啪啪啪后,我吃掉了我丈夫……

大家好,我是所长。 今天是不是有点被标题吓到? 别怕,我说的不是人,而是自然界那些以同类为食的动物。 手足相残故事还要从一只蟑螂说起。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气温回暖,冷血动物蟑螂又恢复了它们的繁衍速度。原本只敢在夜里出门觅食的小强,因为「人多势众」,不禁大胆

大家好,我是所长。

今天是不是有点被标题吓到?

别怕,我说的不是人,而是自然界那些以同类为食的动物。

手足相残

故事还要从一只蟑螂说起。

春天是万物复苏的季节。气温回暖,冷血动物蟑螂又恢复了它们的繁衍速度。原本只敢在夜里出门觅食的小强,因为「人多势众」,不禁大胆起来。

当我在厨房角落里发现了第一只蟑螂,我立马下单了蟑螂药。

小强的烦人之处在于它「野火烧不尽」的生存能力和「春风吹又生」的繁殖能力。

从生存能力上看,小强没有忌口,人吃的食物它爱吃,人不吃的无机体(皮革、电线、肥皂等)它也能吃。

繁殖能力就更不用说了,只要你看见了第一只蟑螂,你家可能还藏着999只。雌性蟑螂一辈子只需要交配一次,就可以无穷无尽地生育后代,一次能生10~100只,是名副其实的「生育机器」

蟑螂最早出现在3.5亿年前,那时候人的祖先都还没诞生。现如今,曾经的地球霸主恐龙都灭绝了好久,小强家族却人丁兴旺。不禁令人怀疑,蟑螂才是「地表最强生物」

对付蟑螂的有效办法,一是饿死,二是毒死。

有朋友可能会问:“我每天都会打扫卫生,为什么家里还有蟑螂?”

其实有烟火气的地方,就容易有蟑螂。它可能通过各种渠道潜伏进你家,比如门缝、窗户和下水道。

这时候,我们只能采取plan B——胶饵。

前面有说到,小强百无禁忌啥都会吃,饿急了自然也会吃同伴的尸体。蟑螂药正是针对蟑螂蚕食同类这一特点研发出来的,杀一只灭一窝。

胶饵其实就是一种慢性毒品,小强食用后并不会立即身亡。中毒的小强回到窠臼后,会像嗑大了一样兴奋地抽搐、呕吐。

而其他小强又有吃同伴呕吐物、粪便和尸体的习惯,很快就一个接一个地全部倒下了。

谋杀亲夫

「地表最强生物」栽在了自己的饮食习惯上,虽然吃的是同类,但至少是死了的。有些生物就不如蟑螂一样「有情有义」了。

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在人类社会,成为伴侣是几辈子的福分;而在动物世界,成为伴侣有时却要付出「生命」的代价。

标题说的就是螳螂的故事。

对于母螳螂的「凶残」,大家可能都有所耳闻,甚至有科普说:母螳螂会在交配时一口咬下公螳螂的头,边交配边进食。

这种说法将公螳螂描述成了「要性不要命」的下半身动物,公螳螂表示:有被羞辱到。

(被咬掉头后,公螳螂继续交配)

既然不是用下半身思考,那为什么公螳螂死也要和母螳螂交配?

动物之间很少有所谓的感情羁绊,更多的是生存需要,交配就是为了繁衍。螳螂的寿命只有6~8个月,基本上一年一代,公螳螂正是抱着延续香火的目的去骚扰母螳螂。

为什么公螳螂不反抗?

因为无力反抗。不同的生理结构,导致公母螳螂的体型差异明显,母螳螂的体型几乎是公螳螂的两到三倍

母螳螂产卵需要更大的体型和更强壮的身体来吸收更多营养。因为幼体的发育情况几乎完全取决于在母体内吸收了多少营养。

在绝对力量面前,公螳螂的反抗就是螳臂当车以卵击石

很多人不知道的是,其实母螳螂并不像「传说」中凶残。不是每一只母螳螂都会以配偶为食,毕竟公螳螂体内并没有有助于繁衍后代的特殊物质。

母螳螂吃不吃配偶,取决于螳螂的物种和饥饿程度。

一般来说,中华大刀螳谋杀亲夫的几率比较大。而母螳螂吃公螳螂,也仅是因为产卵需要能量。有些聪明的公螳螂会察言观色,挑选一些饱腹的母螳螂进行交配,完成任务后立马逃走,一举两得。

抛开被逼无奈的母螳螂不说,自然界里还有一个弑夫成性的物种——黑寡妇。

你以为黑寡妇是想象中的「一身黑」?

其实它长这样。

黑寡妇的学名叫「间斑寇蛛」,腹部有红色斑点,身藏剧毒。与母螳螂不同的是,雌蛛无论饿不饿都会吃掉床伴,也因此得名「黑寡妇」

需要澄清的是,并非所有黑寡妇蜘蛛都会吃掉配偶。我们熟知的「少男杀手」,多半指的是澳大利亚红背蛛。

雄性红背蛛一辈子也就只有一次交配的机会,因此它会想方设法吸引雌蛛的视线。常见的骚操作就是「翻着筋斗」进入雌蛛的体内。

整个交配过程中,雌蛛有三分之二的时间用来吃掉雄蛛,真实上演「边交配边进食」的戏码。而雄蛛用生命换取了更长的交配时间,同时也提高了雌蛛未来拒绝其它求爱者的可能性,实现了香火的延续。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这么看来,红背蛛也算是为了种族延续做出了不小的牺牲。

同类相残,在自然界是十分常见的现象。在残酷的食物链中,一些老弱病残的动物会先被同类消化,「肥水不流外人田」,自产自销。

从一定程度上说,这种方式其实可以提升物种的生存效率。“优胜劣汰,适者生存”,这一切都是遵循自然规律的。

因此,我们也不应该用人类的眼光去批判或强制改变某一物种的生存习惯,比如放生。

很多动物不像人一样是社会性物种,可以通过互帮互助来实现共赢。蚕食同类,只是它们进化的手段。

与动物不同的是,人类互相残杀,只会造成更多没有必要的损失。

人类虽然不吃同类,但伤害同类的手段却比动物更残忍。

纵观历史,一战二战,从古至今战争不断;冷战热战,互相伤害的方式层出不穷。直到今天,全世界面对着同一个敌人新冠病毒时,各国之间还是尔虞我诈、唇枪舌剑。

或许,就算是人类这种「高等生物」也很难明白,在共同的敌人面前,我们应该携手合作,而不是相互诋毁。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