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鲜人为知的藏粮湖,曾是农业旅游示范区,免费开放却无人知晓

渝帆昨天向大介绍分享了位于重庆市潼南区梓潼街道李台村的东升茶山,曾经是国家级农业旅游示范基地,但是现在却沦落为无人管理、杂草丛生的荒山,令人唏嘘不已,这么好一块国家级的旅游招牌就这样被糟蹋了,很多人在文章后面评论留言都表示了遗憾和痛心的情感。为什么要在这篇文章

渝帆昨天向大介绍分享了位于重庆市潼南区梓潼街道李台村的东升茶山,曾经是国家级农业旅游示范基地,但是现在却沦落为无人管理、杂草丛生的荒山,令人唏嘘不已,这么好一块国家级的旅游招牌就这样被糟蹋了,很多人在文章后面评论留言都表示了遗憾和痛心的情感。

为什么要在这篇文章的开头提昨天东升茶山的文章呢?因为今天要介绍的这个藏粮湖不仅与东升茶山相邻,同时也是与东升茶山一起于2004年被评为国家级农业旅游示范区的重要组成部份,茶山因湖水而美,湖因茶山而秀,两者是一种相互依存、相互成就的关系。

藏粮湖与东升茶山一样,均位于重庆市潼南区梓潼街道办的李台村,是一个人工湖,修建于上个世纪60年代,当时为响应“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号召,潼南当地人民花了十年(1965年至1975年)时间才修建完成。

关于藏粮湖这个名字的来源,一说是取自”深挖洞、广积粮“这个当年的号召,另一说则是因为它的建成,给周边地区的田地带来了福音,当地村民不再靠天吃饭,每年都能喜获丰收,所以人们称这是藏着粮食的湖泊,故名藏粮湖。藏粮湖水深30米左右,蓄水约130万立方米,占据19湾15坡,一说有24个弯。尽管当时修建的时候,人们只考滤夏天干旱的时能有湖水解决农田灌溉问题,并没有想过它的观光与休闲效应,但却并不能掩饰它天生丽质般的美丽。

新千年之后,随着国人的腰包越来越豉,当时温饱已经解决,于是生活开始向更高层次的休闲、旅游发展,也正是这个时候,人们发现这个湖泊(当时还叫藏粮水库)不仅可以灌溉,还可以垂钓、荡舟、摄影、野饮,于是与边上的东升茶山一起开始往旅游方面发展,而且于2004年成功获批为国家级农业旅游示范区。

当时的藏粮湖与大佛寺、双江古镇一样,都是潼南少有的几个国家级旅游名片,不过那时候旅游还是一个新鲜的概念,根本就没什么外来游客,这些景点也不收门票,但本地人周末聚会、游玩一般都会选择去这几个地方,而且相比大佛寺和双江古镇厚重的文化底韵而言,东升茶厂和藏粮湖这种天然的自然风光当时更受人们的喜欢。

然而,与东升茶山一样,原以为升级为国家农业旅游示范基地之后,藏粮湖的旅游会站上新的起点有更好的发展,却不想,那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并不是不想打造好,据说前前后后,国家也投了数以千万计的经费(当地人言,未经证实),但即便是现在,几乎也没什么宣传,不要说外地,在重庆也是鲜为人知。

作为土生土长的潼南东升人,渝帆不仅对藏粮湖很熟悉,而且经常与同学们一起到湖边捡菌、玩耍,上小学时,老师还曾多次组织全班同学一起到湖边野饮,那时候年龄虽小,但大家自己带上锅碗瓢盆、大米蔬菜、水果饮料去湖边,然后挖灶生火、分工合作、一起做饭的时光至今记忆犹新。

记得野饮时,藏粮湖的湖水是可以用来煮饭、甚至直接饮用的,那时候湖水特别清,鱼也很多(农药、化肥还没有大面积的使用),真的水清见底,游鱼可数,周边环境虽然未经人工修饰,却也没什么人为破坏,现在回想起来真有一种人间仙境般的感觉。

这组照片是前几天与朋友去东升茶山玩的时候,在山上用无人机航拍的,当时时间较紧,没去湖边,所以没有拍近景,从这组照片看,湖还是那片湖,升级为国家级旅游示范区十几年并没有什么变化(若要说变化,水质和生态还不如以前了),湖边的树木被烧了没有人管理,连一条环湖的步道也没有修建,所以对于希望家乡越来越好的渝帆而言,还是觉得挺遗憾的。

不过换个角度,对于游客而言或许也挺好的,虽然没有游船及其它游乐设施,但免费开放,不用门票,而且几乎没什么游客,可以尽情的游玩、拍照(没什么服务和安保,所以自己需要注意安全),不花钱便可以享受近似于原生态的湖光山色,也是一件惬意的事,大家觉得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