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婿,这房子有我儿子一半,你没资格赶他走”“房钱是我出的”

婚姻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一些原本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牵扯在一起。本以为婚姻编织的是幸福,可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带来的只有伤害。婚姻衍生出很多关系,这些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靠,只要涉及个人利益,这些本就不牢靠的关系,很有可能瞬间崩塌。这些关系当中,让人头疼的可不只

婚姻就像是一张巨大的网,将一些原本毫无关系的陌生人牵扯在一起。本以为婚姻编织的是幸福,可事实上,大多数时候带来的只有伤害。

婚姻衍生出很多关系,这些关系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牢靠,只要涉及个人利益,这些本就不牢靠的关系,很有可能瞬间崩塌。

这些关系当中,让人头疼的可不只是婆媳关系,还有翁婿关系。虽说丈母娘看女婿,可能越看越喜欢,但是有些丈母娘对女婿,可就只有利用和算计了。

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再是一家人,利益面前也会倒戈。人都是自私的,属于自己的东西,不可能拱手让人。特别是当自己付出一直得不到回报时,就更不会再倾其所有了。

陈瑄玮没结婚前,日子过得无比潇洒,想买什么买什么,想出去旅游就出去旅游。可是结了婚之后,负担和压力取代了一切。

负担和压力的来源,并不是自己的小家,而是妻子的娘家。陈瑄玮实在不明白,自己怎么就成了妻子娘家人的提款机,就连他的房子,妻子的娘家人也想要分一半走。

陈瑄玮的家庭条件不错,自身能力也不差,工作没两年,就给自己买了套三居室的房子。他想得比较长久,房子大一点,以后结婚了住着也宽敞。

陈瑄玮的妻子是他大学学妹,人挺不错的,就是家庭条件不太好,家里还有个不务正业的弟弟。

陈瑄玮也不在意,他觉得两个人感情好就够了,他压根没想过,妻子的娘家人,会影响他原本的生活。

两人交往了三年才准备结婚,前脚他刚求婚,后脚岳母就上门来提要求了。岳母告诉陈瑄玮,彩礼至少二十万,还得给小舅子买辆车。

二十万彩礼他没意见,给小舅子买车他就有些不能接受了。自己的婚姻凭什么要和小舅子牵扯到一起,难不成不买车就不结婚吗?

妻子告诉他,这是她们家的规矩,她也早就已经承诺过了。陈瑄玮没办法,为了能和妻子顺利结婚,他答应了岳母的要求。

结婚的前一天,陈瑄玮才知道,小舅子根本就不会开车,岳母提这样的要求,只是想为难他而已。车已经买了,陈瑄玮也只能认了。

婚后的生活还算甜蜜,如果没有岳母的干涉,幸福感会更高。岳母俨然是将陈瑄玮当成了提款机,每次去陈瑄玮家,都要找借口要点钱。

岳母要的不多,陈瑄玮也不好拒绝,只能次次都满足岳母的要求。陈瑄玮觉得,既然成为了一家人,那他多付出一点没关系,可就是因为他太好说话,太爽快了,就连小舅子也跑来找他要钱。

小舅子已经二十好几的人了,整天不务正业,只知道待在家里打游戏,吃穿用度全靠家里人接济。

岳母对此毫无怨言,还总说只要小舅子开心就好,没必要强迫他去工作。岳母以为自己这样是在帮小舅子,殊不知这样只会毁了他。

陈瑄玮确实把小舅子当家人看待,所以就帮他介绍了一个工作,在朋友的工厂当保安,除了值夜班累一点而外,工资待遇都很不错。

小舅子去了两天就不去了,说是太累,又不能玩游戏。岳母非但不指责他,还赞扬他做得对,让他别委屈自己,待在家里她养着。

说是岳母来养小舅子,但其实都是从陈瑄玮这里拿的钱。陈瑄玮看到岳母和小舅子这样,也就彻底撒手不管了。

前不久,小舅子提出要搬去和陈瑄玮一起住,说是想换个环境。岳母担心他照顾不好自己,所以也跟着搬了过来。

陈瑄玮起初并不知道这件事,是妻子同意的,他也就不好再多说什么。只是他没想到,小舅子和岳母的到来,让家里彻底变了样。

小舅子每天霸占着他的书房,打游戏打到半夜都不睡,有时候打输了还要大骂几句。陈瑄玮有好几次在睡梦中被小舅子的骂声惊醒,严重影响了他的睡眠。

陈瑄玮提醒过小舅子几次,让他注意影响,别吵到楼上楼下的人。小舅子非但不听,还嫌他管太宽。

岳母也总是帮着小舅子来指责陈瑄玮,陈瑄玮感觉自己就像是个外人一样,明明是自己的家,却什么权利也没有。

这些他也还能忍,可是小舅子私自动用他的私人电脑,删掉了他所有重要的文件,他这下就忍不了了。

小舅子没有说一句道歉的话,岳母也一个劲指责陈瑄玮自己不把电脑看好。有岳母撑腰,小舅子就觉得自己没错,躺在沙发上跟个没事人一样。

陈瑄玮见此,心中的怒火实在压制不住了,他要求小舅子立马搬走。边说还边去推搡小舅子,想把他赶出去。

岳母一心护着小舅子,直接就给了陈瑄玮一巴掌,然后说道:“女婿,这房子有我儿子一半,你没资格赶他走!”

陈瑄玮懵了,这是自己买的房,房产证上也是自己的名字,什么时候有小舅子一半了。他告诉岳母:“房钱是我出的,房子在我名下,不可能有他的份!”

岳母不甘示弱,继续说道:“我女儿嫁给你了,你的财产有一半都是她的,她的就等同于她弟弟的!”

陈瑄玮被岳母的歪理气笑了,笑完后他才告诉岳母:“房子是我婚前买的,属于婚前财产,别说小舅子没份,你女儿照样没有份!你再这样纵容下去,小舅子铁定要出事!”

陈瑄玮没再继续给小舅子好脸色,直接将他赶出了家门。岳母气得不行,用手指着陈瑄玮,半天说不出话来。

情感分析:

我很赞同陈瑄玮的那句话,如果她岳母再这样纵容小舅子,小舅子的人生会毁的更严重。都说慈母多败儿,不可否认岳母对小舅子很好,可她的好却是毒药,会腐蚀掉小舅子的一切,让他变得糟糕透顶。

疼爱子女不是这样疼爱的,纵容他不工作,纵容他随意触碰别人的东西,就是将他往深渊里推。

疼爱子女也不能建立在对其他人的伤害上面,女婿也是半个儿,伤害女婿的利益去满足儿子的利益,结果往往得不偿失。

一家人相处,不能有如此严重的区别对待。女婿付出已经够多了,做岳母的就不该太过贪心。总是将自己的利益放在第一位,迟早也会毁了女儿女婿的婚姻。

能够成为一家人,是上天注定的缘分,因为利益问题毁了这份缘,就是在摧毁自己以及家人的幸福。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