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4套拆迁房一套归我”母亲的回答,让我3年春节没回娘家拜年

文|沉吟至今宋代苏泂《拜年人》:来车去马拜纷纷,岁岁年年不惮烦。拜得老人山上去,一番儿女各当门。春节拜年,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在古时,拜年主要是向长者拜贺新年,问候请安,是传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在我的家乡,如今依旧保留着正月初二的时候,女儿回娘家向父母拜年的习

文|沉吟至今

宋代苏泂《拜年人》:来车去马拜纷纷,岁岁年年不惮烦。拜得老人山上去,一番儿女各当门。

春节拜年,是中国的传统习俗。在古时,拜年主要是向长者拜贺新年,问候请安,是传达美好祝愿的一种方式。

在我的家乡,如今依旧保留着正月初二的时候,女儿回娘家向父母拜年的习俗。

在许多女人为春节回谁家过年烦恼时,女儿正月回娘家向父母拜年的习俗,在一定程度上为她们解决了这个难题。

春节在婆家陪公婆过年,正月回娘家向父母拜年,成为越来越多女人的选择。

01

读者刘女士已经3年没有回娘家拜年了,自从娘家分了4套拆迁房后,娘家的这条路似乎已经被她关上了。

刘女士出身农村,是家中长女,下面还有两个弟弟。因为自幼家中贫困,她在16岁时候就随亲戚外出打工,早早就承担起养家的重担。

一直到她25岁结婚,将近十年的工资收入,大部分都寄回去给父母贴补家用。两个弟弟的学费和生活费,可以说都是她在承担。

刘女士的老公是城里人,自己创办一个小型的加工厂,家里的经济条件不错,公婆都有退休工资,而且为人豁达开明。

刘女士的经济比较自由,家里的开销基本上都是老公出钱,由婆婆在负责。

所以,在婚后刘女士并没有停止对娘家的帮衬,二弟结婚时,家里的房子翻新扩建,她还资助了6万多。

02

这样的日子一直持续到前年。

那年整体的经济状况不好,刘女士老公的加工厂也陷入困境,眼看资金链要断了,老公四处筹钱,可是刘女士却帮不上忙。

刘女士很内疚,她知道老公是个骄傲的人,不会向她一个女人开口拿钱,其实就算开口了,她也没钱,因为她这些年的积蓄,大部分都补贴给了娘家。

后来,老公将房子抵押,总算将资金缺口补上,但是生意依旧不景气,需要用钱的地方很多。老公很着急,经常失眠。

就算如此,那年正月初二,老公还是备了满满一后车厢的年货,陪刘女士回娘家拜年。

在娘家的村口,刘女士遇见邻居家的大姐,就在路边聊了几句。从大姐那里得知,她的娘家分了4套拆迁房,还有45万的补偿金。

03

刘女士很兴奋,把喜讯告诉老公,老公却很镇静,说:“这么好的事情,怎么都没听你家人说起?”

刘女士的父母对刘女士很依赖,家中的事情无论大小,都会打电话和她讲,让她帮忙出主意,唯独这分房分钱的事情,从没有提起。

其实,父母所在片区要拆迁改造的事情,刘女士前两年就知道,但分了4套房的事情她确实不知。

疑惑归疑惑,刘女士还是满心欢喜回到娘家。

父母和两个弟弟都在家,对于姐姐一家的到来,似乎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甚至弟妹的脸上还隐约有一些防备之意。

刘女士看在眼里,但没往心里去。她找到母亲很开心的说:“妈,真的分了4套房吗?这下可好了,两个弟弟一人一套,一套你们俩老人家住,还一套归我。”

母亲听到她这么说,原本的笑意慢慢淡去,板着脸说:

“这房子我们一家人已经商量好了,两兄弟一人一套,一套我和你爸住,还有一套拿去出租,我和你爸现在老了,不能赚钱了,就靠这房租生活了。”

04

刘女士一下愣住,这些年她为这个家几乎付出了全部,原本拆迁的老房子,还是她出了6万多的钱翻新扩建的,要不然怎么能分到4套房子呢?

刘女士定了定神,就和母亲商量,房子可以不分,但45万的补偿金能不能分一份给她,就算是借也可以,毕竟老公的工厂急需用钱。

可是,母亲却说:“你两个弟弟已经一人分10万拿去装修房子了,还剩下的钱正好老三结婚要用到,实在是没钱借给你了。”

接下来的话,更让刘女士伤心,母亲说:“女儿,你帮家里很多我知道,但你那是尽孝,应该的;可是你要分家产就不对,谁家嫁出去的女儿还回娘家分家产?”

刘女士彻底心寒,不想再说。

自从那年正月离开娘家之后,关于4套拆迁房的事情,她再也没提;老公是个骄傲的男人,也从来不问。

只是春节时,他们再也没有去娘家拜年,今年已是第3年了。

情感分析:

刘女士很委屈,她在投稿中问道:“现在都什么年代了,为什么还有人认为,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对娘家只有责任,没有权益?”

近些年来,因为拆迁分房子,引发外嫁女儿与父母、兄弟之间纠纷的案例,确实不少。很多事物,只要沾上利益两个字,就会变得复杂起来,哪怕是亲人之间,也是如此。

但我觉得,只要每个人能认清自己的定位,保持一定的界限感,那么事情就简单多了。

刘女士之所以委屈,就是因为她觉得自己为这个家庭付出了很多,最后却没有得到相应的回报。

其实在我看来,她对娘家无需承担任何责任,她只有赡养父母的义务,至于承担弟弟的学费、生活费,为弟弟结婚翻建房子等等,并不是她的责任。

刘女士没有认清自己的定位,作为一个已经结婚的女子,应该要以自己的小家庭为重,要和原生家庭保持一定的界限,而不是无底线地去帮衬。

没有底线的付出,只会让父母兄弟觉得理所当然,然后成为一种习惯,对你反而没有了感恩之心,当然也不会想着对你有回报。

所以,我觉得刘女士要趁此机会,及时地回到正轨上来,把自己小家的利益放在首位,而不是和原生家庭界限模糊,最终两头不讨好。

当然,刘女士娘家人的做法确实太过绝情,亲人之间,利益总是暂时的,唯有血脉亲情才是永久。

​至于刘女士不再回娘家拜年这件事,我觉得真的没必要,毕竟父母恩情大于天,百善孝为先。

只要能够认清自己的定位,和娘家保持界限感,你就能够收获足够的尊重。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