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在被性侵,有人在求种

部分文字来自旧文章和好姐妹徐杉菜去年,一部名叫《就算敏感一点也无妨》的迷你剧在中国网络走红。披着甜剧的外衣,它其实是一本女性自我保护指南。两季,共20集,加起来也不过两部电影的时长,却看得人几乎全程脊背发凉。举几个例子——女孩信慧因为长得漂亮、身材姣好,是周遭
部分文字来自旧文章和好姐妹徐杉菜去年,一部名叫《就算敏感一点也无妨》的迷你剧在中国网络走红。披着甜剧的外衣,它其实是一本女性自我保护指南。两季,共20集,加起来也不过两部电影的时长,却看得人几乎全程脊背发凉。举几个例子——女孩信慧因为长得漂亮、身材姣好,是周遭一群男人的意淫对象。当然,他们没有真正意义上的“下手”,只是在群聊里“开玩笑”:“把她灌醉,然后拿下吧。”信慧的闺蜜有一位帅气又温柔的男朋友。某一天,男朋友想要拍下他俩“那个”时候的亲密视频。女孩想拒绝,却被各种规劝:“一个人太想你的时候,可以看。”“就是好奇啊。两个人一起看的话不是更兴奋吗?”“女孩不是都喜欢美美的自拍吗?这个和自拍就是一个意思啊。”深夜收到上级发来的信息,已经是性骚扰的程度。女孩很气愤,又有点恐慌。考虑到对方是同公司的上级,她最终选择,“算了”更可怕的是,在公司的卫生间发现了偷拍者。女员工要求公司出面解决,得到的回复却是:“不要总想着把事情搞大。”于是,偷拍者得以逍遥法外,而上厕所则成为了女员工的梦魇。每次方便之前,都要检查有没有可疑的地方,再用胶水、卫生纸、涂改液堵住那些洞孔。更多的故事和细节我就不说了,不胜枚举。必须承认,当初在看剧时,我一度觉得剧本来源于生活、但为了戏剧效果有所“夸张”。而现在,我想为那一刻的天真愚蠢道歉。戏剧怎么可能有现实残酷?这两天应该有人和我一样,又双叒一次被刷新三观——“韩国N号房事件”图源微博ID所谓“N号房”,并不是真实的房间,而是指社交软件Telegram上编号1~8的八个私密聊天室。当然,这些聊天室不是单纯用来聊天的,而是——方便“会员”观看或购买淫秽色情视频。而那些视频的主角,都是受到威逼利诱进而被性侵害、性剥削的女性(包括未成年少女甚至孩童)。根据类型、内容、交易等不同,八个聊天室环环相连。交了“会费”,便可以进入房间。其中,最“顶级”房间的会费高达150万韩元(约人民币8400元)。交最多的钱,也就意味着,能看到最多最变态的内容。说实话,院长以前总是避免过多谈及社会新闻或热点事件。总觉得大家都有自己的视野和判断力,不需要我来传递“负能量”。但这次,我实在忍不住了—— “来月经的东西”“N号房”里贩售和传播的视频,不是普通意义上的色情视频,而充斥大量反人道的内容。包括女性被胁迫在镜头前自慰、学狗叫、裸体躺在男厕所等性虐内容。还有更变态的:让女性用刀在身上刻字、往下体放蠕虫、吃排泄物等等。在制作、观看、购买视频的人的眼中,这些女性不是人,而是“奴隶”,是用来发泄的工具,是“来月经的东西”。至于怎么胁迫这些女性,高中生godgod是这样做的:通过伪装成警察、发送黑客链接、或高薪招募兼职的方式,套取女性的私人信息。包括社交账号密码、个人身份信息、等等。再运用话术,恐吓威逼女性拍摄大尺度裸露的照片,发送给他。最后,以此为要挟,命令她们做“一星期的奴隶”。许多年轻女性,尤其是未成年的少女、孩童,在一步步被击穿心理底线后,便坠入了地狱。受害者最小年龄仅11岁。除了高中生godgod,运营“博士房”的赵周斌,甚至曾洋洋自得地宣传自己的性剥削运营模式。可怕的是,这些被报道出来的内容,可能只是冰山一角。因为,活跃在Telegram上的色情聊天室,除了N号房,还有许多。它们甚至按照不同主题,分成了“女警房”、“女教师房”、“女护士房”,和丧尽天良的“幼儿房”。其中,收费最高的“博士房”,按照收费金额,分为四个等级:“免费试吃房”、初级会员房、中级会员房、高级会员房。会费150万韩元的高级会员,除了可以观看视频,还可以实时操控视频的主角——他们眼中的“奴隶”,命令那些女性做他们想看的事。比如,在聊天室内直播强奸女中学生。可以说,这些聊天室的建立者十分狡猾。一方面,利用Telegram匿名社交和阅后几分钟即焚的特性,隐蔽自己和会员的身份;另一方面,要求会员用比特币支付,逃避风险。为了防止有人走漏风声,他们还要求进入聊天室的人都必须上传性侮辱内容。比如女友、同事、家人等女性的照片或性侮辱言论。这样一来,观众人数不断裂变。生意做得最大的“博士房”,最高峰时期一个房间有超过2.35万人。而据不完全统计,在短短一年多时间里,N号房间的观众超过26万。其中,加害者超过1万。26万人是什么概念?韩国的总人口数不过五千多万,其中,15~64岁之间男性人口约1895万。也就意味着,在这些男性中,每71人就有1人看过甚至购买、制作过N号房里的视频。而他们的现实身份,却是某些女孩的父亲、兄长、男友……犯下如此滔天罪孽,被抓住一定会判处重刑吧?很多人可能会这样想。但你想多了——昨天有消息曝出,N号房的运营者之一“watchman”,在终审中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6个月。胁迫、制造和传播淫秽物品、对未成年人实施性犯罪……只判了3年6个月。 恶魔在身边能如此枉顾人伦道德、毫无怜悯之心地伤害女性的人,该有多面目可憎?或者,一定是受过伤害的反社会人格吧?可惜,又猜错了——godgod被传是高中生。运营“博士房”的赵周彬则是1995年出生,今年25岁。他毕业于工业专科大学,在校期间表现良好。不仅多次获得奖学金,还是校报的记者,发表过一些文章。他甚至很“热心公益”,曾去保育院、残疾人援助团等福利机构做过志愿者。高中时的赵周彬,还是Nave上回答提问500条的“答辩王”。他曾道貌岸然地提醒某网友,“性暴力经常发生在亲戚之间。要一直警戒。”也曾“详尽”地回答提问者:“下载了未成年者淫秽物,被查处发现的话会被抓走,但被发现的概率低,不要担心。”虽然回答“性”方面问题的概率偏高,但,非说他一看就是变态……也不至于。偏偏这样一个看起来如此普通的人,就是隐藏在身边的恶魔。今天,赵周彬被移交检方。摘下口罩,公开样貌。面对镜头,他表示“对不起那些被我伤害的人”。而对于记者“是否承认涉嫌传播淫秽物品”、“是否对受害者感觉愧疚”等提问,他沉默不语。赵周彬口中的“对不起”,是发自真心的吗?我深表怀疑。你看——N号房被关闭后,类似的聊天室照样又出现了。哪怕房主消失,想购买和催更视频的人比比皆是。有些人很纳闷:自己明明交了钱的,现在看不到视频了,不该是“受害者”吗?要罚就去罚那些拍片的女生!有些人着急忙慌地去搜索,怎么删除自己的观看记录。当然,还有更多人没有进入过N号房。所以他们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去相关网站求种,找资源。可笑吗?可憎,可恶,可怕。必须再强调一遍——26万观众,意味着每71个15~64岁的韩国男性中,就有1人看过、购买过、甚至制作过N号房里的视频。而他们的现实身份,却是某些女孩的父亲、兄长、男友。今天有报道称,1万名收费会员中包括教授、人气艺人、体育明星、著名创业公司CEO……都是社会精英,有头有脸的人物。一点都不奇怪。去年,艺人郑俊英打头,被曝出偷拍、传播与女生的私密视频。在群聊中,这些男艺人将女性当作物件品头论足,甚至涉及下药强X,再偷拍传播。猥琐至极的言论,与他们平时光鲜帅气“圈粉”的样子对比过于强烈,更让人觉得恶心。据调查,超过半数的韩国女性,有过被偷拍的经历。厕所、酒店、住宅、学校、公共场所,她们的一举一动都有可能被针孔摄像头捕捉、上传,明码标价,供用户们观看。为了获取更多利益,网站创办者和用户形成了完整的产业链——从哄骗迷奸女性,到布置偷拍工具,再到制作成品上传贩卖,流水化作业为网站带来了巨大利益。数据显示,2017年,韩国有超过5400人因偷拍被捕,但最终坐牢的,不到2%。甚至,在SBS的采访中,还有参与迷奸的用户公开表示,这对他们来说,是一种艺术。与犯罪者2%的坐牢率形成强烈对比的,是93%的受害女性曾因此患有精神疾病,过半数想过自杀。这些女性不限于普通人,还包括在我们看来有一定经济能力和社会地位的知名女性。比如韩国女星具荷拉。因为隐私视频在前男友崔钟范手中,她即使被打到满身是伤、子宫出血,开始也不敢对外透露半分。为了求男友别公开视频,她在电梯外下跪,苦苦哀求。相比受害者的担惊受怕,手握视频的崔钟范反而趾高气昂,三次拒绝和解,更数度主动联系媒体爆料,不断向具荷拉施以威胁。如此恶劣侵犯女性隐私的犯罪,崔钟范得到了什么惩罚呢?有期徒刑1年6个月,缓刑3年。当时为了声援具荷拉,大量韩国女性走上街头。她们举起的一个个标语,戳中了社会的一道道伤疤——不公平调查:「因为是女人就直接入狱;因为是男人就缓期执行」。针孔偷拍:「我的生活不是你的色情片」。色情复仇:「所有的韩国男人都是罪犯——拍摄的人、上传的人、观看视频的人、冷漠旁观的人。」「女人被散播视频是种羞辱,男人却成了荣耀?」如今看来,社会风气似乎并没有好转的迹象。2019年11月,具荷拉在家中自杀身亡。受害的女性香消玉殒,而犯罪成本的低廉,却让加害的男性有恃无恐。这不是充满讽刺意味的电影。这是现实。离世的雪莉和荷拉 沉默的“帮凶”超过26万人观看,却没有一个人意识到这是犯罪、进行举报吗?有的。有一位化名Kim-Jae Su的网友,曾在2019年2月向韩国警方举报过N号房。你猜怎么着?警方表示对这个案件并没有什么兴趣。于是,Kim-Jae Su丢掉了仅有的正义和道德,也去创建类似的房间了。何其荒诞啊。像不像电影的剧情?韩国电影《蚯蚓》里,17岁的少女子若被同学霸凌。她写信给教育厅告发,却招来更残忍的欺辱,甚至轮J。最终,她选择了自杀。子若死后,记录着痛苦回忆的笔记本被发现,观众才发现,原来“帮凶”这么多。校方推卸责任;警方不干预调查;参与欺辱的小男生们甚至不觉得自己是在犯罪……说实话,类似事件发生在韩国,或者说发生在所有“男性至上”的社会中,都并不奇怪。在女性被全盘物化的文化里,女性有时候并不被视为人,而是工具——漂亮的用于展示的工具,可以洗衣做饭的工具,可以拿来偷拍的工具。电影《82年生的金智英》里,生了孩子的金智英,付出了健康,舍弃了工作,承受着身体疼痛、身材走样、难返工作各方面压力。带孩子出门遛个弯,也要承受来自陌生人的嫌弃。是只有已婚已育的全职妈妈才会遭遇这些吗?不是的。性别歧视不论年纪、不论职业,全方位侵袭着所有女性。哪怕你是工作狂,能力极强,为了工作情愿舍弃家庭,也会被暗戳戳贬低、骚扰。哪怕你是未成年,刚刚遭遇电车痴汉,惊慌失措,也会被教育“多穿点衣服,不要走夜路”。哪怕你才刚出生,什么都没做错,亲戚们依旧撺掇着你妈再生个弟弟,因为“女孩都是赔钱货”。其实,电影剧情已经在原作基础上尽力美化金智英的生活——她有爱她的丈夫,支持她的妈妈,原生家庭只有一个暗地里重男轻女的父亲,婆婆对她的限制和管教也不算多。但,戏里,金智英依然崩溃到只能靠“病态”说出自己所受的不公。而戏外,这部电影的男女口碑差异大到惊人。韩国评分网站上,男性评分1.45,女性评分9.19。为什么?因为韩国男性莫名惊诧:社会对你们(这些女的)都够宽容了,还想要啥自行车?当然,不是所有韩国男性都秉持根深蒂固的男权思想。出演《金智英》的演员孔刘说,自己之所以接下这部戏,是因为看完剧本想起了自己的妈妈,哭着给妈妈打了电话,就决定哪怕被骂也要出演。然后,他果然被骂了……但我相信,这些事件、这些电影,一定也能唤醒一些人。比如,看到N号房事件的我自己。这一次,我无法再将它当作一桩新闻一看而过,抛之脑后。是因为我突然深刻地意识到:身处这场犯罪的不止那26万观众,还有千千万万的沉默者。韩国的偷拍事件,离我们遥远吗?显然不。曾有中国网友在搜索资料时,发现有三百多部隐蔽摄像机拍摄的偷拍视频。场所包括但不限于公共卫生间、KTV、办公楼……其中很多视频可以清晰看到被拍者的相貌。还有外国姑娘在国外网站看到了一些涉嫌犯罪的视频,愤怒之下发起一个话题。犯罪者有之。而那些感觉事不关己、“求种求资源”的人呢?呵呵,更多了。还有利用这桩人间惨剧做“生意”的。也许你会说,更多的人既没参与,也没求种,只是沉默,这有错吗?我不愿意道德绑架,也不想激化两性矛盾。事实上,我看到了许多中国女性的感同身受,也看到了许多男性无可奈何的避而不谈。可我还是要说,面对犯罪,真正证明“我不是那种人”的方式不是沉默,而是在自己的能力范围内发声。在韩国,有超过300万民众向青瓦台请愿,要求惩罚嫌疑人并公开信息,包括那26万个购买者的信息。郑容和、文佳英、边伯贤、朴灿烈等多位艺人也集体发声。一些女性律师也站出来,为受害者提供援助。我的能力有限,只能尽量将这件事告知更多人,并且强调:一、这不是“游戏”,不是“生意”,而是犯罪。二、恶魔也许就是我们身边的“普通人”,无论男性女性都要提高警惕。三、如果受到威胁,请不要害怕,一定要寻求帮助,报警、报警、报警!另外,对于沉默的大多数,我想说:沉默不是错。

你可以觉得,自己什么都没说、什么都没做。

但是——

推 荐 阅 读

作者系网易新闻、网易号“各有态度”签约作者点“在看”,拒绝沉默↘↘↘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