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老公是个“高情商的傻子”,结婚三天,姑娘果断离婚

文/夏莫01婚姻就像是一把锁,将两个人的生活牢牢地锁在了一起,但是这个在一起的前提却是两个人在思想上有所共鸣。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而这个追求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有精神上的。正如《名贤集》所写:“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如果一段婚姻,缺少了精神共鸣,

文/夏莫

01

婚姻就像是一把锁,将两个人的生活牢牢地锁在了一起,但是这个在一起的前提却是两个人在思想上有所共鸣。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追求,而这个追求不仅是物质上的,更是有精神上的。

正如《名贤集》所写:“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如果一段婚姻,缺少了精神共鸣,那关系自然会变淡。

婚姻,是一次修行,在这条路上,不论是男人还是女人都是任重道远。步入婚姻的男人和女人必然是经过深思熟虑的,只是为什么依旧会有很多破碎的婚姻呢?

细细推敲,便可以发现,因为两个字:利益。

但是,只有利益的婚姻,往往脆弱不堪。夫妻之间要追求的不仅是物质,更是精神生活上的默契匹配。

就像,马克思曾说:“没有爱情的婚姻是不道德的婚姻,只有爱情的婚姻是不现实的婚姻。”

婚姻中,不仅要有爱情也要有物质基础,而建立起二者联系的那就是夫妻之间的价值观。

02

结婚,总有各种各样的习俗,这样的习俗虽然随着改革开放越来越淡,但是结婚作为人生中的一件大事,有些必要的习俗依旧是不能少的。

而婚礼习俗中的彩礼,是男方对于女方显示出的诚意,更是对女人的一份保障。

白露是个独立自信的女人,可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她曾经有过一段短暂而又失败的婚姻,一切还要从两年前说起。

在大学的时候,她交往了一个非常优秀的男朋友张磊,张磊在学术研究上很有天赋,智商很高,深得导师的欣赏。

白露和张磊的感情很好,毕业之后也顺理成章地准备起了结婚的事情,白露原本以为幸福的生活向自己张开了美丽的翅膀,最后却发现不过是她将一切想象得太过美好。

张磊是普通家庭出生,家里为了供他读书,已经耗尽了所有的积蓄,所以在结婚时,连买房子的首付有一半都是白露娘家出的,更别说彩礼了。

在商量结婚的时候,张磊就说不想给父母增添负担,意思是不想出彩礼,而白露也十分体贴,也同意了。

为了彩礼这事,白露没少给她父母做工作,在白露心里,彩礼只是面子上的东西,只要张磊足够爱她就可以了。

尽管,白露的父母很是担忧,说:“一个男人,连娶你的能力都没有,将来拿什么来爱你?一万两万彩礼,也是一份真心,可他偏偏一分钱不愿意出,你还想着嫁她,是不是傻啊,闺女?”

白露坚持,她说他爱她,往后余生,只要他们之间互爱,就一定能过上好日子。

女儿太过坚持,白露的父母也没有办法。最后,张磊没出一分彩礼,娶了白露。

虽然张磊没有准备彩礼,但是白露娘家还是给女儿准备了一份体面的嫁妆,父母不想让女儿在婆家吃苦,便陪嫁了十六万嫁妆。

然而,婚后第二天,张磊就对白露说要平分嫁妆。

白露没有想到张磊会提出这样的要求,原本他没有拿彩礼,父母心里就已经有意见了,如今居然还大言不惭地要平分嫁妆,白露心里很生气,当天两个大吵了一架。

婚姻与恋爱是不一样的,婚姻中带有物质,而非只有爱情。

可是,婚姻是生活,需要两个人共同经营,对于利益,两个人应该保持一致,在价值观上,双方的观点是相同的,这才会引导婚姻走向正确的路。而当价值观产生偏差,则会影响两个人的感情。

03

俗话说“道不同,不相为谋”,这句话在婚姻中同样如此。

婚姻中,两个人同样承担着责任,婚姻是一个夫妻互补、携手共进的旅程,在这段旅程中,总会有利益的碰撞。

当发生这一切时,应该有相同的价值观来引导,三观相同的人才能走到最后。

因为平分嫁妆的事,白露和张磊两个产生了隔阂。可是,他们之间不仅有利益的问题,还有其他的责任归属,这些现实的问题,牵扯到了双方的利益。

一大早张磊便推醒了还在熟睡的白露,让她起床给一家人准备早餐,结婚那天太累了,她还没有休息好,不想起床做早餐。

之后,无论丈夫怎么喊,她就是没有起床做早餐。婆婆为此也有了怨言:“媳妇刚进门,就想使唤婆婆,我们家没有这个规矩。”

是的,张磊的母亲,是个懦弱的女人。自从她结婚以来,一直被婆婆压着,家里大小事,都是她一个人操劳。

好不容易,前些年,张磊的奶奶过世了,她才敢在家里喘气。从那之后,家里就是她说了算,也就是她当家做主了。

这些年,张磊的母亲与父亲的相处模式,就是父亲在外打工赚钱,家里的家务都是由他母亲操持。

他觉得,一个女人理应把家里大小事都打理好,做家务,照顾公婆,带好孩子,才是一个女人应有的德行。

那天,白露没有起床,张磊自己起床做了一家人的早餐,为此婆婆也不断念叨:“懒媳妇进门,只怕我们这个家,是要变了。”

张磊也知道,自己的母亲一辈子都很辛苦,他娶媳妇进门,就是为了以后有个人和他一起孝顺父母,一起帮忙分担家务,分担经济压力。

可是,进门的这个媳妇,他心里知道,她从小就生活在家庭条件优渥的环境中,跟她处对象的时候,就知道她连个鸡蛋都不敢敲碎,连个面条都煮不好。

也因为她条件好,事业一直很出色。只是,她从不做饭,每天都是在外吃点餐,她觉得做饭这件事太麻烦,也太难了。

04

婚姻与恋爱不同,两个人在恋爱的时候,只是在享受着感情中的甜蜜,很少会理性地思考。

而如果年轻的男人和女人一时被爱情冲昏了头脑,走进婚姻,面对现实的利益时,便会发现彼此的价值观有很大的差异,生活中处处是暗礁。

在结婚的第二天,张磊思考良久,对她说:“以后,这样吧,家务你做,我负责养孩子!我妈年纪大了,我想让她享享福。”

张磊的意思是说家里的母亲年纪大了,以后她照顾婆婆,做家务,而他来养孩子。

这些话,在白露听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原本,结婚是两个人的幸福生活,而现在看起来就好像她是这个家的保姆一样,伺候一家老小。

她反问道:“难道,我不用工作的吗?再说,你工资五千,我一月两万多,为什么要牺牲我?我回到家,也想好好休息的好吗?孩子我可以养,家务你来做,你看行不行?”

张磊不同意,想都没想,就回应道:“不行,我是个男人。哪有男人做家务的,哪有女人不支持男人事业的?”

张磊说以后他来带孩子,可是夫妻在婚姻里的责任并不是能够分得那么清楚地,在他工作忙的时候,在他经济上有困难的时候,难道她能袖手旁观吗?

白露心里很清楚,她以后每个月至少还要补贴家里几千元生活费不等。她加班的时间多,肯定顾及不到家里。

但是,张磊的骨子里认为,他娶回来的媳妇,就应该像她的母亲一样勤劳,对公婆毕恭毕敬。

而后,张磊又说:“我不花你的钱,以后生活上我们AA制,孩子我们共同养,生活开支一起承担,但是,孝顺公婆你也要承担一半,以后我爸妈病了,医药费你也得承担一半,你看行吗……”

她不明白,孩子以后还得带,还得教育,这些责任都是能够划分清楚的吗?终于,她忍不住说出了那句话:“抱歉,我准备离婚了。”

05

白露面对自己的爱人,心里非常失望,她没有料到结婚的第二天就面临了这些,她完全看不到张磊向她描述的幸福生活。

面对丈夫奇葩的要求,白露非常果断,结婚三天,立刻选择了离婚。

离婚后的她,现在学会了自己做饭,学会了自己洗衣服,并且更加努力生活。

她说:“我是个女人,我不会为了取悦公婆,就活得不像我自己。我老公啊,看似情商很高,其实是个傻子,太喜欢算计了。以前固然有什么不对,但是,我不会为了取悦一个人,而牺牲自己的全部。我会做饭了,但是往后,我都是为了取悦自己的胃而下厨。”

这场婚姻,婆婆一直觉得,这么懒的儿媳,离了是好事。她这辈子,就想让儿子找个听话的媳妇,以后她可以享享福。

但是,婚姻其实是夫妻两个人的,当掺杂了家庭利益,则会影响到两个人的感情发展。

在婚姻里,当利益大于了感情的价值,那么,感情则会渐渐淡漠。

两个人的价值观对婚姻影响很大,一旦两个人的价值观有偏差,那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就会越来越远,即使一开始相爱,可是最后也会因为彼此的价值观而渐行渐远。

婚姻不完全是感情的碰撞,更多的是利益的结合,需要夫妻两人有着相似的三观,才能够共同分担生活中的责任,承担婚姻里的压力。

如果两个人三观不同,两个人永远不在一个频道上,那么是无法真正融合在一起的。

白露与张磊短暂的婚姻,正是由情感的碰撞,缺乏理性的思考,最后毁于价值观的不同。

白露觉得既然结婚了,那就是一个人变成了两个人的整体,婚姻不是一个人的事,不能只靠一个人的付出。

经济各自管AA制生活更是白露所不能接受的,她在婚姻里只有付出,而看不到任何的回报,这样的婚姻模式摧毁了她对未来的信心。

夫妻之间如果产生价值观冲突,那就会产生磨合期,同时也会产生利益冲突。冲突越大,婚姻的缝隙也就会越大。

06

婚姻,会让感情回到现实,一切感性的东西都会变得理性,好的夫妻两个能够心平气和地谈钱,能够直面婚姻里的坎坷,更懂得为对方分担。

婚姻,需要的是灵魂上的依靠,两个人三观的契合程度会影响着婚姻的良好发展,也预示着婚姻中的幸福指数。

梁宏达也说过:“夫妻要想生活得美满,价值观一定要相似,最好是相同,俩人才能够志同道合,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块使,这个婚姻生活才能美满。”

在婚姻中,最重要的是彼此的价值观,婚姻是平淡生活的累积,总会有各种利益的纠葛,而人都是自私的,在利益产生冲突的时候,总会本能地选择保护自己。

在婚姻里,别做一个高情商的傻子,过度的精明与算计,反而会得不偿失。

当对方将利益置于感情之上的时候,会让身边的伴侣感到很失望,很心寒,如果一段婚姻只是利益的牵绊,白头偕老也就成了一句空话。

物质是生活的基础,但是真挚的感情却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当遇到一份真诚的感情时,一定要懂得珍惜,懂得呵护。

-END-

今日话题:

你觉得白露应该怎么做?

欢迎留言讨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