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在婆家的地位,让娘家人来借一次钱便能看出深浅

文/夏莫01婚姻对于女人来讲,既是一个避风港,也是一个战斗的沙场。当婆婆的掺和成为现实,如何处理婆媳关系似乎是一个相当艰难的问题。莫鲁瓦曾经说过:“没有冲突的婚姻,几乎同没有危机的国家一样难以想象。” 而在一场婚姻里,有夫妻之间的冲突,也有婆媳之间的冲突,危机

文/夏莫

01

婚姻对于女人来讲,既是一个避风港,也是一个战斗的沙场。当婆婆的掺和成为现实,如何处理婆媳关系似乎是一个相当艰难的问题。

莫鲁瓦曾经说过“没有冲突的婚姻,几乎同没有危机的国家一样难以想象

而在一场婚姻里,有夫妻之间的冲突,也有婆媳之间的冲突,危机四伏的家庭,男人和女人需要对这场婚姻有一个自我打算。

爱得不够深的男人,在婚前他的悉心照料让女人陷入甜蜜的爱情,忘却了预知的风险。而婚后,往往是利益,就能看到男人的本性,他不再如以前那样细心守候。

女人在家里的地位,让娘家人来借一次钱便能看出深浅。

在一个家庭里,女人的地位就代表了男人对她爱的程度,婆婆对儿媳的态度,也能看出男人对自己的妻子是否用心。

02

婚姻与利益牵扯上时,往往能看到男人的态度,和女人在家的地位。

姚芝(化名)和徐书(化名)已经结婚五年了,在邻居的眼里,两人从没有过红着脸争吵的时候,而在姚芝心里,压垮这段婚姻只差“一棵稻草”,如果没有生下女儿,她一定转身就离开。

刚刚结婚的时候,双方的家境都不是很好,婚礼草草了事,酒席也只办了一桌,那时姚芝和徐书很相爱,只不过,婆婆一直对姚芝不是很满意。

在结婚后,婆婆百般挑剔,不管姚芝如何贤惠、懂事,婆婆依然不喜欢她,所以婆媳关系并不好。

一年后,家里的小姑子要出嫁了,婆婆让姚芝为小姑子准备嫁妆钱,开口就要八万。姚芝听了后体面的拒绝了,也告知婆婆这不是她的义务。

刚结婚,其实手头没有多少积蓄。但是丈夫却执意要拿钱,说他就这么一个妹妹,而且父母辛辛苦苦把他们兄妹俩培养长大,吃了很多苦,替父母出妹妹的嫁妆钱也是应该的。

为了丈夫的面子,更是顾及到家庭的和睦,姚芝没办法,无奈之下只能同意了。

丈夫一个劲劝说姚芝将娘家陪嫁的钱,拿出来先给他妹妹做嫁妆。她不愿意,丈夫便去向亲戚借了八万块钱,最终,还是让姚芝拿出嫁妆钱去把钱给还了。

在这个家里,姚芝没有做主的权利,因为钱都在丈夫手里,当初丈夫以她花钱大手大脚为由,把银行卡全放在他那。可事实上,姚芝比丈夫赚的钱要多。

可是,结婚几年,丈夫不再那么细致入微了,甚至还会对她充满嫌弃和埋怨、不满,她付出的再多,也比不上母亲和妹妹的一句话。

出了小姑子的陪嫁钱后,姚芝和丈夫生活也受到了影响。

姚芝为这个家全心全意付出,而丈夫和婆婆经常觉得理所当然,觉得是儿媳应该做的,她在这个家里并没有感受到过多的温暖和幸福。

婆婆的自私让女人寒心,男人的自利让妻子十分失望,婚姻变得脆弱不堪。

03

姚芝和丈夫一直和婆婆住在一起,这些年攒了一些钱,日子也是越过越好。

几年后,姚芝的父母也已经退休了,家里条件一般。姚芝的弟弟要娶媳妇了,他特地来姐姐这借钱。作为姐姐的她,也想为弟弟出一份力。

那天一大早,小舅子就来到家里想要借钱娶媳妇,可姚芝还没见到弟弟的面,一听说是儿媳的弟弟来借钱的,就被婆婆赶出了家门。

姚芝很生气,对婆婆埋怨了几句,婆婆就在地上撒泼,说只要她借钱给小舅子,她就不起来,说什么也不同意把钱借给小舅子,姚芝无奈极了。

徐书闻声而来,问了情况后,他也表示不同意借钱给小舅子。姚芝更是觉得婆婆不把她当一家人,丈夫并没有把她当妻子。

姚芝不得不愧疚着劝走了弟弟,说她会再想想办法。等到弟弟走后,姚芝又做起了丈夫和婆婆的工作,希望婆家人多少借点钱,不说一万、两万,八千也行。

即便姚芝和老公商量,可婆婆和丈夫一致口径,说一分钱都不行。这让姚芝的心,彻底碎了。

她不甘心地说:“小姑子结婚我出了8万的嫁妆钱,凭什么我弟弟结婚我不能拿八千?”

“那又怎样,钱在我手里,你一分也别想给他。”丈夫坚决不同意妻子给小舅子钱,导致夫妻之间离了心。姚芝心冷了,她转身收拾了自己的行李回了娘家。

姚芝走出门时,婆婆还在对丈夫说:“儿啊,你可得把钱看紧了。”在那一刻,她终于看懂了,女人在婚姻里没有钱花,大多都是因为没有地位。

失望透顶的姚芝,通过钱终于看清了丈夫和婆家人,看清了自己在家里的地位。她想着这些年为家庭的付出,是那么的不值得。

几天后,姚芝给了徐书一张离婚协议书,丈夫极力想挽留,姚芝还是没有同意,她的心已经被丈夫和婆婆伤透了,不可能再回头了。

04

女人在婚姻里的地位,通过便能看出来。

“钱”乃身外之物,可恰恰是这物质的东西,会让男人和女人分崩离析。婚姻很可贵,可爱情更难的,没有爱的婚姻就像是没有躯壳的灵魂,只会孤独离开。

故事中的姚芝出给小姑子八万的嫁妆钱,即使自己不同意,丈夫还是执意要给,就能看出,丈夫和婆婆维护着自家人。

而姚芝的弟弟结婚时想要借八千块,却被婆婆和丈夫拒之门外,那是压垮她的最后一根稻草,她看到了丈夫和婆婆的自私,她感受不到丈夫对她的爱,离开是早晚的。

利益高于感情时,那么婚姻就没有了幸福感。夫妻之间统一战线才能有一个幸福婚姻的起点,可徐书无法与姚芝保持统一战线,导致姚芝心寒了。

婚姻里的付出是相互的,丈夫的婆家人是亲人,妻子的娘家人也是亲人,需要一视同仁,才能建立好的家庭关系。

面对事情,男人无法与女人统一战线,便容易让夫妻之间离心,而让女人失望心寒的离开。

05

日本石川达三《暮色昏沉》指出爱情的同化性质:“越珍视婚姻,就越想成为丈夫心目中理想的妻子,女人都是这样。

但是,女人在婚姻里,活得没有自我,没有底线和原则,很难得到丈夫的尊重和珍视。

在婚姻里,丈夫一次次的自私只会让女人感受到自己不被关爱,“夫妻本是同根生”,爱是相互的,夫妻间本就该相互扶持前行。

婆媳之间需要互相尊重理解对方,婆婆过度偏心时,女人会感觉心寒。

面对利益时,婆婆应该顾及到儿媳的感受,如果过度的偏心自己的子女,而不把儿媳当一家人,便无法建立好的婆媳感情,也会让儿媳寒心。

面对婆媳矛盾,男人更应该懂得去调节,懂得维护妻子,不管是在利益面前还是亲情面前,就要懂得顾及妻子的感受。

婆婆在家里,就像一个天平,需要平等地对待自己的子女和儿媳。

婆媳之间的相处需要彼此接纳,彼此尊重和理解。婆婆把儿媳当一家人吧,这样子女的婚姻才会更幸福,家庭里的亲情关系才会更浓密。

-END-

今日话题:

娘家人来借钱,你会不会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