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是我第一个羞耻到想打码的女生……

↑↑↑大家好,今晚是秋名山车神.蝉主。众所周知,韩剧有三宝:癌症,车祸,治不好。泰剧呢,毁三观,社会主义哲学大法好。而日剧,车速最快,胆子最大。《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听这名字,是不是感觉一股小清新治愈风拂来?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看到了这张剧照:这是什

↑↑↑

大家好,今晚是秋名山车神.蝉主。

众所周知,韩剧有三宝:癌症,车祸,治不好。

泰剧呢,毁三观,社会主义哲学大法好。

而日剧,车速最快,胆子最大。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听这名字,是不是感觉一股小清新治愈风拂来?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想的,直到我看到了这张剧照:

这是什么虎狼之词?

这么刺激?

海报,信息量也好大。

于是,我立马mark住,敲下这篇文章。

知道你们也想看。

满口虎狼之词

就要配路子最野的片

这么野的片子,必须先一睹女主芳颜。

以保证质量。

甜美纯情的日系妹妹。

温柔齐刘海,温柔的栗子发色,温柔的毛衣为她披上一层“好嫁风"。

就是那种日本(包括我国)直男看了就呼“卡哇伊”的女生。

看图可知,她的工作跟画画有关。

女主叫小桃,一名小白领,在一家影视制作公司工作。

公司里还有阳光帅气的男同事,乐衷于帮女主修电脑。

无论是两人相似的衣品,还是女主看向男同事的害羞眼神。

我一度以为就是办公室小甜剧。

毕竟,女主说她至今还没谈过恋爱,暗恋帅气且热情的男同事这种事,很正常。

可常年单身狗的老蝉不想看别人恋爱刺激自己,准备弃剧时。

我看到了女主办公桌里的抽屉——

咦惹~在公司里放这么多套内衣,想要干嘛?

难道纯情小桃想上演办公室诱惑,饿狼扑食,直接办了男同事?

哦哟,好刺激。

后来,发现是我想多了。

但更加劲爆!

不是和男同事,是和5个男人。

没错,看似清纯可爱的小桃,其实是个“炮厂”老司机。

同时拥有5个“睡觉伴侣”,并分别命名为ABCDE。

5个男人,5种性格。

有温柔暖男,阳光热情的年下弟弟,立志睡遍所有职业女性的“多种男”,喜欢捣鼓“特殊癖好”的霸总男等等。

而小桃自己,当然也不是什么傻甜小白兔。

而是,保守大衣下的性感小野猫。

别人玩cos因为爱好,她cos也是为了“爱好”,只是有些少儿不宜。

5个男人中,A君,是小桃最喜欢的一个,也是她的“本命”。

也就是,对炮友动了情。

以为爱鼓掌为借口,其实动了想当正牌女友的心。

主要原因,长得帅。

长相确实是想和他一起漫步树下的那种日系帅哥。

看小桃这花痴的星星眼,喂,口水收收啊。

而且还温柔。

是会给女主穿围裙做蛋包饭那种又帅又居家的好男人。

相信你也看出来了,这捆绑Play绳子绑得很有艺术....

A君,是个有特殊癖好的日本boy。

但谁让他长得帅呢,还集温柔霸道于一身。

小桃完全抵抗不可,沦陷了。

(羞耻到不敢放出来的台词+1)

(羞耻到不敢放出来的台词+2)

(羞耻到不敢放出来的台词+3)

......

品品这羞耻度爆表的台词,日本的编剧是真的很敢写。

不过,尽管台词少儿不宜,画面还是播(bu)得(gou)出(jin)去(xing)的。

但建议还是自己一个人躲在被窝里观看,因为你会经常看到女主这样穿着跑出来:

以为他们在调情?

no,他们其实在谈判。

谈判内容:A君有了正牌女友,不是小桃。

A君说要结束他们之间的关系,但小桃不肯。

想着“他的女友才不会陪他玩这种游戏”,给自己安上了优越感和被需要感。

用“为爱鼓掌”的名义,做着一名小三都算不上的“睡觉伴侣”。

看到小桃抽着烟跟同事大谈特谈处女情结时,以为是气场全开的“大姐姐猎食记”。

直到看到对A君的妥协,甚至讨好。

才明白,老司机小桃并不是像刘玉玲,萧亚轩那样的霸气“御姐”。

而是讨好式的小女人作风。

公司里备着内衣其实是为了应对某个炮友突然的邀约和“性”致。

对特殊甚至过分的要求都有求必应,几乎从不拒绝。

只因她觉得,性爱是不用花钱的合理爱好。

同时睡5个炮友

她是放荡还是有病?

当然,最关心的还是小桃:

她真的从中获得满足了吗?

豆瓣里,有条评论说出了我的同感。

是的,女主小桃在剧里,实在太卑微了。

各种行为举止,看起来卑微到尘埃里。

被叫去约会,就从抽屉中抽出准备好的内衣,匆忙换上;对方有特殊性癖好,什么捆绑play……

想要什么,她就给什么。

撞上生理期,更是把她的卑微放大到极致。

有热血沸腾,兴奋于碧血洗银枪的。

有欣喜若狂,庆幸不用做安全措施的。

甚至她还要为此说声“对不起”。

但也还是有尊重小桃的。

比如让她好好休息,乖乖睡觉的A君。

虽然有了女友还约P很渣,但确确实实懂女孩子想要的温柔不是?

怪不得小桃喜欢他。

悲哀的是,小桃永远不会是他的女友人选。

就算A有正牌女友,小桃也心甘情愿留在他身边,降级成为A发泄欲望的工具人。

每次A和女友甜甜蜜蜜约会完回来,跟他约上一发后,总会患得患失:

他还愿意和我睡几年?

做着工具人的工作,却幻想着当正房的心。

无条件顺从的桃江,看起来可怜又可笑。

她看似满足了自己欲望,却又没有得到想要的温暖和救赎。

一次与A的床上幽会,正情到浓时,A的正牌女友来电话了,说待会过来。

小桃被迫捧着自己的衣服包包鞋子,被赶出了门。

真卑微啊。

可又能怎么办呢,是她自己要贴上去的。

为了掩饰自己的落魄,她找上了E君。

就是那个立志睡遍所有职业的女性的“多种男”。

小桃当然不喜欢他,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生理需求。

还需要一个人,陪陪她受伤的心。

说着不指望和谁走心,却又渴望有人陪伴,一日三餐起床晚安。

这不就是嘴硬说着不想恋爱,其实是找不到人爱的,现代青年男女群像吗?

27岁的小桃,看似潇洒,不过只是一个普通的社畜。

日子过得皱皱巴巴,时不时还得忍痛卖掉饰品维持开支。

对工作失去兴趣,却要经常被迫加班。

周末呢,列好了计划要收拾屋子,煮饭护肤做运动。

结果眼睛一闭一睁,刷刷手机就过完两天。

除了床上运动,没有任何其他的爱好。

当其他人都在为自己热爱事物努力时,小桃除了应“睡觉伴侣”的约再无消遣。

第4集有一处细节,小桃因为加班睡在了公司。

早上起来换衣服,脱得只剩小背心时,被不小心闯入的男同事看到。

她的心情居然是高兴,而不是羞耻。

似乎暗示,在男性面前展现吸引力,已经成了她获取认同和满足感的重要渠道。

说透了。

每天忙着滚床单的桃江,不过只是在以“性”为名,麻痹自己无聊空虚的生活。

看似羞耻胡闹

实则捅你一刀

在小桃患得患失的同时,她的其他同事也各自陷在与“性”相关的怪圈里。

从未谈过恋爱的腐女闺蜜小梅,日常沉迷男男CP。

人生目标是,成为注视男男情侣为爱鼓掌的观赏植物。

当有男生向她发出丘比特信号时。

比如被合作公司的同事看上。

小梅的第一反应不是害羞更不是惊喜,而是:

恐慌+起鸡皮恶心。

看起来憨憨的肌肉男,每天却隔着网线窥探前女友的社交生活,2020年了还在坚持着处女情结。

得知前女友结婚后,上了恋爱app,找到了一个女朋友。

哦,不,是“男朋友”。

楚楚可怜的样子,这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差点心动的女装大佬。

整个办公室里最勤恳的小胖,却爱上了风俗店的女郎。

省吃俭用打几份兼职给人家买奢侈品,不求回报,只想博爱人一笑。

可对方表面温柔,背地里只觉得他是个油腻恶心的肥宅。

看起来清爽帅气的小哥,实际上却是个比桃江段位还高的炮王。

对,就是开头和咱们小桃搞暧昧那个。

品品他的撩妹手段,真是好渣却又根本拒绝不了。

只能说,妹妹,你保护好自己。

老蝉一度以为小桃和他之间会产生情愫,后来发现我可能太天真。

古语有云,兔子不吃窝边草。

更别说是同类。

两人互把对方都摸得门儿清。

他甚至还把跟他睡过的女生归纳总结,分成了三大类。

第一类。

不是享受为爱鼓掌的快乐,只是喜欢被人需要的满足感。

第二类。

需要层层扑倒的“被动型”。

但这种女生,一般会在完事后产生依赖情绪,并尝试对未来抱有畅想。

第三类。

就是单纯的对“为爱鼓掌”感兴趣。

享乐主义者。

女主小桃看似是潇洒的第三类,实则在第一、二类中纠结矛盾。

渴望被人需要,也希望有人爱。

只是事与愿违,为了满足欲望,填补空虚,也能和不喜欢的人睡。

同一个办公室性癖好各不相同的五个人,每个人的生活都残缺不全。

但每个人都在自己的小世界里一意孤行。

这部剧外观看似胡闹,其实认真地在探讨现代人的生活群像,也深谙现代人的各类成瘾问题和寂寞空虚。

不止性,也不止恋爱。

无论是小桃看似开放的性观念,夸张猎奇的角色设定,还是其他主人公不稳定的三观。

都扒开了很多现代男女,在两性关系中赤裸的一面。

剧里每一种放浪不羁却又寂寞空虚的生活方式,不过是反映当前现代人空虚常态的镜子。

无论是用性欲掩盖空虚的小桃。

强迫自己接受“男朋友”填补缺爱缝隙的肌肉男,还是给风俗女花钱的肥宅小胖。

在放纵的性生活之下,剧中的每个人都在逃避着现实中的问题。

“下辈子我再好好过”可以是活在当下的鼓励。

却也是女主在面临自己解决不了的难题前的,逃避借口。

下辈子,一定只和喜欢的人睡。

这句话,你听到了什么?

是和女主小桃一样,“一边觉得这辈子将就过得还行,也期待着下辈子能更好”的乐观。

还是听出了台词的“嘲笑”?

或许要做的,是这辈子该想清楚什么才算是“好好过”吧。

最后,不免恶毒一句。

“下辈子再好好活,这辈子就烂一点吧。”——当代恶臭年轻人群像

不点个“在看”,不准走!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微博:@蝉创意 |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