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躺在一张床上,却什么都没有做 ”

“他说忘不了初恋,还是想和她在一起。”妗子这么跟我说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撩了一下额前的斜刘海,无精打采。我看着她,一时语塞。和川生在一起的时候,妗子一直知道,他心里住着一个前任。两人感情很好,因为女友移民,不得已分手。妗子遇见川生的那个晚上,是他分手一年后,独
“他说忘不了初恋,还是想和她在一起。”

妗子这么跟我说的时候,下意识的用手撩了一下额前的斜刘海,无精打采。

我看着她,一时语塞。

和川生在一起的时候,妗子一直知道,他心里住着一个前任。

两人感情很好,因为女友移民,不得已分手。

妗子遇见川生的那个晚上,是他分手一年后,独自在酒吧买醉。

那个飘着雨的夜,妗子心动了。

都说去买醉的,都是有“病”的人。

能懂你得了什么病的,就是知己。

妗子看着川生,在他手机屏保亮起的一瞬间,就明白那是一场爱情的失意。

那晚川生喝到大醉酩酊,像极了一条丧家之犬。

而妗子,是陪他把自己灌醉的人。

临别前,妗子和川生互加微信,其实她也怀疑,醒酒后川生是不是还记得自己。

毕竟有些人,断片就像失忆。

川生没有忘记妗子。

确切的说,他是难得酒醒后还能找回记忆的人。

两人开始在微信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渐渐走进彼此的世界。

川生没有否认,他喜欢妗子。

但这份喜欢,好像仅仅是友达以上,和对前女友的不一样。

他会带妗子去吃他最爱的小龙虾馄饨和生煎,将一份热乎乎的赤豆糊小丸子吹冷了放到妗子面前。

然后面带微笑,语带温柔的说,吃吧。

那个瞬间,妗子恍惚间看到了行至暮年的自己,白发苍苍满脸皱纹,身边坐着一个精神矍铄的老头,把滚烫的粥吹冷了递到她嘴边。

而同一时间,川生脑海里上演的,却是另一幅画面。

和前女友来这家店时,生煎汁流的满嘴都是,还噘起来等他擦的撒娇模样。

想着想着,妗子笑了,川生也笑了。

妗子以为,那是他们心照不宣的默契。

川生却清楚知道,他们不在一个频道。

妗子想嫁给川生,非常。

于是用尽心机,闯进他的世界。

借口房子漏水要修很久,带着行李搬进了川生的公寓。

一头雾水的川生不知该如何拒绝,或许,是因为内心也隐约期待新生活的到来,默许了妗子的莽撞。

川生甚至绅士的把主卧让给了妗子,自己转去睡那间小客房。

妗子开始发动攻势,戏精上身:

生理期装肚子痛到站不起来,让川生给她揉小腹;

洗澡装滑倒,让川生去浴室把裹着浴巾露出美腿和精致锁骨的她抱回床上;

她甚至捏造了生日,只为让川生早点给她准备礼物和生日蛋糕....

日子像鱼缸里的金鱼,悠哉悠哉的晃过。

川生对妗子始终点到即止,那些暧昧到冒着粉红泡泡的瞬间,到最后都变成了他兵荒马乱的逃走。

但妗子拒不认输,穷追猛打。

后来,某个借着酒劲的日子,妗子主动吻了川生,告诉他:“今天起,你是我的人了。”

川生失笑,妗子看着他的眉眼,像是旋涡般又陷了进去。

后来妗子才知道,川生那个笑,只是因为醉酒的妗子和前女友很像。

又是,前女友。

妗子和川生在一起了。

川生后来说,他其实也希望,妗子能帮他走出过去。

只是后来,他发现不行。

在一起的日子,妗子开始以女主角自居,前女友在她的剧情里只是女配。

她开始名正言顺的阻止川生对前任的想念,逼他丢掉和前任有关的一切事物,甚至最好,抹掉记忆。

可妗子越是这么做,似乎越是在提醒川生,或许念念不忘,更应该放手一搏。

川生开始变得冷漠,沉默,生人勿进写在脸上。

那份熟悉的抽离,让妗子想到了初遇的那个晚上。

那个趴在吧台一次次点开手机屏保又关上,眉宇间一丝化不开的惆怅,一心买醉的川生。

妗子不服,凭什么忆中人,赢得过身边那个?

她必须得到川生,哪怕只有一半的心。

使出浑身解数,妗子穿着一套性感睡衣,走进了川生的卧室。

两人喝着啤酒聊了很久,但最后,川生拒绝了妗子的吻。

心碎的声音,一瞬间无限放大。

好聒噪。

那天晚上,妗子和川生怔怔的躺在床上,直到天亮。

川生起身,平静的整理好睡衣,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妗子从背后环住他,“为什么,我始终赢不了她。”

川生失笑,“或许,是我从不曾想过遗忘。”

川生告诉妗子,他打算辞职,去国外找她。

那个他念念不忘的人,他想再努力一把。

对妗子,他很抱歉。

妗子无言,在川生出门后才开始坐在地上嚎啕大哭。

那些属于两个人的记忆不停翻涌,连同委屈和爱,混合成一种难以名状,让她鼻酸的化学反应,一发不可收拾.....

搬走的那天,阳光明媚。

但妗子心里的雨,一直在下。

从淅淅沥沥到倾泻而下,直到,她看不清后视镜里倒退的风景......

男友对前女友恋恋不忘,可以交往吗?

可以,前提是,你随时做好了成为他前任的打算。

当他带你去前任吃过的餐厅、看和前任看过的电影,当你沉醉在他的一颦一笑,而他眼中看的是你,心里想的是前女友;

当他不拒绝你的示好,又在你想进一步确认感情时戛然而止;

当你满心欢喜一路小跑奔向他,他却犹豫着要不要向你张开怀抱....

你确定,还要继续爱他?

张小娴说,所有不爱你的,都配不上你。

我们以为自己爱得死去活来,没法放弃,可是,就在一个微小的关节眼,你会突然清醒过来。依恋,也是会过期的。

你可以接受一个人有过去,但不能接受他把过去放在和你同等,甚至比你更重要的位置。

放弃他或许很难,但被他放弃,你只会更加狼狈不堪。

好好储蓄你的可爱、温暖和善解人意,总会有那么一个人,会在雨天接你,熬夜陪你,眼里心里只有你。

当这个人出现,别犹豫。

提起你的裙摆,向他狂奔而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