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快四月份了,还没有一次正式的约会

往常到了这个时候,早就该收起厚棉衣,挂出薄外套,在打开淘宝购置些新内搭,但现在,任何事情都在滞后发生,包括一场新的恋情。新认识的男生微信聊了有小半个月,最开始我们互相分享居家生活,疫情有关的信息,还有为什么他的鸡胸肉总是煎成灰黑色的.期间他有说过几次“等到能聚
往常到了这个时候,早就该收起厚棉衣,挂出薄外套,在打开淘宝购置些新内搭,但现在,任何事情都在滞后发生,包括一场新的恋情。
新认识的男生微信聊了有小半个月,最开始我们互相分享居家生活,疫情有关的信息,还有为什么他的鸡胸肉总是煎成灰黑色的.期间他有说过几次“等到能聚众了,咱们一起吃个饭吧。“我说好啊,等等看。
那段时间几乎都在是睡前聊聊天,早上起来也会打个招呼,下午吃了什么也要发个照片.我和他都是单独住在各自的小区,身边没个能说话的人大概是想保持联系的原因。直到他的公司复工,他又提起吃饭的事儿,但我还是不太愿意离开小区,后来我们聊天的频率开始减少,他也不再给我分享复工以后的事情,我对打开对话框也失去了耐心。这几天我翻看相册,看到去年这个时候的照片,那会儿是换了新的发型,周五晚是固定出行日。有次化完妆准备出门,对着镜子拍了一张,穿着新买的黑色西装外套,口红是当时的流行色,时间显示是四月三号。我去年买的所有新衣服,都用在了不重样的春季约会上。可现在,整天出门拿快递,从头到脚就是一套,很枯燥,包括聊天时对方一提到见面,就跟说出了伏地魔的名字,不知道是待久了不习惯出门,还是在被病毒搞得看谁都戴上了危险滤镜。

微博上有人说,现在打开约会软件,首页都在提醒几步洗手法,还提示不要跟有症状的人接触。这哪是约会软件,明明是拒绝约会的移动端广告。我最好的朋友,年前还在跟暧昧对象喝酒吃饭,后来俩人各自回了老家以后,走向就完全变了,由于对方还没有复工,所以到现在都没有回北京。一月份俩人还聊得火热,互送新年礼物,二月偶尔说几句,关心下对方的生活,三月底了,聊天记录最新的内容是,“等我回了北京,就去找你啊。”之后再没说过话。等我回去就找你,等有空见个面,等疫情彻底滚蛋,就挺让人没底的,原本他就是主动的一方,之前尽管见不到,都还想办法找话去聊天,后来回消息越来越慢,人家不是在上网课,就是忙着家里的事儿。也不像刚认识的时候那样,做什么都会特地告诉他,很多事情也都是在对方微博窥探到的,那些原本可以拿来跟他分享,制造像之前那样的聊天契机,现在都变了。他不确定等到能见面,真的会收到对方的消息,也开始试着认识些新朋友,转移自己的注意力,但还是觉得很可惜。
这几天朋友去麦当劳外带汉堡,看到店里有两个学生,在面对面写作业吃东西,桌子上没有口罩,偶尔抬头说几句,看气氛就是在早恋。18岁以前是真没什么怕的,想见谁就去见,不像我们,但凡不是百分百确定关系的男女朋友,在这种时期,什么吃饭约会,恐怕都得往后放放。这一放再见面可就真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尤其是刚认识的阶段,本来还有点好感,这好几个月不见,超过三天线上不说话,都觉得没戏。就算是同在北京,也像异地交友,去趟超市都得寻思半天,口罩帽子衣服一次性手套,就算真能鼓起勇气出门约会,到地方可能都不太想摘掉防护用品,也不太好看,想想还是算了。春天最让人最期待的部分都已经死掉了,外面的空气,树木,阳光,还有想见到某人的心情,我手里有两张小区出入证,但不敢轻易把它交给任何人。真的很怀念被同事发现要去约会的那些日子,妆容明显精致地离开公司,踩着春天式小碎步挤进地铁,是跟任何人都不用保持距离的那种。等到疫情真的能结束,我希望能得到这场迟来约会的补偿。头图/ 阿仁Aaren插图 / 《将恋爱进行到底》「今晚22:22的报时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