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媳,你小叔子结婚,二十万彩礼你凑齐”“俺不是他妈”

在其位谋其职,每个身份都有自己的职责,做好自己的事,人生才能尽善尽美,把自己的事交给别人来做,人生就毫无意义了。就像清洁工要扫干净每一条街道一样,只要是自己该做的事,再苦再难也得去完成。身为父母,更要承担自己的责任。生养孩子哪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既然生了就要好好

在其位谋其职,每个身份都有自己的职责,做好自己的事,人生才能尽善尽美,把自己的事交给别人来做,人生就毫无意义了。

就像清洁工要扫干净每一条街道一样,只要是自己该做的事,再苦再难也得去完成。身为父母,更要承担自己的责任。

生养孩子哪有想象中那么容易,既然生了就要好好养,既然养了就不能半途而废,把自己的责任推给别人,试图让别人来帮自己完成,简直就是在异想天开。

即便是家人之间,也不应该把自己的事情交给别人,家人也有自己的生活,各自承担各自的责任,生活才不会一团糟。

但是,还是有很多自私的人,根本不会顾及其他家人的感受,把自己的事都推给别人,坐享其成。这种自私自利的做法,很容易影响家人之间的关系,尤其是婆媳关系。

婆媳关系太微妙了,有些和善极有可能只是表面现象,心里还不知道结有怎样的疙瘩。在这种情况下,婆媳更应该保持距离注意分寸,一旦跨越了安全界限,矛盾就可能一触即发了。

张芩和婆婆的矛盾一直都存在,为了维持表面的和谐,张芩一直都在退让。而婆婆恰恰相反,得寸进尺,肆无忌惮。

人的忍耐力都有有限的,当婆婆一而再再而三突破底线时,张芩就忍不住了。

张芩和丈夫结婚时,小叔子还在上初中。因为小叔子年纪小,全家人都宠着他,慢慢就把他宠坏了,初中一毕业,他就没在继续读书,去了一家车行当修车学徒。

学徒没有工资,吃住还全靠自己,这些钱都得从家人那里拿。婆婆是有钱的,可她就是不愿意拿钱出来,没办法,张芩和丈夫就开始接济小叔子,给他交房租,给他生活费。

小叔子在车行干了五年,虽然后两年有工资,但并不高,除去平时的开销,几乎什么也没剩,很多时候还得靠张芩和丈夫。

张芩心里是很不满的,明明婆婆就还健在,却完全不负责,反倒让兄嫂承担起了父母的责任,她对此很有怨言,对婆婆的态度也不是很好。

婆媳两人表面看起来很平和,但其实各自心里都有不满意的地方。张芩觉得婆婆太抠门太自私,而婆婆却拿她生不出男孩来说事,两个人的矛盾,慢慢就加深了。

张芩确实没能生出孩子,但问题并不在她身上,而是在丈夫身上。婆婆明明就知道不是她的问题,却一再埋怨她,两个人在一个屋檐下,矛盾就越来越多。

时间久了,张芩实在受不了,就和丈夫商量,用所有的积蓄买了套房,搬出去和婆婆分开住了。

张芩和丈夫没钱,也借不到那么多钱,婆婆就赖在他们家不走。经不住婆婆的闹腾,张芩就回娘家借了十万,多的一分也没有。婆婆虽然不满足,但是有十万算十万,她拿着钱就走了。

车行开了没半年,小叔子就准备和交往三个月的女友结婚了,对方张口就要二十万的彩礼。小叔子本来是打算放弃的,结果婆婆安慰他,让他别担心,说是随便都能凑齐二十万。

安慰完小叔子,婆婆就跑到张芩家里要钱。婆婆很直接也很理所当然地说道:“儿媳,你小叔子结婚,二十万彩礼你凑齐!我明天过来拿钱,别让我跑空档!”

张芩难以置信,开车行找她拿钱,算是投资,结婚还找她拿钱,又算什么呢?婆婆的态度很显然不是借而是直接要,她又不是提款机,哪里拿的出二十万。

婆婆拿出“长嫂如母”这一套说辞,张芩一句也没听,直接把婆婆关在了门外,任由婆婆拍门,她也没有搭理。

事情的最后,是小叔子出面解决的,他本就不愿意拿二十万来娶女友,所以这件事以分手告终。

小菁情感分析:

虽然彩礼的事解决了,可婆媳之间的矛盾并没有解决。如果婆婆一直是这种态度,以后小叔子真要结婚时,恐怕还是会旧事重演的。

做婆婆的没有清楚自己的职责,反倒把自己的事都推给儿媳,这是对婆媳关系的损害。没有哪个儿媳能容忍这样一个自私的婆婆。

家人相处,就算关系再好,金钱方面的问题也要分清楚。儿媳有义务给婆婆养老,却没义务帮婆婆养儿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做,只有尽到自己应尽的责任,家人之间才不会剑拔弩张。再亲密的关系,也要用心去维护。一旦松懈,家庭将难以圆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