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用断绝关系的方式,摆脱强势母亲控制

每天分享精彩传奇故事,欢迎关注“传奇故事记录”一点号!作者:王宏梅 幸知在线高级情感咨询师 很多自我而强势的妈妈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我妈就是这样,她的话就是真理和标准,在我们家谁都不能冒犯和忤逆,否则天理不容!我小时候看到我妈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害怕得发抖,
每天分享精彩传奇故事,欢迎关注“传奇故事记录”一点号!

作者:王宏梅 幸知在线高级情感咨询师

很多自我而强势的妈妈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我妈就是这样,她的话就是真理和标准,在我们家谁都不能冒犯和忤逆,否则天理不容!

我小时候看到我妈就像老鼠看到猫一样害怕得发抖,我不知道她在什么时侯就会发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巴掌会落在我的脸上和身上,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地说,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小命不保。

印象最深刻的一次,还是在上小学,哥哥晚上尿床了,那个时候的冬天真是寒冷啊,北风呼啸着,拍打着我们家的门,发出瘆人的哀鸣,可是暴怒中的我妈不由分说地把我哥推出门外,一边舒舒服服地躺在热炕上,一边对门外因恐惧而发出嚎叫的我哥说,狼要来吃你了!我一直觉得我哥没被狼吃掉真的是一件挺幸运的事情,因为那个时候的农村是真的经常有狼出没,我家养的小猪就被狼吃过三头!我哥听到这句话以后的恐惧可想而知,我在被窝里吓得一直发抖,可是我完全没有勇气求情,我不敢,我怕我也会被推出去给狼吃掉!

直到今天,我哥因恐惧和绝望而发出的撕心裂肺的哀嚎依然在我耳边回响!而且我这辈子也忘不了!可是后来跟我妈说起来的时候,我妈坚决不承认发生过这些事情,她把自己描述得很仁慈很有爱,可是我这个“没良心”的,却一件有爱的事情也想不起来。而且,到现在我妈靠近我时,我也会觉得不舒服和难受,后来学了心理学以后,才知道,原来身体也是有记忆的,从小身体亲密接触的人,长大以后亲近就很自然,而从小身体很少接触的人,长大以后靠近了如同陌生人跟你站太近你都不舒服一样。

当然,我妈最大的特色不在于恐怖,而是极端的控制,恐怖只是控制的工具而已。当我们还小的时候,就像上面描述的一样,任何一次极端的行为都会威胁着我们的生命。

所以,为了活下来,我们不可能不无条件地服从。所以我们生活在控制中,控制像空气一样无所不在,我妈就是标准,她说的话,每一句都是真理,你不敢也不能提出任何异议,我妈以前经常对我说的一句话就是:“咱俩一刀两断”。

我小的时候,这句话能把我打入十八层地狱,经常令我眼前一黑,坠入无边的黑暗和恐惧。所以我妈太知道这句话的威力了,这是她要挟我的法宝,当我“不听话”时,她一亮出这个法宝,我就乖乖就范,因为我实在是太弱小了,从小体弱多病,如果她跟我一刀两断,也就意味着我被抛弃了,我面临着的将是死亡!

所以童年一直到青年,我一直任由我妈摆布,真的就象叼在猫嘴里的一只老鼠那样,无论大小事情,我都无条件地服从我妈的命令,甚至我每天吃多少饭、穿什么衣服,我都得听我妈的。我都30岁的人了,有一天她逼着我吃饭,我实在是忍无可忍,说你要再逼我,我就要跳楼了!我打开窗户,骑在了窗台上,我妈仍然无动于衷,说,你跳吧!在那一瞬间我无比悲摧地想,我的命不如一碗饭重要啊!

我妈也重男轻女,小时候她经常对我说,我养你还不如养一条狗!所以,随意侮辱我是她的家常便饭,有一年过年时,仅仅因为我没有把锅盖盖好,我妈当着第一次来婆家过年的弟媳,恶狠狠地骂我:你去死!那种狠样子给我的感觉是,如果我不死在她面前,她这个年就过不好。

我妈很能干,我在她面前衣食无忧,她甚至给我买了房子,可是我不快乐,我很抑郁,在我快30岁的时候我终于作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考研,离开我妈!值得一提的是我离开我妈后生命焕发出了新的光彩!我在研究生期间做社团、做义工、给小学生义务讲课、专心做学问,毕业时被评为校级优秀研究生,我觉得原来我还可以这样活!原来我并不是连一条狗都不如!

可是我妈不知道我的思想和灵魂已经发生了深刻的变化,她的控制依旧,注定我们俩之间要发生一场战争。

读研、工作我很少回家,发生的矛盾并不多,直到我生孩子之后,我妈来照顾我,她控制依旧,一点小事不听她的就要大发雷霆,恨不得把你撕碎吃掉才解恨!可是我已经不是昨天那个逆来顺受的我。

生完孩子从医院回到家后,我妈要把孩子的手和脚都捆住,说怕孩子抓伤自己的脸,这都是什么年代的观念?我坚决反对,我妈和我之间的战争终于爆发了!我妈怒吼着把我、我爱人、我婆婆羞辱个够之后扬长而去。我在月子里受到了沉重的打击,得了很严重的产后抑郁症,我每天抱着女儿痛哭不已,有时看着窗外,真想从14层一跃而下,可是我还是不忍让刚出生的孩子就没了娘,我就这样每天在泪水中度日……

一直到很久很久才走了出来,因为很巧合的机缘,看到张德芬《遇到未知的自己》,我才意识到我与生俱来的自卑和抑郁并不真正是与生俱来,而是跟我妈有很大的关系。

女儿是11月生的,转眼就到了春节,我父母还有弟弟全家来我家过年,我妈本来还想声讨我,让我向她道歉,可是我第一次把我家的门打开,对我妈很平静地说:“妈,您不是常说要跟我断绝母女关系么?我尊重您的选择,你要是愿意,现在就可以走了!”我们全家都声讨我,骂我不孝,我顶着全家人的压力,平静地跟我妈说:“妈,您以后要是再不尊重我,不是您要跟我断绝关系,而是我要跟您断绝关系了!”我原以为我妈会暴跳如雷,会夺门而去,可是我妈居然没走,也没生气,就象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瘫在沙发上一动不动,静静地流着泪不说话。

我后来才意识到,经常跟亲人叫嚷着要断绝关系的人,其实内心有很大的被抛弃的恐惧,所以经常想先发制人,以断绝关系来控制别人,而一旦对方觉醒、强大起来,不害怕被抛弃的时候,也就意味着“抛弃”这一招已彻底失去效用,这个时候,叫嚣着要断绝关系的人也将彻底失去控制他人的能力。

我妈经常说,我们家祖祖辈辈母女都是仇人,这话到她这一辈子算是正确的,因为我姥姥就是一个极端自我、爱控制别人然而自己常常失控的人,常常到我们家吵架,数不清多少次跟我妈断绝了关系,视儿子为珍宝,视女儿为粪土……

我妈因为我姥姥在她三岁时就离婚再嫁而抛下她不管,一辈子对我姥姥耿耿于怀,可是她完全继承了我姥姥的所有性格特点,而且简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后来听我妈说,我妈的姥姥也是完全一样的人。这就是原生家庭对人的影响,自己从受伤害中走过来,然后又完全复制自己父母的模式,反过来伤害下一代,人人都是受害者,人人又都是加害者……循环往复,无止无休。

离开我妈,我是快乐的、自由的、有尊严的。可是真正的觉醒还是在学习心理学之后,我是在严重的产后抑郁症中开始探索自我。

内心越来越强大的我能直面自己的恐惧,如果不学习、不成长,也许我会重复我原生家庭的模式,我会因害怕被抛弃而被亲情控制一直无法活出自我,更重要的是,一直被控制的我一方面由于被控制而内心充满愤怒,又因为习得了这种模式而在日后加在孩子身上。所以我下定决定斩断原生家庭的控制与加害的模式,坚决对原生家庭的伤害说“不”!

首次跟我妈的战争就这样出乎意料地大捷了,我都不想相信自己的感觉!但是并非一劳永逸,我妈在后来给我发了很多的信息,包括很多孝道的文章,甚至还有《弟子规》,告诫我不可不孝,我坚定地告诉我妈,孝顺可以,但是我不会愚孝;

我妈的潜意识里,觉得孩子,尤其是女孩子就是父母的私有财产,随父母支配,因为父母生了你,没有父母就没有你,所以父母对你的一切有绝对的支配权与控制权!精神分析认为这种极度自恋的人把身边的人当作物或者她身上的物件,当你不听她的摆布时,她的感觉就跟她的胳膊她的腿不受她的控制一样令她愤怒和无法接受!

当然潜意识的东西,以我妈的文化水平是不知道的,她也不知道她之前从来没有把我当成一个人来看待是不对的。所以我一再把潜意识的东西意识化,我不断地告诉她,我是一个独立的人,你虽然生了我,但是你也没有控制我的权利,我有我的权利和自由!你不能侵犯我的边界!在很长一段时间,我妈和我展开了拉锯战,她不断地侵犯我的边界,我每次毫不犹豫地把她轰出去,到现在,我妈基本不再跟我过招了,她知道想要再控制我,没门!

以我妈的文化水平,她不可能懂得这些,但是我不断地用行动和语言告诉她,我虽然是你生的,但是我不属于你,我是我自己,你要想为所欲为,绝对不可以!不明就里的我妈不死心,她继续一而再、再而三地越界,一次次被我赶回去,我用这种很生猛而不近人情的方式让她知道她能到的地方在哪儿,她和我之间的边界在哪儿。就此我们母女总算是过上了和谐的日子。

再亲密的关系,也有边界,没有边界,你的人生将会一片混沌。想要过和谐、安静的生活,首要的是对原生家庭对你的伤害和控制说“不”!。

感谢阅读,欢迎留言交流,今天的故事来自公号 潘幸知。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