吃了好一会。

因为天气较冷,有些菜凉得快,老公坐在男人那一桌喝酒,一会儿叫“老婆这个菜拿去再炒一下”,一会叫“老婆,那个汤端去锅里加热一下”。

陈女士心中怒极,但看到一大家的亲戚都在,而且又是春节临近,所以一直忍着。

后来,老公那桌人酒足饭饱想要打麻将了,大嫂、小姑子还有婆婆早已吃完了,坐在一边闲聊,老公偏偏不叫,而是当着全家亲戚面的说:“老婆,去碗筷收拾一下。”

陈女士不动声色,说:“没看见我在吃吗?你们吃饱了,我可还没。”

老公面色尴尬,嘟嚷几句后,也不再说话,陈女士慢慢把肚子填饱,回房间看了看睡着了的儿子,然后和老公说:“把孩子看好,我去镇上做个头发。”

看着陈女士扬长而去的身影,老公面色变得非常难看。

情感分析:

陈女士在投稿里说,她已经把离婚正式摆上日程。她说,婚姻不值得。

其实我觉得,这世界上没有不幸的婚姻,只有不幸的夫妻;同样,不是婚姻不值得,而是有些男人不值得。

尤其是那些在婚姻里拎不清的男人,最不值得。

我很喜欢席慕容在《成长的痕迹》里写下的那句话:“结婚不是从此只有两个人面对面,结婚应该是两个人牵手共同面对这个世界。”

在婚姻里,男人最正确的位置,就是站在自己妻子的身边,和妻子一起对抗这个世界里的风和雨,而不是给妻子带来风雨。

我觉得婚姻的本质是陪伴,陪伴你走到最后的,是你的伴侣,而不是你的父母。

尽孝父母是人之根本,但你不能一味地让妻子委曲求全,来达到你尽孝的目的;更不能通过践踏自己妻子的尊严,来维护自己的面子。

这样拎不清的行为,迟早会让女人看清你,迟早会让女人觉得,为你所做的一切都不值得,然后头也不回的离你而去。

在《知否》里,顾廷烨在对盛明兰表白心意时说:“从今往后,我在男人堆里是老几,你在女人堆里便是老几。”

我想这样的话,大部分男人在婚前都会对自己的女人说,可是在婚后,有几人能像顾廷烨那样,处处为盛明兰考虑,事事护盛明兰周全?

​关于婚姻,李诞在《奇葩说》里说:“婚姻是个壳,两个成年人,要将婚姻这个壳做得足够坚固,坚固到即使婚姻不在了,它还能保护我们。”

我觉得婚姻依旧值得你付出努力,前提是你要找到一个值得的人,共同去修筑这个能够保护自己的,婚姻的壳。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