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倦:“刀片专业户”的自我修养|国剧少壮派(2)

编者按:一批1980年前后出生的创作者已然成为国剧的主力担当。论年龄,他们正处于创作力最旺盛的阶段,有着稳定的产出能力;论经验,他们都有多部知名作品傍身。他们得过前辈的言传身教,又给后辈树立了榜样典型。他们是国剧创作里当之无愧的少壮派。这个系列报道的第二篇,我

编者按:一批1980年前后出生的创作者已然成为国剧的主力担当。

论年龄,他们正处于创作力最旺盛的阶段,有着稳定的产出能力;论经验,他们都有多部知名作品傍身。他们得过前辈的言传身教,又给后辈树立了榜样典型。他们是国剧创作里当之无愧的少壮派。

这个系列报道的第二篇,我们和新晋的“网红”编剧王倦聊了聊。

王倦“红”了。即便他本人羞涩地否认了这一说法,但2019年里,《大宋少年志》与《庆余年》两部作品的接连播出,无疑让这位1979年出生的青年编剧成为了观众们的讨论热点。

在微博、知乎等论坛上,观众们巨细靡遗地分析着王倦笔下的人物关系、情感变化、剧情伏笔和让人忍俊不禁的台词。通过对这个名字的搜索,他们也惊喜地发现王倦与“童年记忆”的连接——“原来《舞乐传奇》也是他写的啊!”

在微博上,王倦也有了一个自己的粉丝群。

他一开始觉得奇怪,怎么会有人给一个编剧建粉丝群,“审美太差了。” 如今,在他看来,这一群人不算是所谓“粉丝”,更像是一群志同道合的人,大家在一个群里聊天,偶尔也互相调侃。

王倦

翻看微博上对于这个粉丝群的几条准入“规则”,第一条便是:不准在群里催稿。

这算是一个“粉丝”之间的小矛盾,时不时会在他微博评论里出现。“总是有催稿的,也有让他们不要催的。“王倦笑道。这几个月来,王倦只在大年初一当天更新了一条微博,便一直埋头写剧本,也因此暂时减少了群里的交流。

但他喜欢面对观众。

“剧本做成电视剧之后,只是通过播放量或收视率来判断的话,是会有错误的。最好的方式,还是要知道观众怎么想。”喜欢也好,“寄刀片”也罢,王倦都视为创作剧本附带的趣味,也是一种学习的过程。

“我没受过系统的训练。”他总是强调这一点,“所以我看过的每部戏,遇见的每个人,都是我能学习的对象。”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