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个倒贴货不敢离婚”婆婆盲目自信,终让她成为邻里间笑柄

都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每个女孩在遇到另一半之前的二十多年里,都幻想了无数次未来和另一半携手共渡的画面。一场令双方家长都满意,亲戚朋友都祝福的婚礼无疑是每个女孩的最终梦想。然而现实却是极其复杂的,在这个万物皆可明码沽价的社会,一场单纯美

都说“恋爱是两个人的事,而婚姻是两个家庭的事”,每个女孩在遇到另一半之前的二十多年里,都幻想了无数次未来和另一半携手共渡的画面。一场令双方家长都满意,亲戚朋友都祝福的婚礼无疑是每个女孩的最终梦想。

然而现实却是极其复杂的,在这个万物皆可明码沽价的社会,一场单纯美好的婚姻却被附上了许多复杂因素。

双方的人品、三观、性格不再是唯一因素,从车到房,婚期到婚产,一丝一毫都纳入了考虑之中。其中,影响因素最大的,也是双方家庭最在意的便是彩礼问题。

近几年,关于彩礼给或不给,该给多少的讨论从来没有停止过。在我国,彩礼一直是约定俗成的婚姻习俗,只不过从90年代前的实物转变成了现在的现金。

关于彩礼的社会新闻也是只多不少,先有河南某母亲因女方索取天价彩礼投河自尽,后有淮安某儿媳因邻居结婚彩礼更多而闹离婚。一场神圣的婚姻因为彩礼问题变得乌烟瘴气,更有双方因为彩礼问题反目成仇,不欢而散。

彩礼这件事,众人谈起来都是头头是道。仔细讨论起来,也是没法说个是非对错出来,各说一词各有各的道理。有人说:彩礼是开启婚姻的第一把钥匙,是男方家庭的试金石,给多少便体现对方有多重视。也有人说:两人结婚最终要的是一起过日子,彩礼要不要的无所谓,男方心意到了就行。

记得去年看过一部很火文艺剧,自信潇洒的女主遇上温良如玉的男主,两人心心相惜,相互倾慕并决定携手共度余生。他们的感情纯粹又干净,没有物质条件的羁绊,也没有房车的困扰,更没有彩礼嫁妆户口的忧虑。他们觉得,女主觉得比起那笔彩礼钱,她追求的是爱情本身。

整部剧的文艺气息恰到好处,两人舍弃利益取舍,追求浪漫本身,在这个浮躁的时代重现爱情的美好。

遗憾的是,生活不是电视剧。相比于电视剧梦幻般的美好纯真,现实总是真实得令人唏嘘。

汪小禾便是这样一位追求爱情本体的姑娘。她出身在大城市,家世虽然算不得显赫,可也算是小康之家。父亲是大学副教授,母亲是一所私立医院的门诊医生,本着穷养儿子富养女的原则,自小便将这个唯一的闺女捧在手心里宠着。

汪小禾容貌中上又聪明懂事,从高中开始,向她递情书的人便一直不少。偏偏他谁也没看上,就看上了从偏僻小县前来大城市求学的陆明。

陆明家境不好,一家人为了供他上大学已是箸长碗短。所以在别的同学逃学泡吧肆意挥洒青春的时候,陆明不是在学校苦读便是在外头兼职。别人都说上了大学就该好好放松自己,他却一刻也没有松懈,更添几分踏实稳重感。

这样的陆明是汪小禾从未遇到过的,两人交往以后。在得知陆明除了自己打工赚钱挣生活费外,还会给父母寄钱贴补家用,更加佩服他富有责任心。

两人爱情一路顺风顺水,工作不到两年陆明便向她求了婚。汪小禾本就是奔着结婚和他在一起的,毫不犹豫地便同意了。

按照婚俗,不管男方家境如何,也应该要给些彩礼以示对女方的看重。只是汪家这边人还没开口,陆母已经千里迢迢地从家里赶了过来。

陆母握着汪小禾的手,泪眼模糊地哭诉:“好闺女啊,陆明还有两个弟弟在念书,家里实在是揭不开锅了。闺女你可以先缓缓,容我们家把房子卖了再给你凑彩礼钱行吗?”

汪小禾自然是不会要他们家卖房子的,她觉得彩礼钱自己并不在乎,更在意的是陆家的态度。陆母既然诚意至此,自然是极其看重她的,遂不顾父母阻挠表示零彩礼也要嫁给他。汪父汪母拗不过女儿意愿,便同意了她嫁过去。只是汪小禾毕竟是两人捧在手心里宠大的,出嫁当日悄悄塞了十万嫁妆给自己闺女。

“汪小禾,你非要嫁去陆家我也同意了,但是这十万块钱你如果敢告诉陆家任何人,以后就不要再喊我妈了。”妈妈的严令虽然在汪小禾看来不过是杞人忧天,把人想得太坏,但还是答应了父母。

怎料到她这一嫁并没有获得期望的甜蜜婚姻,反而撕开了婆婆的真实面目,陷在妇姑勃溪的水深火热之中。

从汪小禾嫁到陆家的第一天起,婆婆便不曾给过她好脸色瞧。天不亮便叫她起床做饭操劳家务不止,还总秽言秽语地嫌弃她蠢笨。

“炒个菜要炒这么久,好吃懒做,真不明白小明娶你回来干什么!”汪小禾正捧着自己被烫坏的手冲凉,听到婆婆这话不由悲从心起。她自小被父母教育得很好,从不和长辈顶嘴,虽不明白为什么婆婆对自己这般不满,却依旧任劳任怨地听着婆婆话包揽各种家务。

直到那次出门倒垃圾听见了婆婆向邻里倒苦水才明白了为什么。

“她算什么大家闺秀,我们家小明娶她时可是一分钱没花,她自个儿上赶着倒贴来的”婆婆说话没什么文化,逮着几个邻里太太就开始数落自家新媳妇,什么“没人要”、“破鞋”这些词都脱口而出,周围的邻居听不下去都劝她收敛一些,别惹的儿媳生气离婚。

“离婚?她敢吗?她个倒贴货她不敢离婚,先不说离了婚的女人谁敢要,她自己求着要嫁到我们家来怎么舍得离?”婆婆像是为了找足脸面,莫名的自信,在邻里面前可劲地糟蹋汪小禾。

殊不知听了这些话的汪小禾早已凉透了心,待陆明回家以后正想和他倾诉,对方却先开口道:“小禾,前两天妈和我商量着想让我们俩分担下弟弟的生活费,我想着妈养大我也不容易便答应了。”

汪小禾寒着心,又想到每次看着婆婆折磨自己一句话也不敢放,不由怒上心头:“陆明,你想都不要想,她自己的儿子自己养。”

陆明震惊于向来好脾气的妻子突然发难,正要开口便见婆婆冲了过来。

“你个不值钱倒贴货,真是恶毒冷血,这可也是你弟弟”原来婆婆一直在门外偷听着。

“我拿他们当弟弟,我拿你当亲妈,你又何曾拿我当亲闺女过?我每天起早贪黑操劳家务还要被你骂倒贴货,你想过我什么感受吗?”

“小禾,咱妈是心直口快,你怎么能和长辈计较?”陆明的话给了汪小禾当头一棒,她没想到自己的丈夫居然漠视自己到这般地步,那她苦心维持这段婚姻还有什么意义。

汪小禾什么也没带就跑回了家里,没过两天便带着离婚协议来找陆明。婆婆站在一旁嘀嘀咕咕“看谁要你这离过婚的女人”,汪小禾听见后不怒反笑:“我本来看着家里老房子太破了,准备明年把自己的十万块嫁妆拿出来修缮的,现在看来也不需要了。”

这回不止婆婆震惊,连陆明也呆住了,一把拦住拿着协议准备离开的汪小禾问:“你有嫁妆怎么不告诉我?”

“凭什么告诉你?你们狼虎一窝,既然想空手套个媳妇,自然也能霸了我的嫁妆去。”

“小禾,哎,是妈话说重了,妈向你道歉,以后咱们好好过日子成不?”婆婆也上去拉扯她衣袖,一个劲地挽留她。

汪小禾看着婆婆难得的笑脸,更觉悲凉。若不是父母强逼着自己防了一手,若不是听见了她背后诋毁自己,这个魔窟自己怕是不知道还要待到哪年去。

“做你的梦去吧!”汪小禾一把推开两人,头也不回地便离开。门口那几个往日和陆母一起唠闲话的邻里正看笑话般地盯着陆母看,这陆家人前几天还信誓旦旦说媳妇不会离婚,这才多久就打脸了,丢人!

汪小禾一直幻想自己的婚姻也会和父母一样,夫妻两人恩爱,婆家娘家通情达理。可自己落得如此下场,归根结底竟然是因为没有收彩礼钱。

其实说是也不是,彩礼只是表象,汪小禾婚姻失败的根本原因是没有看清男方家庭的人品便急急忙忙嫁了。

关于要不要彩礼,一直都是件难分难解的热门话题。结婚不要彩礼,婆家觉得你是倒贴来的,婚后对你轻视怠慢;结婚要彩礼,婆家觉得你是自己花钱买来的,使劲奴役你;结婚要彩礼,婆家负担得起觉得并没有什么,会把你当闺女疼;结婚不要彩礼,婆家觉得你乖巧懂事体谅人,也会把你当亲闺女疼。

要或不要产生的结局都是好坏参半,追根究底:婚姻幸不幸福其实和要不要彩礼没有什么本质关系;

如果你的婚姻不幸福,不过是你要嫁的那个人,那个家庭,一开始就不适合你。

彩礼虽重要,却也不是等价于婚姻幸福与否。抛开彩礼的表象,看清对方的人品,慎重对待婚姻,对自己负责,才是最重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