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姆《情迷佛罗伦萨》:为何女人总会情不自禁的爱上坏男人?

毛姆小说《情迷佛罗伦萨》讲的是一个女人与4个男人的故事。女主人公玛丽,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刚满30岁,这次她来佛罗伦萨度假,住在佛罗伦萨的一座乡村别墅里,她看似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似乎不需要有什么烦恼。如果有,就是她应该嫁给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踏

毛姆小说《情迷佛罗伦萨》讲的是一个女人与4个男人的故事。女主人公玛丽,是一个年轻貌美的寡妇刚满30岁,这次她来佛罗伦萨度假,住在佛罗伦萨的一座乡村别墅里,她看似衣食无忧生活富足,似乎不需要有什么烦恼。如果有,就是她应该嫁给什么样的男人,才能让自己的人生变得更踏实,更落地。

作为一个年轻寡妇,她继承的财富其实并不多,即使她看起来那么充满艺术感那么迷人,家里不缺佣人和长工,只有她自己知道,她想马上离开佛罗伦萨这个鬼地方,因为她不喜欢这里,这里没有她想要的生活。

玛丽是一个相信爱情和感觉的女人

玛丽是一个相信爱情和感觉的女人,出生于一个富裕的家庭。她当年因为爱情嫁给了门当户对的前夫

前夫家里很有钱,是个富家少爷,一开始还对玛丽情有独钟,夫妻关系久了,浪子野心就出来了。婚后几年玛丽一直在忍辱负重中经营着婚姻生活

她的前夫花心、放荡、滥情,当玛丽觉得自己要在婚姻中窒息的时候,好消息传来:她前夫酗酒出了车祸,她变成遗孀,继承了前夫一部分遗产。

玛丽庆幸自己丈夫死的早,还给自己留下一笔财产。按照他每日酗酒泡妞的荒诞程度,没过几年机会就会一贫如洗,到时候自己很难拥有现在的生活。

这次玛丽来佛罗伦萨还有一件事:怎么让自己嫁的更好?

30岁的玛丽自然不缺乏追求者,其中政客爱德加就是玛丽的忠实粉丝。她是玛丽爸爸的朋友,从玛丽15岁成年起就开始迷恋她,暗恋她。

在爱德加眼中的玛丽纯洁、美好、天真、单纯。他看着她嫁给浪子,看着她成为寡妇,他原本以为自己没有机会了。

用毛姆的话说:“十九岁的姑娘和四十三岁的男子,不同于眼前三十岁的少妇和五十四岁的男子;年龄的差距似乎缩小了许多”。

当爱德加跟玛丽求婚时,玛丽内心并不喜欢他,可她还是犹豫了。她知道嫁给爱德加,将意味着从此自己就可以过上无忧无虑的奢华生活,将成为受人尊重的高官太太,将成为爱德加炫耀的“玩偶”。

她不过是爱德加失而复得的玩具,她知道爱德加是一个伪善的人。可是玛丽太想过好生活,她面对爱德加的求婚给出了3天的考虑时间,爱德加心满意足的离开佛罗伦萨,准备3天后娶玛丽,并给玛丽一把手枪,说是为了让她防身。

玛丽感动爱德加的体贴,因为她当晚有一场艺术家的聚会,她得开车去城里赴宴。

赴宴当天玛丽同时引起了两个男人的注意

赴宴当天玛丽同时引起了两个男人的注意,他们分别是颇具魅力的花花公子劳利,身无分文却充满热情的奥地利难民雷切尔。

雷切尔是玛丽参加上流聚会的小提琴手,22岁其貌不扬、卑微、是个难民。更别说拥有像样的房子、车子、穿戴和食物。玛丽见他可怜,当晚给了他不少小费。雷切尔感恩玛丽的慷慨,并倾慕于玛丽的美貌

花花公子劳利在见到玛丽的第一眼就惊艳于她的美貌,只不过劳里在上流社会圈里名声不好,很多人都说他是一个渣男,一个始乱终弃的浪子,但还是有无数多上流社会的太太情迷于他。

他最大的魅力就是玩世不恭。作为啃老的二世子,他不需要拼尽全力就能过自己想要的生活,他与玛丽一样30岁。

30岁的男人与30岁的女人最大不同

30岁的男人觉得自己还有大把玩乐时间,就像劳利一样他压根不担心娶妻的问题,因为太多女人想做他的妻子。

他对于初相遇的玛丽,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觉

聚会完以后,劳利顺带搭了玛丽的车,玛丽没说什么,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感情,劳利还玩世不恭的跟玛丽求婚,让玛丽好好去享受生活。

玛丽笑了笑,她知道这个劳利眼里只有自己,那里会有女人,再说他从不缺女人。玛丽压根不会把劳利的求婚当回事,她在回山间别墅的路上居然遇见了宴会上的小提琴手雷切尔,雷切尔对玛丽说自己一直跟着她,他是她心目中的女神,他给了她生活的希望。

玛丽好心的请雷切尔回自己别墅聚餐,两人一起谈天说地,情到深处玛丽居然荒诞的跟雷切尔滚了床单。然后雷切尔开始幻想跟玛丽在一起,幻想种种。结果玛丽却拒绝了雷切尔,她知道这个男人给不了自己想要的生活。

一个贫困潦倒的男子刚接受了女神的馈赠,忽然间被女神打入地狱,雷切尔忍受不了玛丽的侮辱,扬言要杀了她,玛丽拿出床头柜里的手枪对准了雷切尔,却不敢开枪,雷切尔说:我宁愿你把我打死!

并抢过了枪,对准了玛丽,玛丽惊恐的闭上了眼睛,枪声响了,玛丽没有倒下,雷切尔自杀了。

玛丽一时慌乱,立马给劳利打了电话,两人一起掩埋了雷切尔,劳利一直让玛丽保持淡定,第二天的时候各种聚会照常出席,人们会很快遗忘这个没有国籍的难民。

玛丽想不通为何雷切尔要杀自己

劳利对玛丽说:男人是虚荣的,尤其是年轻小伙子。你刚把他戴上了九霄云天,又把它掷回了路旁的阴沟里。

他好比一个囚犯,看监的把他领到了监狱的大门口,正在他要跨步最想自由的时候,又把大门向他迎面关上了。那还不够使他决心不要生活下去吗?”

也许你片刻之间所给他的狂欢,使他深知人间不会再有更大的欢乐,因此也不想再有所企求了。你知道,人在逆境中是容易偏激的。特别是那种脆弱的自尊心。你一旦把男人自尊心踩在脚下他会恨你一辈子。

就这样玛丽因为与劳利的合谋掩盖了雷切尔遇害这个事,他们对彼此的了解和信任加深。劳利也不是玛丽眼中的二世子,他有自己的事业追求和抱负,他还有北方的产业。

他对于玛丽这样曾经被丈夫在婚姻中欺负和糟蹋过的女人有了更深刻的认知,他惊讶于玛丽的勇敢,惊叹于玛丽的美貌,更惊艳于玛丽的胆识。

她真的做到了临危不乱,并且积极掩盖了雷切尔被杀这一事实。她觉得这个女人很有趣。如果一开始是沉迷玛丽的美貌,那么现在却佩服这个女人的勇气。

一对男女情感中的傲慢与偏见,因为合谋掩藏一个难民而变得有了默契。就3天的时间,玛丽忽然觉得劳利才是与自己共度一生的那个人。

当爱德加兴高采烈的跟玛丽求婚的时候,玛丽跟他讲述了自己刺杀难民雷切尔的前因后果,爱德加忽然变得特别不淡定和绅士。

他爱的永远是15岁那年第一次见到的纯洁玛丽,而不是现在这个30岁的疯狂女人。虽然他还是很绅士的告诉她,他还是愿意娶他,只是他自己都知道:求玛丽不要答应,因为他看起来太慌乱了。

他想不到自己的天使是杀人犯,搞不好自己给她的那把手枪把自己弄成共犯。玛丽很可能会遭到刑事指控,虽然她是清白的,但她自己都无法相信自己的辨白能够替自己洗清嫌疑。

爱德加退缩了,玛丽有些好笑的看着这位大叔,她一开始就知道自己跟他不是一路人。而今她也解脱了。她对爱德加说:我不愿意嫁给你,希望你幸福。爱德加连忙松了一口气,连夜坐飞机离开了佛罗伦萨。

而玛丽在跟劳利合谋经历过雷切尔这件事情以后,开始重新去看劳利这个人。他是一个懂得欣赏女人的男人,他并不把女人当花瓶,他喜欢有生命力的女人。而玛丽正好是这样的女人。

劳利对玛丽说:你知道吧,你在急难中打电话叫我,我很喜欢。后来你能把头脑镇静下来,你有胆量,这一点我也喜欢。当然你所做的那件蠢事我很鄙视,但是我还是欣赏你的勇气和魄力。

最终玛丽答应了劳利的求婚,两人去北部生活。玛丽明知道劳利是花花公子,是个坏男人,只因为他品行不坏,懂得欣赏她的不同而选择了嫁给他。

这让我想起王尔德戏剧中必不可少的妙语迭出愤世嫉俗的男主角:对他们来说,life is far too important a thing ever to talk seriously about it。

在他们眼中,世界上只有两种人,有趣的人和无聊的人。道德并不重要。她向他交出自己的手。她明白这是一场冒险。但是,生活不就是为了冒险么

爱的最高形式是接纳和尊重

女人更爱玩世不恭的坏男人是这些男人更懂生活。他们被男人宠坏了,但他们懂得什么样的女人才值得爱和喜欢。他们不傻,他们也在找与自己共度一生的女人。

你看彬彬有礼的难民雷切尔,他获得玛丽的一夜之欢不知足不说,还想亲手毁灭这一切,他接受不了怜悯的爱。女人不要去爱一个不如你,却感恩于你的男人,他永远觉得自己低你一等。他得不到你,就想毁灭你。

也正因如此,闯下大祸的玛丽开始要想嫁给埃德加爵士,有却那么的迟疑与不安,那么不愿意娶她。

他爱的永远是小女孩玛丽,而不是眼前这个有欲望、有思想、有感情的30岁女人。他要的不过是玩偶之妻,当玛丽坦诚要做他玩偶时,他惧怕了退缩了。因为他是一个无比虚伪的男人。

玛丽为何会爱上花花公子劳利,因为他理解她的愚蠢、胆怯、放荡、慈悲,一切都是活生生的玛丽本人。

他见过他最糟糕的时候,却愿意跟他一起承担,并且强烈建议不要把这事告诉埃德加,否则她就得不到她想要的一切,完全站在她的角度考虑。

玛丽最后选择他,也是情理之中。

正如劳利所言:“宝贝,那就是人生——人生就是冒险

我觉得全书最浪漫有趣的就是这段。“你要知道,我亲爱的,我的长处是:我是个坏蛋。许多人都为我的所作所为骂我;我想他们也不错;不过我总觉得从没有...“我是不把所有的货都陈列在橱窗里的,

”他做了个笑脸说。“我想,你嫁了我,我绝不会想你想象那样惹你讨厌的。”女人为何会迷上坏男人,表面的坏与本质意义上的坏是有差别的。

劳利只是表面看起来坏,而实际上他是一个正直、善良、热心肠的男人,他没想过威胁玛丽,也没玛丽嫁给自己,他觉得爱一个人就是成全。

成全他人就是成全自己

作为从小不缺衣少食的劳利来说他人生没有那么多不堪,但他却读懂了人性的薄情寡义,人性的荒诞与无助,人性的自私与善良。他从来不是一个薄情男人,他要的不过是一场与自己有共谋经济条件相当的女人。他佩服玛丽的果敢的同时,他爱上了与玛丽合谋的冒险。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