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国“N号房”76名女性被26万人围观,为什么每人都应该感到害怕

不是所有男性都是强奸犯,而所有女性都会活在被强奸的恐惧里。我考虑了很久这篇文章要不要写,要不要发。因为我从来不敢相信这世上的人竟然卑鄙至此,也不想打破很多人眼中幸福美丽的世界景象。可是我担心,如果我不说话,你也不说话,总有一天这个世界只会充满「受害者有罪」的声

不是所有男性都是强奸犯,而所有女性都会活在被强奸的恐惧里。

我考虑了很久这篇文章要不要写,要不要发。

因为我从来不敢相信这世上的人竟然卑鄙至此,也不想打破很多人眼中幸福美丽的世界景象。

可是我担心,如果我不说话,你也不说话,总有一天这个世界只会充满「受害者有罪」的声音和「荡妇羞辱」的不义。

但我想,如果看到这篇文章的你还不满18岁,请你将这篇文章转给你的爸爸妈妈,然后让他们把故事讲给你听。

如果人间真有索多玛,那很可能就是N号房的样子。

所谓的N号房,指的是韩国最近被曝光的一系列色q聊天室。

这类聊天室,起源于2018年12月,最早由名为“godgod”(韩语名갓갓)的网友创建于匿名聊天软件Telegram。

由于聊天室以数字1-8排列,因此又被统称为“N号房”。

N号房之所引起轰动,是因为其涉及多起剥削女性,乃至剥削未成年人拍摄色q录像的案件。

最早报道出N号房事件的,是韩国《国民日报》的两位学生记者。

他们在调查韩国色q网站“AVSnoop”时,意外发现不少可疑链接,指向社交软件Telegram。

作为一款匿名社交软件,Telegram可以完全隐蔽使用者身份,所有信息会在发出后数分钟自动删除,保密性极强。

因此也成为色q录像、毒品等地下交易的场所。

他们敏锐的察觉到不对劲,几经周折潜入聊天室后,发生的一切让人震惊。

他们发现,每个聊天室都有3-4名受害女生,她们统一被参与者称之为“奴隶”。

刚潜入群内不久,他们就遇到有人在群内直播强j受害女生。

但不知为何,在创建完N号房聊天室后,godgod和其继任者Watchman在几个月内相继消失,原来的8个聊天室也跟着解散。

N号房之后,30多个类似的色q聊天室被建立。

后来还按主题分成了“女警房”、“女教师房”、“女护士房”,甚至出现了专门针对女童的“幼儿房”。

在众多聊天室中,影响最大的是由“博士”建立的“博士房”。

相较免费的N号房,博士房收费不菲,并被严格分为四个等级:

  • 试吃房:任何人都可以进入并观看,只有预览影片,想看完整版就得付费;
  • Hard房:初级会员房,入场费25万韩元(人民币1400元),通常只有简单的性虐视频可看;
  • 高级后援房:中级会员房,入场费60万韩元(人民币3340元),基本所有资源都能看到;
  • 最上位等级房:高级会员区,入场费150万韩元(人民币8350元)。高级会员除了可以看片,甚至可以直接实时操控“n隶”,命令她们做自己想做的事。

这些会员的费用,全部用比特币支付。

由于生意太好,博士房一度3个房间同时营业,人数最多的房间能有2.35万人。

博士被抓时,警方在他家光现金就找到一亿三千万韩元(人民币72万元)。剩下的赃款由于多为比特币形式,具体数量到底有多少到目前都还不清楚。

之所以博士能吸引到大量用户,可能跟他在同类视频中最极端有关。

除了性n女生,博士的视频有不少变t级别的内容,比如将蠕虫放入女生下体,让女生们吃屎喝尿,用刀在身上刻下“n隶”、“博士”,证明自己的忠诚。

看到这儿,可能不少人会好奇:

他们究竟是通过什么样的方式,将正常的女孩变成n隶的呢?

据媒体总结,不论是godgod,还是博士,他们第一步通常是通过伪装成警察,或高薪招募兼职的方式,套取到女生c度稍大的照片。

而后便是k吓,声称她在网上散播y秽信息,要送去法办,或是通告家长。

在大人们看来,这种威胁很容易识破。

但对于不少孩子来说,往往遇到之后就慌了。

如果女生向他们求情,他们便会说:“当一星期的奴隶就放过你。”

之后,他们会要求女孩拍luo照、视频,以证明“n隶”身份。

这个过程,很像前些年的“蓝鲸游戏“,都是一步一步击穿女生心理防线,达到完全控制的目的。

而一旦他们掌握了luo照,女生们便万劫不复,真的会成为他们的奴隶。

而整件事,最让人细思极k的是:

聊天房高达26万人,却没有一个人选择主动报案!!!

这又是什么概念呢?

韩国作为一个常住人口只有5000万的小国,抛开女性、老人和小孩,每76个男人里,就有1个是这个聊天室的观众,并对这些残忍的行为熟视无睹。

这26万个人,可能是和你擦肩而过的路人、可能是你的前男友、同学、老师……

甚至,可能是你的家人。

据报道:

潜伏期间记者平均每天走访30个左右的房间,所有房间基本上都有数千名男性参与,确认到的最大人数是2.5万多人每天被上传的受害者人数在每个房间有数百人左右。

观察了30个房间,每天看到的受害者就有数千人,受害者的个人身份信息甚至是作为赠品提供的。

所以,我们还能说这些看似“没有参与过犯罪”的观众不是施b者吗?

随着“N号房”事件在韩国社会引起公愤,26万视频观看者成为了人们抨击的对象。

截止目前,韩国已经有超过230万人集体请愿,请求警方公布犯罪者与那些视频观众的个人信息。

而真正让我无比气愤的,是聊天室被记者卧底曝光后,有个男观众委屈地评论道:

“我正当的付费观看成人内容有什么错吗?

如果她们不上传视频,就不会有我们26万人受害了,她们的错更大。”

对于这种言论,隔着屏幕都想骂回去。

他们认为未成年人不是他们诱g的,他们也没有实施实际上的犯罪。

他们只是观看视频,随便传播了一下而已啊。

聊天的事曝光,他们交了钱又没有成人影片看。

他们哪里有错了?他们才是真正的受害者。

他们将那些为满足自己变t欲望而去付费观看视频的人渣定义为“受害者”,把深受伤害的未成年女孩定义为“y妇”。

而有这种想法的人还不在少数。

在韩国关于N号房事件的投票下,仅有19%的人觉得她们可怜。

在“N号房”事件刷爆全网之时,让人不寒而栗的事还在发生着。

当吃瓜网友想要在微博了解事情进展时,输入“N号房间”的关键词,就会跳出来一群自称自己有资源的“人”。

我顿时明白为什么那么多女孩在遭受伤害之后会选择默默忍受了。

因为她的周围,乃至于整个s会,都在纵容b行。

当伤口成为一种耻r的象征时,没有人会愿意向大众展现自己伤痕累累的过往。

一个韩国女孩说:“我感到非常k惧,因为它让我知道,恶m随时随地都在身边,而我却毫不知情。”

是啊,如此多观看视频的人,他们都依靠着网络的伪装生活在社会之中。

这些人有可能是这位女孩的同学、老师、同事、朋友、恋人,甚至有可能是亲人!

而她对此却无能为力。

我知道有些人,特别是男性,不太能理解为什么N号房事件会引起如此汹涌的情绪。

我们不妨打个比方。

如果有26万个潜在杀r犯,他们有一个秘密的社区讨论如何杀人,如何实施计划,甚至有不少人已经杀过人了,还彼此交流经验。

而他们就藏在你身边,你随时可能成为他们的下一个目标,但你没办法分辨这个凶手是谁。

你每天都会遇到很多人。

热心的志愿者可能是,学习优异的大学生可能是,公司的上司可能是,学校的老师可能是,酒桌上的客户可能是……

身边每一个优秀或平凡的,和善或冷漠的人,都可能在未来的某个时刻对你痛下杀手。

你要防备谁呢?

你根本不知道刺来的刀会来自哪一个方向,你要防备谁呢!

那些不理解因N号房事件而情绪激动的人,不妨左顾右盼一番,如果此时此刻,你身边熟悉的同事、领导、师长都有可能是凶手。

他们对你扬起的嘴角,不过是因为想好了进一步诱导你进入送命陷阱的得意。

他们对你热切的打量,不过是在畅想着在杀害你的过程中可以获得怎样的畜生般的胜利满足。

他们对你“善意”的搭讪,不过是喂你喝下毒药前要编好的美丽谎言。

你不知道这个人会是谁,但有可能是你身边的每一个人。

这样,你会觉得后背发凉了吧?

如果一个人要防备生活中遇到的任何人,那么TA要承受多大的心理压力?

换了一种伤害形式,男性就比较容易理解了。

因为在性犯罪方面,固然也存在一些男性受害者,但不得不承认,大多数男性的处境是要比女性安全的。

由于人生中并未有过这种k惧,所以一些男性没办法对性犯罪的受害方产生共情。

其实在女生的生活里,还有很多男性不能理解的k惧。

相信很多女生都有过这样的经历:

在无人的小巷或者楼道,甚至深夜无人的大街上,后面只要跟着一个陌生男性,就会不由自主地心跳加速,害怕发生一些不好的事情。

哪怕身后的男人只是恰好顺路,这种恐慌感也会一直挥之不去。

女性的安全感缺失,已经到了这种程度。

我不知道为什么,在这次的事情上还会有男性能冷眼旁观,甚至还能把责任归咎于受害者,给她们泼脏水。

是的,受害的的确都是女性,但就像女权只是在捍卫人本该享有的权力一样,受害人也都是一个个活生生的“人”。

这些我们一样努力生活努力工作的普通人,却被某些e人胁p,永远只能生活在k惧的阴影中。

无论性别,我们都该有共情的能力吧,我们都应该有恻隐之心吧?

医生受到伤害,我们不忿;

幼儿园的孩子受伤害,我们声援。

心中不平的人未必是家长和医生,可是作为一个有血有肉的人,我们对受害者都会有一份同理心。

怎么当受害的人群变成“女性”的时候,为受害者鸣不平的良心,就在某些人身上消失了呢?

N号房事件发生在韩国,但我们身边的女性,一样生活在一个危险的世界里。

进了酒店,有人偷拍,坐个电梯,有人偷拍,搭个地铁,有性骚扰,滴滴出了事之后,晚上不敢一个人打车……

城市里尚且如此,何况观念落后执法相对不足农村地区。

与此同时,受害者有罪论依然能够大行其道。

无论网络上如何人人喊打,至今的确还有无数人认为被x骚扰是因为穿的少,是因为走夜路,是因为自己“不小心”……

就像哪怕N号房事件已经如此天怒人怨,网络上依然有男性为此叫屈一样。

16岁少女被囚禁地洞。

乡村小学的教师性侵小学女生。

只是最近几天的新闻里,就有这么两条。

有博主发微博说遇到过x骚扰就评论一个1,竟然收到了六万多条评论,评论“1”的数不胜数。

这就是女性目前的处境,远远比很多人以为的糟糕。

我想说的是,无论男性还是女性,都有自己爱着的,在乎的人。

男性也有母亲,女友、妻子或者爱着的女孩,有些男人也当了爸爸,有一个可爱的女儿。

如果这个世界里女性的处境很糟糕,那么就意味着,男性们的母亲、爱人和女儿,同样也要生活在一个恐惧和无助里。

她们每一次打车,每一次坐地铁,每一次住酒店,每一次加班晚归,都可能会发生很不好的事情。

那么多攻击女性的言论是怎么回事?

男人们难道不在乎所爱的人吗?

我还记得每年妇女节,总会有铺天盖地的广告,说要把女性捧在手心里宠爱。

就连之前的“外国人永久居住条例”事件中,还有不少男性说,中国女孩由我们保护。

这诚然是心意。

以女性目前所面临的处境,她们需要的应该不是情话,她们更需要安全感,需要一个不用提心吊胆的世界。

而那样的世界,是由每一个地铁里喝止性骚扰的人,每一个抵制x虐l童网站的人,每一个与生活中的受害者有罪论争论的人,每一个呼吁保护女性权益的人……共同组成的。

是的,这是一场战争。

我们已经发现了,有些人是人,有些人不是。

我们也发现了,后者在人群中的比例,远远超出我们的想象。

希望更多的人能站在“人”这一边,做一点力所能及的事。

无论男性女性,我们都希望所爱的人能生活在没有k惧的世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