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友婚前提出“为母养老”计划,男友:我不给贪吃好睡的岳母养老

文/夏莫01爱情就像是两根筷子,搭配在一起才能好好的工作,一支筷子太长,一支筷子太短,是没有办法好好拿在手里,吃一顿饭。最好的爱情状态就像是《麦琪的礼物》中描写的那对小夫妻,你为了我卖掉了金色的长发,买了金表的表链,而我为了你卖掉了金表,换回了你喜欢的一套梳子

文/夏莫

01

爱情就像是两根筷子,搭配在一起才能好好的工作,一支筷子太长,一支筷子太短,是没有办法好好拿在手里,吃一顿饭。

最好的爱情状态就像是《麦琪的礼物》中描写的那对小夫妻,你为了我卖掉了金色的长发,买了金表的表链,而我为了你卖掉了金表,换回了你喜欢的一套梳子。

虽然最后都没有得偿所愿,但是两个人都愿意为对方付出自己的一切。

爱情是一个漫长的旅程,婚姻更是如此,如果在此期间让一个人一味的付出,那么很快就会对此关系感到绝望。

爱情里可以容忍很多的不平等,但一定需要在为感情奋斗上做到平衡。

郭敬明说:“不求回报的爱不叫爱,叫犯贱。”

爱情里两个人可以什么都不计较,但是婚姻中两个家庭也牵扯其中,如果要求的太过分,再多的爱也都于事无补,会让另一个家庭都像陷入沼泽中,不能自拔。

02

谈恋爱时,谁也不知道婚姻会呈现出一幅怎样的模样,但是,女人和男人都会将它憧憬成一幅甜美而浪漫的画卷。

小莲是单亲家庭,她跟着母亲生活了多年。以前,小莲的母亲总是埋怨,带着一个拖油瓶生活,说带着女儿误了她一生,不能再嫁个好婆家。

是的,小莲的母亲一直将自己不幸的遭遇,统统都归结到了女儿小莲的身上。不可否认,她一个人拉扯小莲长大,确实付出了很多。而小莲也知道母亲辛苦,所以念完初中就没有再上高中,哪怕她的成绩是全校前几名。为了选择减轻母亲的经济压力,她选择读了中专。

念完中专,她便早早出去工作了,也是从那时开始,自从小莲有工作之后,她就一直养着母亲。本来娘俩日子过得很苦,但是小莲挺争气的,工作虽然辛苦,工资不是很高,但也足够娘俩生活。

在那时,她从来没有想过,自己需要多攒钱。她努力工作,只有一个愿望,让妈妈过上好日子。她从内心深处,也觉得是自己耽误了母亲一生,她应该为她的晚年生活负责。

其实,小莲的母亲那时还不老,还不到五十岁,但是女儿上班后,她就再也没有去上班了。成天在小巷子里打牌,或者和左邻右舍闲谈。

在她24岁那年,小莲收获了新的爱情,同事孙川很喜欢她,感觉她是个踏实上进的姑娘,两个人在一起三年的时光,走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小莲反复强调:“我妈带大我不容易,我没有别的要求,就是希望你一定要和我一起孝顺我妈。”

她也讲述了母亲的辛酸历程,父亲在她很小的时候,就抛弃了她们娘俩外出打工,在外面又成了个家,回来就离婚了。当时母亲没有工作,靠打零工把她养大。

在小莲心里,这件事让她受到了严重的伤害,所以,小莲打心里是不想结婚的,总是害怕,自己找的男人也会像父亲那样不负责任。

小莲总是会问孙川,他会不会爱她一辈子,会不会离开她。也总是说母亲是她最放心不下的唯一亲人,她是母亲的依靠。

孙川知道她的伤很难愈合,所以很有耐心,并且尽力满足她们娘俩的要求,自己只要有休息时间,就去“准岳母”家送东西,帮忙干一些力所能及的活。

小莲看在眼里也很是感动,但是想要让自己的心扉完全打开似乎很难,她不断在想怎么能保障她们母子俩的生活更好,而很少去考虑孙川的感受。

在生活中受到父母感情缺失的伤害都需要有一个自我疗愈的过程,在这期间很容易丧失信心,但一定要坚持自信心。

03

小莲和孙川打算结婚了,但是她却一直都在一味的帮助母亲,给她足够的生活费,给她买各种衣服鞋子,给她去旅游的费用……

原本,孙川打算婚前买房,也和小莲说好,一起存钱。可就因为小莲无节制的给母亲钱,母亲也无节制的找女儿要钱花,导致一直都存不了多少钱。

小莲想着结婚后,母亲孤苦无依,对孙川说:“我们要是结婚了,我的工资要全给我妈,咱过日子的钱都得你出。我嫁给你,我妈就是一个人了,我不想她日子过得太苦了。”

孙川并不赞同小莲的想法,想说服小莲回归自己的小家庭。

他说,两个人一起过日子,可以一起赡养老人,可以供老人吃喝,也可以给她一部分钱,但是一个人的工资都给她,不合适。

小莲说:“不给也行,那你要拿出二十万彩礼,让我妈留着养老。以后,我赚的钱就不用拿出来了,可以和你一起养家糊口。”二十万,孙川拿不出这笔钱,但是不想放弃小莲,想再商量一下。

孙川来到小莲家里,对小莲好言好语的商量。但是小莲一听孙川不愿拿钱出来,就当即有了情绪说:“你口口声声说爱我,要娶我。可是要你拿出点诚意来,你都不愿意。二十万多吗,我妈养我都不止花了二十万。”

孙川态度坚决地说:“我娶你可以,但我绝对不给贪吃好睡的岳母养老。你妈又不是不能动了,她现在也不是不能工作了,你看她成天就知道打牌,白天睡到十一点才起,说真的,我一点也不想为这样的岳母养老!”

而这些话,都让岳母听见了,岳母生气地说:“谁贪吃好睡了,我辛苦了一辈子,把女儿辛苦拉扯大,就想晚年能过得轻松一点。你爱我闺女就该心疼我,要么我闺女工资还是都交给我,要么就给我二十万,没得商量。”

孙川解释着对小莲说:“我并不是不愿意出钱,只是你一味帮助你妈,让你妈在还可以努力的年纪过于依赖我们,那我们以后的生活怎么办?以后,我们怎么养孩子……”

“再说你母亲身体还很好,做点零活,打个零工自力更生是没有问题的,如果真是需要花钱,我们再想办法也不迟。”

孙川觉得他表达得很清楚,可小莲还是什么都听她母亲的,对孙川毫不犹豫地说:“分手吧。我不想嫁给一个不愿为我妈养老的男人。”想以此来逼迫男友答应她的要求。

本来孙川在这段感情中就付出了很多,也从不跟小莲计较什么。可是小莲对自己这么绝情,也让孙川伤了心,他想和小莲共同创建美好的生活,小莲却只想到了她母亲,没有他和以后的婚姻生活。

最终,孙川退婚了。小莲也并不知道自己错在哪里,觉得是孙川爱得不够深。

每个人的能力都有限,过于承担不该承担的责任是,只会让自己和这段感情累垮。

04

结婚,不仅仅是两个人的事情,也是两个家庭的事情,当一个家庭只懂索取时,另一个家庭也会不堪重负。

《安家》里卖包子的老严夫妇,让所有人都很心疼。这两个老人辛辛苦苦一辈子,给儿子在上海全款买了套房子。

儿媳因为怀了孕,要求房子写上自己的名字,并且结婚后就让母亲住进来照顾自己。当老严夫妻两个的包子铺出现了问题,用三轮车拉着行李想去儿子家住,发现没有老两口的位置。

儿子只说了一句话:“爸妈,你快走吧,我有空的时候去看你们。”

亲家母更是如此:“背这么大包袱来洗衣服吧,哟,还要在这吃饭再走吗?”

老严两口子只能说是路过这里看看,连房门都没有进,两个人回到了包子铺,睡在一堆杂物中,连张正儿八经的床都没有。在外人的帮忙下,找到了新的门店,有了落脚之处。

两个家庭的包袱全部压在了老严夫妇的肩上,让他们的生活不堪负重。

而小莲就是太注重母亲的生活,让她与孙川的爱情在还没有迈入婚姻时,就背上了一个沉重的包袱。

虽然说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但是一个家庭太强势,要求的太多,这种安全感和舒适感,是建立在另一个家庭的痛苦之上的,也难真正获得幸福。

孟子说:“孝子之至,莫大乎尊亲;尊亲之至,莫大乎以天下养。”

做子女的,想要为父母尽孝,也需要考虑到自己的小家庭能否承受,也要想想在考虑一个家庭时,是否让另一个家庭陷入了水深火热中。

在感情里自立,在能力上正确评估,才是真正地对自己和对亲人负责。

弗罗伦斯·伊萨克斯说:“承担义务是幸福而长久的婚姻关系的基础。”

而承担义务是夫妻双方都需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一方凌驾于另一方之上。不要太自私,用自己的思维方式和态度伤害了真正爱自己的人。

就算是对方百般迁就,进入了婚姻,但是这种婚姻也是埋藏着很多隐患的,有些路还是要靠自己去走。在婚姻关系上,双方家庭都是平等互助的,这样才能更好地经营婚姻。

不管与父母走过了多少艰苦的岁月,但是一旦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就不能把亲情里的责任强加在婚姻里。

结婚后,你可以多去看望父母,多陪陪父母,也可以适量的给予一些生活费,但不能让婚姻里的付出失衡。

在父母有能力去赚生活费,靠自己的劳动去维持生活时,可以多顾及自己的家庭,经营好自己的婚姻。同时,在精神上多关心父母,陪伴父母。孝顺,有时不一定是金钱上的满足,可能需要满足内心,丰盈内心。

想要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最好的方式,是让自己变得更独立,更有赚钱的能力,这样才不会影响到婚姻。

-END-

今日话题:

两个人相爱,应该怎么对待双方的家庭?

欢迎留言讨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