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里的4800个好友,愚人节24小时,为啥没一个跟我表白?

怎样,刚刚过去的愚人节,有人骗你吗?我是直到晚上刷朋友圈,才发现又是一年“愚人节”的。而立之年,自然没人再跟我开幼稚的玩笑,但记忆中的“愚人节”,却真的很热闹。那时我们刚念初中,每年的四月一日,从迈入教室那刻起,就充满了惊喜和惊吓。男生们把粉笔刷藏在门檐上,再

怎样,刚刚过去的愚人节,有人骗你吗?

我是直到晚上刷朋友圈,才发现又是一年“愚人节”的。而立之年,自然没人再跟我开幼稚的玩笑,但记忆中的“愚人节”,却真的很热闹。

那时我们刚念初中,每年的四月一日,从迈入教室那刻起,就充满了惊喜和惊吓。

男生们把粉笔刷藏在门檐上,再把门虚掩起来,等哪个冒失鬼一推开门,“哐”一声砸得浑身通白,全班同学就一齐哄笑。

那种属于青春期的特有的笑,前俯后仰的,纯粹无它的笑。

笑声开启了一整天的恶作剧时光。

女孩往男孩背后贴纸条,后面写着:我是大坏蛋,旁边还要画一只乌龟。

男同学把风油精滴到口香糖上,等着看同桌被辣到上蹿下跳的模样。

千万不要到处乱跑,因为一旦跑开,再回来必然少了点东西,要么不见了课本,要么不见了笔,还有更狠的,整个课桌都不翼而飞……

课代表会来传达“旨意”:某某某,老师叫你去一下办公室。你将信将疑地往办公室方向走,他却爆发了雷霆大笑:“傻瓜骗你的!”

青春期的把戏要多幼稚有多幼稚,那种不经大脑的玩笑,既没有章法,又没有情趣,单纯就是恶搞,简单粗暴地制造欢乐。

就连老师都会参与其中。

英语老师板着脸走进教室,告诉所有人拿出本子准备默写,全班顿时哀嚎遍野,每个人都抱好了必死的决心,随后在哗然声中听见老师说:骗你们的!

啊,十四、五岁,做什么都不犯法的年纪。

那时人和人是自然亲密的。

女孩子们会手拉手去上厕所,即便自己不想上,也会在门口等要好的小姐妹。

男生们总在一起打篮球,花三块钱买一支大瓶装的水,几个人轮流喝,你跟他讲卫生意识?那是完全不存在的。

正因为缺乏边界和防备,很多玩笑才能开得理直气壮。因为玩笑这件事,原本就是一种亲密关系的象征。彼此越亲密,玩笑往往越粗野、越低级趣味。

这种自然而然的亲密,是属于青春男女的独有天赋。

前桌、后桌、同桌,轻而易举地就“打成了一片”。只是那时谁都不晓得,成年以后,光是“打成一片”这件事,就无异于登天之难。

老梁说那时班上有个男生经常搞“偷袭”,一看你从外面回来,哐当就来一套降龙十八掌,非得跟你过几招才过瘾。还有一次,班长叫了“起立”,一个男同学把另一个男同学的椅子抽掉了,等到“坐下”时哐一屁股栽在了地上……

老梁的话让我笑得直不起腰,不禁想起了一桩自己的恶作剧。

那时后桌的女生特别爱抖腿,经常把腿搭在桌子边或者我的椅子上,就开始抖啊抖。有一天,我和同桌心血来潮,就想捉弄她一下。

我俩趁她午睡,把她的鞋带解开了,偷偷绑在了桌子腿上……

接下来的事你大概能猜到了。班长一喊“起立”,连人带桌子掀了起来,差点整个栽倒……

那天下课,女同学追着我跑了九九八十一条街,我俩都上气不接下气,我摆手说再也不敢了,她笑着扑上来挠我胳肢窝,两个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发出了杀猪一般的鸣叫。

我跟这位女同学之间,还发生过一件趣事。

那时人人课桌上都摆着一个牛奶盒,里面堆满了各式各样的教辅书。我趁她不注意,偷偷把她放书的牛奶盒藏了起来……

随后我就在等她发现,你知道的,小女生那种低趣味的恶作剧心态。

然而一节课过去了,她没有发现。两节课过去了,她还是没有发现。三节课过去了……直到要放学了,她依旧没发现失窃了,可把我急坏了!

我忍不住提醒她:喂,你的牛奶盒呢,怎么不见了?

这下好了,我俩又是一番生死决斗。她骂我是坏蛋,作势要用圆珠笔画我的脸,我俩抱作一团,一边扭打一边笑,谁都不会怀疑,这友谊将天长地久。

我跟老梁说得唾沫横飞,房间里一阵一阵爆笑,随后我突然一阵心酸,把未来得及释放的笑声吞了下去——那个女同学,如今过得并不太好。

大学毕业后,她回到老家教书,外人眼里的稳定工作,但其实收入并不高,一个月不过三千多。

她是那种没有任何恶癖的乖乖女,按部就班地读书,按部就班地工作,也按部就班地结婚。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个还不错的男人。我看过照片,瘦瘦的,高个,笑起来干净。他们很快就成婚,生了一个孩子。

两个收入稳定的人,在六线县城养着一个孩子,原本是岁月静好的安逸人生。

只是,突如其来地,一场车祸带走了那个男人。

后来的日子,你大概也能想象了。

一个收入微薄的女人,独自抚养一个孩子。我时常在她微博上,看到她发孩子的照片,配的文字诸如:老公,宝宝很乖,会走路了……

又或者是:老公,今天过节,我们买了蛋糕……

我不敢去问候她。是的,不敢。

她的生活像被包裹在一层薄如蝉翼的保鲜膜里,我生怕只要轻轻那么一戳,那层保鲜膜就破了。我知道有些人的体面维持得很辛苦,她可以咬牙前行很长一段路,但一声轻轻的问候,就足够令她彻底崩溃。

我不敢去面对那些真实的情绪。

因为成年人的真实情绪,往往沉重得难以分担。

我能帮她什么呢?我什么都帮不了她。

我们甚至早就疏远了。

因为不在同一所大学,整整四年,我们只见过区区几面。那时她留长了头发,正在进行一段初恋,我们约过几顿饭,却不知道为什么,彼此间都变得客气了。

我们聊一些很“得体”的话题,上什么专业,找什么实习,做什么工作。

她不再追我九条街挠我胳肢窝,我当然打死都不可能再去绑她的鞋带。成长让我们维持着一种安全的距离,彼此相安无事地,聊着成年人该聊的话题。

人和人,就是这样悄无声息地渐行渐远的,没有破解方法。

直到如今,而立之年的“愚人节”。

那些曾经往头上砸过粉笔刷的,往身后贴过小乌龟的,往口香糖上涂风油精的,没有一个再会跟我们开愚人的玩笑。

我们每一个都客客气气,要么各自为生活奔波,要么客客气气在朋友圈点赞。不会再有任何一个人来骗你,哪怕一声“愚人节快乐”,都不会再有人提起。

我们甚至在刻意回避这个节日。因为长大以后才知道,四月一日这一天,原来承载了另一些意义,深刻而沉重。

2001年4月1日,一位叫王伟的飞行员,在我国海南岛领空壮烈牺牲。辽宁舰已清空,81192却永远无法返航。

2003年4月1日,香港影星张国荣从东方文华酒店24楼坠下身亡,一代风华,从此绝迹。

2019、2020年,连续两年的三月底、四月初,西梁山发生了特大意外火灾,造成了几十名消防员的牺牲……

在这些惨痛的记忆面前,“愚人节”这个词,光是轻轻提起,都感到轻佻和浮薄。

成年人的生活啊,快乐终于不再纯粹。

就像我那位女同学,她最新的一条朋友圈,是集赞给宝宝送一套绘本书。

我记得她曾经也爱画画,还能写很漂亮的作文,她一直心心念念想去上海,因为那里有一位她最喜欢的作家……

可如今这一切都恍若隔世,唯有朋友圈集赞才是真实的人生。

我在四月一日的夜晚,跟老梁谈起这些往事,心里没来由地想,早知道今日各自营生,当初跟她开的那些玩笑,为什么不更放肆一些呢?

我真该把她两只脚都绑在桌腿上,我真该由着她在脸上画一个大花脸,我真该抱着她在操场上滚十几圈,我真该藏起她的教辅书打死都不归还……

我那时真不知青春韶华,竟是如此稍纵即逝……

而同一天夜里,互联网上发生的最大新闻,是一个叫罗永浩的中年人,在短视频平台上,卖货1.1个亿。一个曾经骂架了半个互联网的愤怒青年,坐在直播镜头前,因为念错了产品名字向观众鞠躬,露出了他那隐隐约约的秃顶……

十年饮冰,热血终凉。

我在那瞬有些伤感,属于80、90的时代啊,大概真的一去不返了吧!

作者:甘北,100万女性的娘家人,可以信赖的情感闺蜜。我写男欢女爱,也写世情冷暖!如果你喜欢我的文章,欢迎你关注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