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念入水,落了三生三世情!

我是晓雨,你喜欢诗词,就来找我。你我都是诗词美文爱好者,我可以为你赋诗填词!作者:晓雨,情感文章原创作者期待您的交流!若桃夭的花瓣浮在水上,鱼,游出胭脂色,一池子的天,立马活了。阳光都水汪汪的,石头暖着,似有人坐过,我的目光深入水,翻出我的影子,靠近鱼,问,是

我是晓雨,你喜欢诗词,就来找我。

你我都是诗词美文爱好者,我可以为你赋诗填词!

作者:晓雨,情感文章原创作者期待您的交流!

若桃夭的花瓣浮在水上,鱼,游出胭脂色,一池子的天,立马活了。阳光都水汪汪的,石头暖着,似有人坐过,我的目光深入水,翻出我的影子,靠近鱼,问,是谁刚刚走,为何取了我水面的落花。

一朵落花走出春风,入水,那本该是我的纪念,现在化鱼了,我怎能捉住,一切都要开始浮游。花的记忆,鱼只剩了七秒,我却要记三生三世,花树可以继续要它的果实,我连葬花都是奢侈,鱼成了我活蹦乱跳的心事。

水纹都是痕,疼在心里,鱼却快乐地游摆,我在荡开的涟漪里转圈。现在还不想离开,追鱼,至少可暂时有思。看什么都是胭脂,我知道,水里有天托底。我不过流云而已,风一吹,由不得云不散。花落,鱼沉水底,足矣,此时算是好天气。

多自在,三月的水温刚刚好吧,还有落花赶过来,游鱼可衔更多的花语,说予我,花瓣皆成鳞片了,鱼,就活出了一棵棵花树的神。春水由此会呼吸,慢慢腾出,一池雾一样的胭脂。我可欢愉着想象,不为落花感伤,她已美丽转世。

临一池春水,无需限制思想,概念可自由流动,念,就飘忽在雾一样水晕里,谁已凋谢的胭脂,就这么巧地落在念的最里面,我该叫她什么呀!我就叫她花瓣鱼了,算首创,美好在我目光里,可抽象成一尾胭脂游来游去。

有鸟鸣,逗引着水花在响,我不放过细微的声音,听,包括残留枝头的喃喃,皆可成为心里的涟漪,我需有声的活水养我的鱼。

当然是我的花瓣鱼,在我这里,有最好的石头,用三生石砌的池壁,我已替落花打造好了道场,游吧,以鱼的姿势,我也会入水,去一起转世。但有一瓢弱水,于鱼已是江河三千了。若剩一瓣落花,于我亦是春秋万象了。

作者:晓雨,诗词情感美文传递者,喜欢有您的关注!您的关注是我创作的动力!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