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能想到的最美好,就是睡你

心儿说:昨天连载让林澄和戴茜来客串了,有读者宝宝说我怎么把其他连载的人搞过来了……心更委屈啊,这是我写的啊!记住啊,还有楚靖和钟小童也在来客串的路上呢。什么时候客串?看你们的殷切期盼程度了哦…… 01 本儿心 季知理早就看到了陈臻走过来,看到她不直接进来,

心儿说:

昨天连载让林澄和戴茜来客串了,有读者宝宝说我怎么把其他连载的人搞过来了……心更委屈啊,这是我写的啊!记住啊,还有楚靖和钟小童也在来客串的路上呢。什么时候客串?看你们的殷切期盼程度了哦……

01

本儿心

季知理早就看到了陈臻走过来,看到她不直接进来,竟在落地窗外面看他和戴茜说话。

他心里笑了一下,却不动声色地对戴茜说:“你男朋友喜欢吃什么?”

戴茜看着季知理,“嘿,好难想象季医生今天约我呢,之前我们塑料花姐妹团很多人约过季医生吧?”

“啊?”季知理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好像在专注地看菜单。

戴茜笑起来说:“你少装啦,我知道她们好多人直接给你写过小纸条,或者直接等你下班什么的,都说从来没有约出来过,说你不和我们在诊室以外的地方见面,但是今天是你主动约我的哦……”

季知理刚要开口,戴茜又补充:“准确地说是约我男朋友,让我作陪。难怪她们当时怀疑你不是直男。”

她本来想凑过去看季知理点的菜,没想到正在认真看菜单的季知理蹙眉,一侧身竟躲过戴茜的突然亲近,“我马上就可以证明了。”

戴茜大笑起来:“我早就知道啊。精致的外表下其实是个小糙爷们性格,毕竟我在美帝见过你光着膀子满场飞奔打球的那股子狠劲……”

她一边说一边笑起来:“但我觉得那群姑娘也不咋地,所以不想告诉她们。”

季知理已经把菜点好递给了服务员,抬起头看着戴茜说:“你最近真的精神状态好很多了,作为你的医生,我还是很关心你的,不过有件事情拜托你,是真的要把你当姐姐拜托…”

季知理说完不经意一瞥,刚好看到陈臻回过头撞到林澄怀里,还很花痴地看着林澄笑。

醋王马上有点不爽,但有求于人,依旧好脾气地与戴茜继续说话,戴茜听了也露出些许惊讶的表情,林澄与陈臻已经一起走了进来。

果然四人就坐好不久,戴茜就对林澄说:“季医生说要把女朋友托付给你……”

林澄马上低下头,一口果汁喷到地上。

陈臻正在懵,看季知理要变成喷火霸王龙,戴茜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你们三个为什么反应这么大,难道我说错了吗?季医生你刚刚自己跟我说的……”

02

本儿心

陈臻看了一眼季知理,他表情依旧不好,但又冷冰冰地说:“是的,没错。”

他把手放在陈臻的肩膀上,还是很吃醋地对林澄说:“拜托你了。”

“什么?”

林澄都不敢吃饭了,偷偷瞄了一眼戴茜,戴茜一直在笑,才又对季知理说:“他应该也不能做主吧!”

戴茜这才对林澄说:“季医生的女朋友是插画师,想什么时候让林蓝姐指点一下。”

林澄嘘一口气,倒是陈臻难以想象自己的耳朵。

她先对戴茜说:“其实我现在还算不上是插画师…不过林蓝是那个著名画家吗?”

林澄马上反应过来,他看着陈臻笑起来:“怪不得我在外面看到你,就觉得你身上有一种沉静的气质,那气质和我姐姐很相像。”

他刚说完,季知理就把手搭在陈臻肩膀上宣示主权:“小陈还很小啊,她叫我都叫哥哥的。”

陈臻回过头看他一眼,戴茜也说林澄:“别人看到美女就说是妹妹,你就总说是姐姐,这毛病得改。”

林澄求生欲暴涨:“我是说气质的了。你看看季医生和小陈多恩爱,小戴,我们不能输哦……”

他去牵戴茜的手,戴茜笑起来,但是手放到桌子下面说:“再叫次小戴试试。”

林澄求生欲MAX:“姐姐我要添饭。”

戴茜给他狠狠加了一勺饭,看过陈臻,向她解释道:“他小我6岁,所以我要教他懂礼貌。”

她一边继续优雅微笑,但是明显咬紧了牙关,她一只手在桌子下面一直没有上来,林澄突然不忍了,大声向陈臻呼救:“她天天家暴我,小陈你说我要去哪里投诉?”

陈臻对这对CP的相处方式表示啧啧称奇,勉强圆场道:“我也比小季大。”

戴茜看了一眼季知理,对陈臻说:“你说这个我就想起来了,当时看到他回国的时候我很吃惊,心想这么快就修满学分毕业了吗?对了小季你提前了多久毕业啊?”

季知理本来在享受美食,突然没夹稳菜,说:“也没有提前很久啦。”

陈臻嗅到一丝不对劲,但是看了一眼现场气氛,什么都没有说。

03

饭后,陈臻主动牵了季知理的手,在夜幕中往家的方向慢慢地走。

那天晚上月亮很亮,陈臻的心里很暖。

她也很激动,“你听到林澄真的答应我了吗?说这周就带我去见他姐姐。画家林蓝诶!”

她是林蓝的小粉丝,早就听说过林蓝有投资一家咖啡厅,里面有她的画作,虽然那家咖啡厅消费不便宜,她为了观摩林蓝的画作,还忍痛去过好几次,有次也遇到林蓝,但是她好像有心事,一个人坐在窗边看着窗外,陈臻也没好意思前去打扰。

她继续向季知理表达自己对林蓝的景仰之情:“我好多年前在学校见过林蓝画家一次,当时被惊艳到,没想到她人会那么美。难怪她弟弟也生得那么好……”

她话没说完,果然旁边的小醋王又有反应了,“他好看?”

陈臻笑起来说:“他是也挺好看的啊,但你干嘛这样去比。他是戴茜的男朋友,你是我男朋友啊。”

季知理这才好像被打了一针安定,不再暴走,对陈臻说:“今天是月中了吗,月亮很圆。”

他指着天上的月亮,确实像一轮橙圆的超级月亮。

陈臻抬起头看了一眼月亮,再对他说:“你怎么会想让林蓝画家亲自指点我啊,其实我都诚惶诚恐。”

季知理低下头笑起来:“希望你成为你想成为的人。”

陈臻听到这句话有点耳熟,好像是她第一次去他家画画的时候,他对她说过。她突然有点热泪盈眶。

想起她上高二的时候,老师家访说她成绩不太好,不一定能考上大学。

秦女士当天听了就一夜没有睡觉,嘴上虽然不说,但第二天早上就对她说:“你不是喜欢画画吗?我觉得你画得很好,你可以当美术生啊!”

当时他们小城有一所职高,有个美术老师很出名,常来秦女士的私房菜馆吃饭,秦女士后来就一直拜托那个老师辅导陈臻,并且平时很吝啬爱财的秦女士,寒暑假还出钱送她去北京和杭州去学习。

陈臻想起秦女士,眼睛微湿。

“你不是说你师兄说你基础功不太好吗,我感觉你师兄也没有多厉害啊。所以就让林蓝看看你到底可不可以啊?”

有人还是很膈应沈端啊。原来这才是真正的原因吧,陈臻笑了起来:“如果说不可以呢?”

“那就继续学习吧。世界上大部分职业都比拼不到凭借天赋的程度,其实都是累积经验的过程。”

季知理耐心说话的样子,总是特别温柔。

但是没想到陈臻突然定住:“季知理你把你身份证给我看看?”

他竟然愣了一下,“你警察啊,我又没犯法。”

“你到底小我多少?”

他看了看旁边一家便利店,转移话题:“吃草莓和酸奶吗?”

他跑去买草莓和酸奶,陈臻看着他的背影,想起他认真看书的样子,睡着以后的样子,温柔地说要经验累积的样子,再回来朝她走来的时候,感觉空气都是草莓味的。

“今天本来过得很凌乱。但现在突然觉得很美好。吃了美食,看了帅哥。”

陈臻笑嘻嘻地说,果然就被季知理弹指敲了一下,“哎哟。”

“疼吗,我都没有用力气。”他马上去看她的头,问她。

陈臻仰着头,看到还有倔强的晚樱在月下飘摇,问季知理说:“我们小季觉得世界上最美好的是什么?”

季知理也仰起头看花枝,陈臻以为他会说,樱花和月亮。

没想到他看了很久,然后笑起来说:“睡觉,和你。”

陈臻初听到的时候,心里的奶油澎了出来,融化了。

好像月下花开了一样,他突然牵住她手往家的方向跑了起来,边跑边说:“睡觉和你,简称就是睡你了。”

陈臻:……

04

本儿心

陈臻第二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在边上窸窸窣窣找了半天,说:“季知理你起床啦,你说你今天有早会的。”

他嗯一声翻了个身,手一扬,把在床边把弯着腰找东西的她捞上床,又搂着她继续睡。

“你起来啦。我去洗头。”

陈臻想推开他,他迷迷糊糊捏起她一抹头发,睁眼看了一下,“你有白头发了。”

“读高三就有了。再说我比你老。”

“自古美人如名将。”他没头没脑地闭着眼睛说。

“你没睡醒啊?”

“下一句是什么?”

陈臻想了一想说:“不许人间见白头。你嘲笑我啊?”

季知理突然用力抱住她:“等你白头的时候,也要这样,我睡觉,你在我身边吹头发。”

他说完好像即刻睡着了,很安宁,像一个小孩。

陈臻又被他暖到,轻轻推开他自己下床去洗头。

吹头发时候还一直想着他说话的神情,再小心翼翼去叫他时,比平时都温柔很多:“季知理起床啦。”

“我为什么在你家啊。”他懵懵地起来找鞋。

陈臻倒抽一口气,心想这人真是每天都在不断的积蓄好感再一口气败掉,“昨天你死皮赖脸要在这里过夜啊。”

“哦,好像是的。”他突然想了起来,“对了今天要开早会,不是说让你早点叫我吗?”

“我叫你了呀,你还在说不许人间见白头什么的,忘了?”

“是吗,我说过吗?梦话吧?”

他一脸懵逼的穿上衣服,理了一下头发,头也没回就滚回了他自己家。

陈臻想起她洗头发时候的春心荡漾和满腔柔情……

恨不得掐死那个容易感动沉醉在幻想的爱情中的自己。

05

本儿心

陈臻准备去上班的时候,听到门砰砰地响,她打开门,看到季知理站在门边上,春风灿烂看着她。

“怎么啦?”

“一起走啊!”他伸出手,牵住她,两人晃晃悠悠走下楼,他突然脑洞大开:“你说昨天月亮那么圆,为什么没有星星?”“有吧,可能没有很亮的星星。因为空气污染了,一些小星星我们看不到了。”

“哦…”季知理若有所思一顿,突然看着她说:“是这样的吗。”“网上这么写的。”

季知理突然停下来看着她眼睛说:“不是吧?”

“那你觉得是什么?”“星星去你眼睛里了,天上才没有了。”他笑起来说,“好了,你去坐地铁吗?别人搭讪不要理睬。”

他扬扬手,和她再见。陈臻看到一辆车在小区门口停下来,他跑了过去直接上了车。车有点眼熟,她想起是上次他们看完电影后偶遇的那一辆。

陈臻看着那辆车开走,若有所思,又有一辆车车也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她以为是等她过马路,看到车窗打开,实习生小新对她说:“好巧啊,陈老师。上车吧!”

陈臻也笑了笑,想起今天确实有点晚了,直接上了车。

“小新你家真的住这边啊?”

“你以为我上次是特地送您的吗?”小新反过头看她一眼,笑了起来。

“小新,你笑起来很像一个暖男啊。”

陈臻想起小新刚来实习时,常常一个人站在天台,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她在天台喝咖啡时看到过他好几次,甚至担心他自杀。

小孩子得句表扬都会很开心,季知理是的,小新也是。

他很高兴地把广播开大,过一阵把车停在路边,对陈臻说:“我去买咖啡哦。”

过了一阵小新回来,递给陈臻一杯馥芮白。

“小新,你都记住我喜欢喝什么咖啡啦。”

陈臻说完马上在手机上给他转账,但是他马上说,“今天就不用给我转钱了。”

“那不行,你还在实习。”

小新笑了,一边开车继续说:“陈老师,今天其实我想告诉你一个秘密。”

“秘密?”

“对啊,你不能告诉别人喔。”

“什么秘密?”

“管老师是我妈。”

陈臻笑了起来:“小新你为了逗我开心故意地吗……”想起当日房东太太来找她的情景,笑容突然凝固,将信将疑问道:“是后妈吗?”

小新点点头,陈臻几乎一口咖啡要喷出来,她一直觉得小新不够开心,还经常呼来喝去叫他干活,没想到竟然是个小太子爷。

“就是担心你是这样的反应,所以我才今天才告诉你的。”小新笑了起来。

陈臻想了想,再对他说:“那你为什么不去你爸爸其他的公司实习啊?你和管老师感情好吗?”

“一般吧。我每个假期会在集团不同的公司实习啊,但是我很高兴来这里实习认识了陈老师。”

小新老老实实地看着她说,他其实不像一个富二代,很拘谨,平时在公司总是对每个人都是毕恭毕敬的样子。

陈臻想起他爸爸那么多的花边新闻,心里想,也许风流的额度,被他爸爸透支了。

咖啡要喝完了,公司也要到了,这一路信息量太大有点消化不良的她看着小新说:“小新谢谢你信任我,告诉我这个秘密。”

小新笑起来对她说:“我实习了几家公司,就只告诉陈老师了……”

“啊。不好意思你刚说什么了?”陈臻抬起头问小新,她在回季知理的信息,她之前有问他有没有赶上早会,他说好险,然后又问她下地铁了吗。

陈臻刚想说坐了小新的车,想起他马上会醋,就答了一声“嗯”。她发完信息,发现小新没有把车停在公司同事常常停的停车场,反而停在大部分人并不知道停的负三楼。

好像前不久很多人提意见说车位不够,要求开放负三楼,但是物业并没有答复已经开了。

小新竟然驶了进来,或者确实因为他身份特殊?但是负三楼都没有完全开放,路灯都只有零星几盏,空荡荡地,只有很远停着几辆报废车,气氛竟有一些阴森。

陈臻刚想问小新,为什么停这边,就听到他对她说:“把咖啡杯给我吧,这里有垃圾袋一起扔。”

陈臻心里有点害怕,但还是继续表扬他:“你真的是个暖男。”

小新没有回应她,她看到他把她的咖啡杯一手握紧,扔到车载垃圾桶内。突然脖子左右扭了一下,随即把他西装脱了下来,开始解衬衣的扣子……

陈臻看到四周完全没人,光线黯淡,瞄了一眼手机,心里十分紧张地想,他要做什么?

责任编辑:周盼铃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