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了婚之后才明白:有三件事,才是真的不能碰

01为什么有些男人,非得等到最后没办法再跟妻子过下去,逼得对方主动放弃了自己,才明白原来真的是他做错了很多事?难道是非对错有这么难以判断吗?并不是这样,道理掌握在哪一方,属于一眼可明了的东西,只不过是应了那句老话: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罢了。以为自己牢牢掌握着对方的

01

为什么有些男人,非得等到最后没办法再跟妻子过下去,逼得对方主动放弃了自己,才明白原来真的是他做错了很多事?难道是非对错有这么难以判断吗?

并不是这样,道理掌握在哪一方,属于一眼可明了的东西,只不过是应了那句老话:被偏爱的有恃无恐罢了。

以为自己牢牢掌握着对方的心,就可以予取予求了,再怎么闹,对方也会甘之若饴,直到离了婚之后才明白:有三件事,才是真的不能磁。

一旦碰了,总有一天对方忍无可忍会一起跟你“算总账”的。

万先生说跟妻子结婚的时候,双方就曾经约法三章:一,遇到大事情必须有商有量。二:双方不能无底限扶持自己的原生家庭,将大额的金钱物质往自己家人手里送。三;不能背叛婚姻与伴侣。

既然是约法三章,自然这些都互为彼此的底线,若非如此,也不必特意拿出来说了。

可是人就是这样,说的一回事,做起来可能又会是另外一回事了。

在后来的婚姻生活当中,万先生可以说是非但这三样全都犯了个遍,甚至还做出了一些虽然没记载进去,但同样也为对方所不能容忍的事情来。

结婚大概5年之后,他找了情人。起初纯粹就是图新鲜感,图对方的年轻貌美与温柔浪漫。他觉得家里有妻子管着、打点着,自己很省心,外头有美丽的情人谈情说爱,软语温存,这才是男人真正想要拥有的生活模版。

可家里那个承担了所有具体的家务劳动的女人不这样想,因为他首先就背叛了约法三章之中的一条,她没打算容忍,更不愿意原谅。

万先生觉得她“想不开”,只要睁一眼闭一眼就能办到的事情,可她却上纲上线,不依不挠,也难怪自己越来越不喜欢她。

可在他妻子看来,一个能够不顾女人的底线做出这种事来的男人,就不需要再一味容忍了,忍着将来只有无穷无尽的苦日子在等待着她。一个都没想法再好好跟自己一起过下去的男人,还有什么客气跟他讲,最终他们便离婚了。

02

当然,在此之前,其实他还有几个地方早已让自己妻子颇有怨言了。只是为了年幼的孩子着想,她还在犹豫罢了。

比如:他一母亲对这个儿媳妇态度非常傲慢、苛刻,两个女人之间因为很多事早就势同水火、没办法和平共存了。其中有关于孩子抚养方面的事情、也有他母亲一味偏袒自己的儿子、没事总无端指责谩骂儿媳妇之类的事情。

其实两辈人呆在同一个屋桅底下,因为性格与生活习惯的不同,难免会有发生争吵与矛盾的地方,身为男人,他有义务也有责任担任“调停者”,两边劝解劝解,努力让她们和解。

可他呢?要么懒得管,要么就偏帮自己母亲,总用对方的年龄与辈分来压制妻子,动不动就斥责她不懂事、不孝顺之类的。

憋了一肚子气的女人,更加对婆婆心生怨气,而得势更猖狂的老人,也更加变本加厉欺负起儿媳妇起来。

他变相的放纵婆媳矛盾,其实也是为日后的婚变埋下了祸根。

03

做生意的人,难免交些三教九流的朋友,也难免会因为应酬而出入一些家属可能很担忧的场合。除此之外,他们沾染上一些不良嗜好的可能也比一般的人机会高。

拿万先生来说吧,吸毒之类的事情他还是没干过,可是赌博、酗酒跟搞艳遇这种事情,真心没少干。

光拿生意、赚钱来当成掩饰的借口真的说不过去,说穿了,就是意志力与定力不够、容易被外界诱惑而已。

酗酒伤身也使得他脾气越来越暴躁;赌博像个无底洞,赚来的钱大半不断砸了进去,也使得他越来越不管家人的想法、痛苦与死活,甚至连家都不想呆了,总想往他认为的“非常刺激”、“非常有意思”的地方跑。

再加上心也野了,也非常喜欢流连在婚外异性虚假的温柔乡中乐不思蜀。

起先他妻子是痛苦了一阵子,可丈夫做生意,她也没办法跟在旁边,想了想,对方“逢场作戏”而已,不如忍一忍,玩了一阵子,或许因为觉得没意思,他也会收心回头。

可谁知,后来居然包了年轻漂亮的情人长相往来,就算这一个将来会断,他的“生活模式”已养成,恐怕将来都会是这样操作了。

一个只拿回了一点点钱,就当她是佣人兼死人在对待的男人,她真的不愿意再忍了,他们的婚,其实离得一点也不突兀,而是必然。

离婚之前,家里的事情全都由妻子负责,他只需顾全生意并吃喝玩乐就好,离了婚之后,家里的一切全都落到了他的头上,想要让情人承担起这些任务,简直白日做梦,别人是负责貌美如花的。

他这才明白,男人之所以觉得婚外的女人比妻子可爱,是因为对方只参与他的吃喝玩乐,而不参与家中的柴米油盐。

这样的女人,能受他母亲的气、能老老实实听她驱使?可能是异想天开。

家里没人管,自己花钱花惯了,又添了一个一分钱挣不着可玩起钱来比他还狠、还不心疼的女人,也不知哪天哪一点不如愿,就会转身跑掉,现在他算是也有点看出来了。

因为前不久因为赌博输了一大笔钱,没办法给那个女人买她心仪的珠宝,她已经哭闹了好几回,现在还没哄好。

面对一室的狼藉与冷清,他真的开始后悔了,也开始明白前妻的好。

可是现在他才知道这几件事情在婚姻当中不能碰,婚姻需要且行且珍重,但已为时已晚。说到底,是他不懂珍惜、一手作死了自己原本幸福的婚姻。

-END-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