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明星离婚后私生活曝光,他的绝情戳中了多少女人的痛处!

心之助 · 懂自己、爱自己、经营亲密关系,化解情感危机文 | 心之助特约作者 半碗前段时间双宋再次登上热搜。这一次是把两个人曾经的糖全部推翻:宋仲基推倒了与宋慧乔的婚房,计划重建新楼。而这之前,这座代表了世纪婚礼的“纪念之屋”,已经空置了一年多。有的人说,宋仲
心之助 · 懂自己、爱自己、经营亲密关系,化解情感危机


文 | 心之助特约作者 半碗

前段时间双宋再次登上热搜。

这一次是把两个人曾经的糖全部推翻:

宋仲基推倒了与宋慧乔的婚房,计划重建新楼。

而这之前,这座代表了世纪婚礼的“纪念之屋”,已经空置了一年多。

有的人说,宋仲基有钱任性,薄情寡义;

有的人说,这本就是他的婚前财产,如何处置是他自己的事。

而最扎心的评论莫过于:推倒婚房更像宋仲基对情感的清算,他们彻底切断与彼此的联结,不留下哪怕一点点回忆。

“离了婚我们还是朋友?

是精神朋友还是肉体朋友?”

《如果岁月可回头》刚播出一集,就戳了男人的痛点——大多数男人离婚时,心理上压根没觉得婚姻有问题或者自己有问题。

白志勇质问妻子:你忍我的脾气这么多年,怎么现在忍不了了。

就因为我不陪你爬山,不陪你去听“六月天”的演唱会,你就想跟我离婚,你有病吧?

剧中的状态,其实一定程度反映了现实:大多数男人之所以不想离婚,是因为适应了婚姻中的位置,离婚太“麻烦”。

在习惯了家庭分工、享受了婚姻便利之后,他们的需求得到满足,以为婚姻进入平衡态。

他拒绝离婚,却又不得不被动地接受对方的选择。

在民政局办手续时他抱怨:你拿走了我们百分之八十的存款;

在前妻提出好聚好散时,他愤怒相怼:朋友?精神朋友还是肉体朋友?

这系列的反问更像一个小孩在质问他的监护人:“你为什么要分走我的糖?我以后再去哪里找糖?”

失婚后的白志勇在短时间内,失去了安全感与内心秩序。

心理学上有一个概念叫做“损失厌恶”,就好比一个孩子对自己“失去的糖”比“得到的糖”更念念不忘,失婚带来的悲怆感与拥有爱情所带来的愉悦并不相同。

在损失厌恶的影响下,当事人进入心理活动激烈的脑疯期,他们会做一些平常完全不会做的事、突然改变自己的某种习惯、甚至短时间成为自己最讨厌的人。

比如剧中的白先勇,明知道工作不能喝酒,他却非要顶着未醒的宿醉参加新闻发布会。

明知道错在自己,却一定要拿助理撒气,把皮鞋扔在办公桌上。

当他兴致勃勃地做好了饭菜、拿了两双筷子,才想起自己的所有反常都是因为家里的那个人,不会再回来了。

伴侣的分开不仅是婚姻关系的法律解体,也意味着财产、身份、社会关系、个人习惯的重新洗牌。

许多人在离婚后寻找各种方式都是在驱散内心的焦灼,来平衡失重的内在。

不少男性咨询客户曾经有过“无缝过渡”的情感经历——他们在结束一段感情后,迅速开始下一段恋情。

其实这种操作未必要定之为“渣”,我们需要看到,离婚对双方都是伤筋动骨的大事,男性和女性有着一样的“离婚创伤”。

正如一句经典台词中所说的那样:随着高兴胡来并不等于自由,而是逃避。

男性选择自我疗愈的方式是通过抓住新的东西、伴侣来调整离异后混乱期的自我。

希望通过“获得”来掩盖“失去”——“我只要尽可能地避免失去,我就赢了。”

“我想我知道,我们不适合”

在难以用常理去判断的“脑疯”之后,他们才开始审视自己的情感状态,好像一只将脑袋埋进沙子的鸵鸟,后知后觉地发现已经无处可“逃”。

曾经有位客户因为离婚而觉得自己的人生都没有了着落:

他年轻有为,跟仰慕自己的小姑娘发生了婚外情。

妻子得知后直接要求离婚分财产。

起初,他想送鲜花、送礼物,想尽一切办法希望和前妻旧梦重温——曾经的感情、共同建立的家庭都是真的,很难割舍。

他一度想过让老婆也出去找个人,两个人平衡一下再回到同一起跑线这种馊主意。

在被前妻拒绝后,他有过不甘与困扰,最后变成了抱怨——“我这么好的人,她怎么不想想没了她我还不能活了吗?”

离婚是把杀伤力极大的枪,子弹穿透人生留下黑洞,伤痛则是久久不去的后坐力。

其实他的情况与电视剧《安家》中的阚先生有点像。

阚先生愿意为了阚太太专门开一家糖炒栗子;在豪宅门前淋雨等待,他为了刺激前妻甚至说:“我离婚后可以找个十八的,而你只能找个八十的。”

现实中的人性,恰恰是这句台词的放大——许多人正因为他们尚未找到自己新的soulmate,才会陷在旧的感情中无法自拔。

离婚后的男人在一段时间后,进入心理激励期,他们通过确定内心新的目标,来恢复价值,:

  • 选择坚定地追求前任,希望能和前妻重新走进新的平衡关系,找到自己原本做丈夫/伴侣的价值,让原本失去秩序的内心状态恢复
  • 重新发现新目标,寻找下一段情感,找到自己在新情感中的角色,把自我内心秩序重新构建

不论是积极地修补关系还是寻找新的关系,他们褪去了最初的无脑行为,开始给自己的心理打上强心针,建造“避风港”。

回头再看双宋离婚半年后两人的状态对比。

宋仲基已经走出了“大量脱发、与化妆师传绯闻”的心理脑疯期,进而走向激励期,开始大量拍戏,与影迷、剧组人员进行亲密互动,拥有颇佳的镜头状态。

反而是宋慧乔处于半隐退状态,远赴巴黎自我疗伤。

失婚男女最大的区别在于此:

男性——相对容易走出感情,一旦确定新的目标,可以说散就散;

女性——相对更沉沦过去,会回想两个人的幸福从前,不停地反思自己究竟出了什么问题。

从称呼对方的名字,到亲爱的,再到媳妇儿、老婆,最后再叫回名字。

男性心理的亲密轨迹如同这些称呼,赤条条进入婚姻,再赤条条离开,来去无痕迹。

“既然没了感情,不能没了利益”

婚姻走到这一步,已经从激励期进入稳定期,双方已经做好决定留在原婚姻状态,或者彻底离开。

在两人公开婚变消息时,有网友曾经这样评价:这是我看过最HE的结婚,也是我看过最BE的离婚。

两个人离婚后,就颇有种“老死不相往来”的气息,光是暗示声明就你来我往地交手了好几番。

宋仲基发出数版说明,其中也有“与其计较两个人的对错,互相指责,我更希望能顺利地走完离婚流程”的感慨。

他三番几次的暗示几乎是明摆着说,这段婚姻的过错方是女方;而后文中的“无法详述的细节”似乎在暗示自己的受害者身份。

宋仲基流露的根本不是对这段感情的留恋或慈悲,而是抢占舆论偏向,撇清责任关系。

要知道在娱乐圈,婚姻中受害一方受到的事业冲击更小。

可以说,此时此刻男人真正意识到,对方不再是自己的伴侣。

心理上我们真正地离婚了。

不由得想起某个网友离婚的案例,她的前夫在纸上一条条记录着多年的款项开支,要求妻子放弃财产或者赔偿自己多年的各项损失.

婚姻里的柔情蜜意俱不存在,她万万没想到连送给自己的纪念日礼物都被前夫换算了价格。

进入“心理离婚期”后的操作在男性当中特点格外显著——夫妻的共同利益不再是他们的考量内容。

他们会试图盘点在前妻身上花费的时间、精力、金钱,并尝试全盘收回。

一方面,不再投入;另一方面,及时止损。

他们只想在婚姻大厦将倾之时,尽可能多地维护自己的利益。

其实,走到心理离婚这一步,彼此已经没有了旧梦重温的可能。

局外人的我们之所以会为宋仲基推倒婚房感到遗憾,无非是昔日甜蜜仍历历在目。

而对当事人来说,推倒旧屋是置换投资也好,心理清算也罢,都是将旧的沉淀、放下,重塑新的自己。

即便人生还有再相遇,也不过是利益,不再因为爱情。

“爱与不爱,请都在当下”

走过离婚后情感的三个阶段,曾经齁甜的双宋也变成了熟悉的陌生人。

当然,也不存在什么坦然平和地放下,经历离婚的双方都曾有过不为人知的挣扎。

爱情片里经常有一句对白:当初他允诺爱你一生一世,是真的;后来做不到,也是真的。

在这个世界上,没有永远稳定的婚姻状态,只有不断为婚姻平衡共同努力的两个人。

村上春树曾说,如若相爱,便携手到老,如若错过,便护他安好。

体面分手才是对彼此最大的尊重,而保有尊重,才不枉相爱一场。

相爱时,我们尽力;不爱时,我们得体退出。

有时候离婚并不意味着失败,而是新的希望与开始。

放不放过对方其实不重要,最关键的是成全与放过自己。

正如那首歌所唱的:“我爱你不后悔,也尊重故事结尾。”

不论是推倒现实的房子或是推倒心里的废墟,惟愿一别两宽,各生欢喜。

声明:图片来源网络,如涉侵权请告知,我们将会立即删除。本文由心之助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侵权必究。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