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性视角谈N号房事件

Hall 3 Soundtrack00:0004:03写在前面我还是不太习惯一个针对某个群体恶性事件,在网络上每次都被操作成一个炸弹一样,只是轰的一下,来的猛烈,去的也迅速。这是N号房事件发生的第7天了,至少在我们这里已经基本看不到关于这件事的有效讨论了,连无

Hall 3 Soundtrack00:0004:03

写在前面

我还是不太习惯一个针对某个群体恶性事件,在网络上每次都被操作成一个炸弹一样,只是轰的一下,来的猛烈,去的也迅速。

这是N号房事件发生的第7天了,至少在我们这里已经基本看不到关于这件事的有效讨论了,连无效的都没了。

虽然我做的是自媒体,但还是很难接受这些事情在一开始就被视作一个符号,一个热点去对待。

我理解愤怒,但也始终相信事后的思考,远比愤怒来的有益。

有些大部分人不敢说的话,我们还是要讲出来,这些话可能会有些争议,但争议,总好过没人敢说。

首先,怎么定义N号房这个事件?

很多人说这只是一场恶性犯罪,ok,法律上这么说当然没错,但我觉得不够,我认为N号房只是一个爆发型的样本事件。

什么叫爆发型的样本事件?

大家可以理解成火山喷发,火山爆发看起来是那一瞬间的事,但底下是上百年的地质运动所累积的能量导致的。

我们如果拿因果逻辑来解释:N号房就只是一个“果”,而让我们愤怒的,恐惧的是那个“因”。

这个“因”是超脱具体某个事件的,也是超脱国界的。

为什么这件事会在我们的微博上同样引发那么剧烈的舆论反应?

因为女性群体,至少东亚范围内的女性群体,都在面临相同的困境,所以早已形成了一种跨越国界的命运共同体。

大家可以试想一下,如果大部分女性都不会恐惧于这件事在自己身上发生,大部分女性自己可能都会将其视作一场偶发,孤例的恶性犯罪。

但问题就在于,现在很显然不是。

那26万的数字,我们土地上依旧在发生的那些相似,都在告诉我们绝对不是。

我这几天看下来,虽然我没法跳出我的男性视角,但我始终将N号房定义为:

是东亚地区多年女性地位一直处于畸形的认知之中,并且这种畸变一直未被实质性摆正的恶果。

表面是性侵害,底下其实是累积下来的对女性的不公和污名的质变爆发。

而后再延伸开去说,作为男性,其实,我同样忧虑于这件事对于整个男性群体的污名,以及对两性矛盾的加剧。

在执法不到位,女性自己也无法分辨谁是那26万的情况下,必然会触发心理的防御机制,长此以往,会形成两性间的天然敌意。

这些东西不改善,不解决,对任何群体都是一种戕害。

所以,我们今晚想试试和大家跳脱出这个具体的事件,以男性视角,去聊聊“火山爆发前那些恐怖的地质运动”。

男性如何处理自己的性欲,才是尊重女性?

这是这次事件的核心问题,我们作为出发点重点聊下(讨论范畴不包括LGBT和未成年人,仅仅讨论异性恋的成年男性为对象)。

我们分成两部分来谈男性性欲。

首先,不管什么性别的性欲,本身都是无罪的,这是人类取悦自己的方式之一,就和人都喜欢吃好吃的一样,是一种不需要羞耻,不可以被剥夺的权利。

人类,哪怕是一个人,都会有各种方式去解决自己的性需求,这是弗洛伊德讲的“本我”所决定的。

我们具体说这次N号房体现的“看视频”的形式。

前几年的一项数据显示,中国有80%的男性会通过看一些“性爱视频”来完成自慰,解决性需求,女性稍微低一些,48%左右,但也不少。

我们能说这些男的都是有错的吗?

当然不。

那么,为什么平时我们看大部分形式的岛国爱情片就都可以,这次的N号房就是罪大恶极呢?

因为男性在解决性需求前,必须要先弄清楚一个前提,什么是合理性癖,什么是变相的性侵害。

性癖就是每个人不同的性喜好问题,从不同体位到各种形式等等,大家会因为不同的性的“感觉阈限”,从而形成不同形式的“黄色”喜好。

但这里面存在一个原则性问题,什么可以看,什么不可以看。

我认为在选择类似视频的时候,至少需要给自己设定三个原则:知情,自愿,成年(成熟的商业运作)。

里面的男性和女性都应该是对这段性爱视频被公开是知情的,整个过程也应该是自愿的,最后一个保证成年就更不必说。

你也得保证自己点开这个视频的时候,看到的不会是像这次N号房一样的,是强迫牺牲女性尊严为代价,去换取面向男性的视觉享受。

我相信有非常多男性一直都抱着“我只是看看,我无罪”的心态。

但你得明白,你点开N号房,偷拍的这类视频便意味着加入了那个市场,帮助了那个市场壮大,市场决定“卖方”行为,

所以,哪怕你只是看,那都不止是助长,更是一种间接性的性侵害。

而且你很难知道,这一段视频背后是什么样的血泪,甚至死亡。

美国有一部纪录片《我是无名女》,里面就给我们看了互联网上一张女性性爱照片背后的故事。

每年在美国有至少一百六十万的女孩离家出走,其中有上千名这样的女孩被当成性奴卖掉。

她们被不断地强奸,照片被传到性交易广告上用于盈利。

纪录片称这些女孩为“无名女”,她们同时受到非人的虐待,被人用刀捅过,被火烧过,头发被剃光,被人打,染上毒瘾。

我们在解决自己欲望的同时,要想想是否可能正在以别人的痛苦来获得快感。

等大部分男性明白这点,我们标题里的那个提问,才可能会有答案。


为什么女权对男性其实是有好处的?

聊完具体的性欲问题之后,我们再聊个宏观层面的议题:男性应该怎么对待女权主义和男权社会。

第一,男性是既得利益者,但别太开心。

第二,男性也是男权社会受害者。

第三,平权是在帮所有人。

我觉得大部分男性都没弄明白,什么叫男权社会。

男权社会听起来好像是把男性当皇帝的感觉,但其实根本不是。它是有双面性的,狭义来说,当然是帮男性成为社会既得利益者的一种社会,但广义来说,也是给男性更大社会压力的一种社会。

包括我在内的所有男性,在这个社会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都会享受到更多社会资源,同时承担更少的社会风险,这是一个无需争议的事实,意识到这点是我们聊下去的前提。

那为什么说我们也是男权社会的受害者呢?

我们用电影来回答,我和很多朋友分享过这个观点:进入10年代后,去判断一部亚洲的女性主义电影是否极端厌男,就看他有没有表现出男性困境。

也许你会觉得奇怪,女性主义电影为什么要去表现男性困境?

因为目前男权社会下的女性困境,一定程度上也在导致男性不可避免的进入一种困境。

打个比方,我们国家的片子《送我上青云》,全片最吃重的男性角色叫四毛。

在前半部分他完全就是一个唯利是图的丑角,但后半部分其实是在告诉我们为什么四毛会变成这样。

因为女性被教育不需要太努力,不需要太有钱,找个好男人依附,安稳就行。

于是,相应的男性从小就存在一种压力,我们会被教育你必须要有钱,必须要成功,要养家糊口。

这是社会施加给男性的极端压力。

还有两场盛男和四毛互相“强奸”的戏,导演也借四毛的口问我们:

“现在我(男)强上你(女)是强奸,凭什么当时你(女)强上我(男)就不是强奸?”

就是因为我们依旧把女性置于一种弱势需要被照顾的地位,这种歧视,同时也在给男性招来不平等。

这种类似的不平等还有很多,我们之前聊《82年的金智英》、《剩女》这些电影时也都提到过。

比如,剩男普遍会被要求有房有车,男权社会将女性困在家中的同时,也在视一个老公养一整个家是天经地义,都是很典型的受害之处。

但是现在的问题在于,部分男性还意识不到这种社会压力,也是男权社会对自己的不公正,是双向的刻板印象。

本该是一件非常好换位思考的事情,却成为了双方的斗争。

他们只会看到自己的既得利益,去嘲讽网上的女权主义者整天打拳,看到一些极端女权就以偏概全整个女权主义。

甚至像我们后台的这个男性留言一样,直接就默认这些对双方的侵害都是合理存在,互相的对立,戕害才会永无止境。


男性应该将女性视为什么

这个问题非常好回答:什么都不要视作,把女性当做和自己一样存在的人就好了。

但这么常识性的问题我为什么还要拿出来说呢?

因为这次事件存在一个直接诱因,就是组织者和那26万男性,都有一个不会明说,但自我合理化了的思维,他们认为:

女性的存在价值是建立在男性的欲望产生上的,他们潜意识中就认为,女性之于自己是被凝视,被“淫荡审判”,被“用于生育”,被“解决性欲”而存在的。

这是唯一能解释他们组织这样的房间,付费观看这样的视频的心理动因。

这种思维还同样适用于性暴力犯罪,性骚扰的溯源性反思,但碍于篇幅,这里就不展开了,我们只说下应该怎么样吧。

首先,男性应该约束自己对女性的“凝视”。

这种约束凝视当然不是字面意义上的看都不能看,而是约束一种意淫和冒犯。

比如,你在大街上遇到一位你认为很漂亮,身材很好的女孩,你当然可以多看一眼,但你不能一直盯着人家,盯着某个部位,这会构成冒犯性,也不能转头和男性朋友说“这个女孩穿那么少,一定不是什么正经女人”

这才是需要被约束的凝视。

我相信很多人在成长道路上都见识过这样的场景:身边一部分男性聚在一起,热火朝天的议论女性身体。

这种议论总是带着相当自以为是的,好像对面的不是人,而是商品,自己是在和朋友们买菜:比如胸部的大小、腰腿的粗细、穿衣的多少,而结论亦容易导向「欠干啦」、「硬上她」、「一定很骚」等等不见得有事实根据的臆测遐想。①

当然,我不是说所有男性都这样,只是这一种“凝视”往往成为性骚扰,性侵害的催生物,而且有多严重呢:

央视《东方时空》做过一个专题调查,中国87%的女性遭受过肢体和语言上的性骚扰,这还只是14年前的数据。

所以,我们必须要去提出来,然后想办法解决。我们不能只让女性小心,要让想侮辱她的所有人「闭嘴」才是对的。

这种闭嘴的方法有很多,比如剩下的男性和女性应该联合抵制这种“凝视”,与其割席。

其他男性应该努力发出自己的声音,不要让那些蛀虫一边“恶意凝视”女性,一边污名整个男性群体,挑拨两性矛盾。

包括学校应该去教育未成年的男性视女性为一个有尊严的个体等等,有很多。

另外,社会和男性都必须给予女性自我决定的权利,

什么意思呢?

不要默认她为一个被呵护方去看待。

很多男性反对平权主义的理由在于:你们女生一直都是被社会呵护的柔弱方,享受了那么多的照顾,有什么脸喊女权?

我当然相信愿意去呵护女性的男性都是善意的,但我也希望大家不要忽略,要不要得到男性更多照顾这一选择是双方的,不是默认的。

男性没有义务必须帮助女性,而女性也并非生来就应该是被照顾的弱势。

双方都需要得到自己做决定的权利,而我也比较希望所有男性“呵护”帮助另一个人,并非是因为她是女性,而是纯粹因为善意,爱之类的东西。

最后

最后,为了防止有人抬杠,我还是照例说明:上述所有内容,互换性别,同样适用。

我是一个男性这件事,其实也没那么重要,因为如果哪天男性也像现在的女性一样陷入社会困境,我一定也会帮男性这么说话,这东西和性别没啥关系,我只是作为一个人在说话。

参考资料

①《一句「好好保護自己」,就夠嗎?》作者:陳宣澍(台湾)

音乐/李亮辰 - 《渡河》

配图/来源于网络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

“各有态度”特色内容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