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宏非答饮食男女:老公回家还摆领导架子,有救吗?

男人回到家里,对待他的女人,应该是“以德服人”,再不济的也是“以德糊人”,就是不能“以理服人”。此盖因夫妇之间,可以讲心,可以讲钱,可以讲故事,就是不能讲理。 摊上一个睡在一起的领导 文/沈宏非 Q:我男人,在单位算是个领导,挺耐心的,讲究以理服人,办成了挺
男人回到家里,对待他的女人,应该是“以德服人”,再不济的也是“以德糊人”,就是不能“以理服人”。此盖因夫妇之间,可以讲心,可以讲钱,可以讲故事,就是不能讲理。

摊上一个睡在一起的领导

文/沈宏非

Q:我男人,在单位算是个领导,挺耐心的,讲究以理服人,办成了挺多事儿,上下反映都不错。大概是当领导上瘾了,现在把我也当成他的下属了!无论什么事,他都是一副不说服你誓不罢休的姿态,而且你表面对付一下他还不高兴,一定要让你心服口服。一旦他觉得你还没有完全从根本上服从他的想法,他就会继续思想工作。我的上帝啊。出发点都是好的,真的是为我好,毕竟是我男人啊。但这样跟个唐僧似的,我这种急性子怎么能受得了啊。南方男人都这样么?

A:这位官太,先答你最后一题,你说的这种男人,不独南方,唐僧就是河南人一一如果你说的“南方”是以黄河为界的话,我收回。

本来,你男人在单位里能“以理服人”,不愧是个好领导;但回到家还继续搞这一套,由于过于不脱离群众,以致干群关系紧张,甚至使干群关系处于对立状态,他就不是个好领导,而且更不能算是一个好老公了。男人回到家里,对待他的女人,应该是“以德服人”,再不济的也是“以德糊人”,就是不能“以理服人”。此盖因夫妇之间,可以讲心,可以讲钱,可以讲故事,就是不能讲理。就算夫妇任何一方在家里仗势欺人,就维护家庭和睦而言,也比“以理服人”强。

不幸的是,只要是个男人,一旦在家以外的某个地方当上了个把领导,则人不分南北,地不分东西,回到家里,也断然是不能降级为群众的。一条好汉,坐不改名,行不改姓,出门叫领导,回家也叫领导;大丈夫,一妇不治,何以治国?一室不扫,何以扫天下?群众上班,图的是下班, bring home a bread;领导下班,为的是上班, bring bread a home,能一样么?

这种年中无休型的领导男,见多了,这种类型的女人也不在少数。问题不在南人北人,更不在是男是女,要害在于“当领导”并且“好当领导”乃至好到不分场合,莫辨公私。此乃人性使然,也是习惯使然,你再悍,你再牛,也牛不过牛顿第一定律。马仔当久了,也会“站惯了,不敢坐”,遑论当的是主子。领导和群众这两种角色,一旦当上了,最起码在各自的心理自我定位层面,基本上就是终身制,全天候的,除非有人犯了不可饶恕的错误,即当领导的一不小心没把自己当领导,当群众的一不小心也没把自己当群众。若将动物园里的猴山视为一群猴子朝九晚五上班的地方,每日夕阳西下,游人散去之后,你能想象猴王会一脸谄媚地任由母猴们的红屁股骑在它老人家头上作威作福么?

网络配图

事已至此,推上一个睡在一起的领导,如果你在单位里只是普通群众,如果这辈子你没有任何指望能当上比他更大的领导,就只好退一步海阔天空罢了。照我看,以他的领导风格和领导能力,今后还很有机会当上更大的领导。你难道就忍心把一个前途大好的优秀干部逼成一个当面一套背后一套的两面派小人么?

你现在唯一可以苦中作乐并且聊以庆幸的,是设想一下:像他这种身体和口才都好成这样的男人,一旦在单位里没机会当领导,回到家里之后,又将会是怎样的一番景象?

请继续设想一下,如果你男人在单位里不是一个耐心的、以理服人的唐僧型领导,而是一枚蛮不讲理一一贪污腐败并且常常性骚扰异性群众的猪八戒型的混蛋,如果这两种工作作风都会被带到家来,你又会选择哪一种呢?

不过呢,话也说回来了,如果你男人有一天果真发神经改了风格,弃唐僧而改走猪八戒路线,而且,如你所期望的那样,养成了下班后坚决不把工作作风带回家的良好习惯,即回到家中绝对不对你进行任何方式的性骚扰,你的怨言,难道就一定会比现在少么?

弹冠下。

作者:沈宏非 编辑整理:惠乾梦 选自《痴男怨女问沈爷》

沈宏非,男,1962年出生于上海,1980年就读于暨南大学新闻系。1984至2000在广州、北京、香港等地从事媒体工作。现为自由撰稿人,电视节目策划人,制片人,专栏作家,美食家,曾获《南方周末》“年度中国杰出专栏作家”。著有《写食主义》、《思想工作》、《饮食男女》、《大熊猫看小电影》、《痴男怨女问沈爷》等。纪录片《舌尖上的中国》两期美食总顾问沈宏非。

往期相关文章回顾:

沈宏非答饮食男女: 小五岁的男友父母让我再等他五年,值得吗?

沈宏非答饮食男女:家族企业女继承人的烦恼,面包和爱情怎么选?

沈宏非答饮食男女:女朋友为什么各种碎碎念,诉苦抱怨,不烦吗?

沈宏非答饮食男女:男人无所谓可不可靠,不可靠的只是手机

沈宏非答饮食男女:男人是怎么给女人分类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