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想要男性审视下的性感

Critical thinking深度栏目会跟大家谈谈审美和观点,也许是干货,也许是没有答案的开放性讨论。灵感来自当下女性的职场、生活和感情,欢迎后台留下你的生活opinion,思考让我们变得性感。 前段时间冲浪时刷到,曾经闻名世界的《花花公子Playboy》

Critical thinking

深度栏目会跟大家谈谈审美和观点,也许是干货,也许是没有答案的开放性讨论。灵感来自当下女性的职场、生活和感情,欢迎后台留下你的生活opinion,思考让我们变得性感。

前段时间冲浪时刷到,曾经闻名世界的《花花公子Playboy》纸质版将在今年春天停刊。看来即便是曾经的传奇杂志,也没能挺过这次漫长的新冠疫情。

除了唏嘘,我们也能看到一份主打性感的老牌杂志,在现代审美语境下的“力不从心”。2020年,还有多少人愿意为花花公子的兔女郎掏腰包呢?

Playboy停刊,男权审美没落。

即便你没有真正订阅过《花花公子》,也一定熟悉这个很具有标志性的超级IP。

“兔子是动物世界里的花花公子,它极具新鲜感,害羞、活泼、跳跃、性感。”

兔子背后的这本杂志曾经有多辉煌?

《Playboy》曾创造了杂志销售的神话,捧红了玛丽莲梦露、刊登了约翰列侬生前的最后一次访谈、做过马丁路德金的专访、海明威也为它撰过稿、王朔还被它退过稿。

via 《Playboy》

不了解它的人,可能认为它只是一本会刊登大尺度裸露照的杂志。但除了性,它也包罗万象地展示了很多世界潮流文化、艺术知识,以及严肃文学。

文明社会的三大发明是

火、汽车和《花花公子》杂志,

在《花花公子》前,没人提过性事。

——创始人赫夫纳

它的走红伴随着60s的美国声势浩大的性解放运动,它所倡导的性观念影响了几代人的性态度,说是创造了全新的生活方式也不夸张。

via ins@Playboy

与其说它是一本杂志,不如说它是一个文化符号。就是如此传奇的一本杂志,如今却被现代审美“淘汰”了。

“为男性提供享乐Entertainment For Men”,这是曾经被《Playboy》奉为圣经的生存信条。但这套观念,放在现在,显得特别不合时宜。

via 《Playboy》

无论是纸媒的生存困境,还是让人措手不及的疫情,都不是关键,《Playboy》的生存困境离不开:男权审美视角,正在丧失市场的现实。

早在上世纪80年代,女权主义者就把《花花公子》视为「眼中刺肉中钉」。

在《Playboy》里,女性的形象永远都是性感撩人的。但在新的审美语境下,“女人要性感撩人才算有魅力”的声音越来越少了。

这种「斩男撩汉风」的江河日下,不仅出现在杂志产业,在生活细节中,我的感受更是深刻。

细小到,选一只口红。

就在两三年前,女孩们都被「斩男色」的营销。个别口红色号靠斩男色的宣传火到出圈,想买一只支红都要靠运气+人品才能抢到。而早在那个时候,k就已经是反斩男的头号kol。

我高中时买的第一支大牌口红就是一只用了不超过5次的「斩男色」,此刻在梳妆台角落吃灰的YSL圆管12号。

现在,很多姐妹的头脑清醒得很,哪里还吃这种营销的套路,斩男色被提及的次数也少了。

via 小红书搜索栏

你随便问一个女生喜欢什么色号,答案多半是适合她的,而并非是斩直男的。

via ins@fentybeauty

再看这两年比较Trendy的色号,吃小孩色、土橘色、吃土色......大都都有一个直男听了可能会瞬间性冷淡的名字。

即便是和直男恋人约会,我们也更愿意根据自己的心情去装扮自己。

Weibo @-CKverymuch

K曾撒过一波情人节的狗粮:“约会,不用小心翼翼的斩男术”。确实,对的恋人,不需要充满套路的斩男妆容or穿搭,他懂如何欣赏你。

2020年,也几乎没有大牌会做斩男的营销,想赚女人的钱要换一个思路了。毕竟,我们的审美观念早就update几代了。

Entertainment for Ourselves。

现在,女性的注意力从男人那里,渐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越来越多的她学会了取悦自己。

去年,被连续吐槽好几年的维密大秀宣布停办。

via @Victoria's Secret

曾经喜欢维密秀,也常买维密的内衣裤,但后来尝试了很多舒适又性感的内衣,渐渐觉得过于性感会有点俗气,

就慢慢弃穿维密了。

维密更新换代的速度,终究没追上这一批女性消费者思想转变的速度。

相比之下,很多年轻的内衣品牌跟上了大家的观念更新,一推出就在市场上占据了一席之地。

比如蕾哈娜在18年推出的内衣品牌Savage Fenty。

品牌生产XS-3X尺寸的内裤,32A-44DDD的内衣,日日贴心地为每种肤色、每种身材都提供了合适的性感选择。这更符合2020年女性消费者理想中的品牌态度。

没有任何一家品牌,有权力去定义什么是Perfect Body。我们和衣物的关系是:我们选择衣物,而并非衣物要求我们。

via Victoria'sSecret

AS USUAL也一直提倡女性要勇于探索新型性感,k自己也说,AU的风格属于小红看不懂系列,我们传达的,是大女人式性感,这样的力量感也许会劝退不少男士,但对自我完整又准确的表达从来都是更重要的。

via @-CKverymuch

单从选衣物这件事上看,就透露出了女性已经开始建立全新的性感观,以及更多元的审美偏好。

在新的语境下,女性开始正面反对《Playboy》式审美观:我们不需要脱衣服来获得性感,善于思考的智慧,才是我们想要的高级性感。

欢迎踏入审美N.0时代。

前几天Yeeber推荐给我一本书《VOGUE的真相》,澳大利亚版的VOGUE主编在书里讲了一个关于模特:很多年轻模特为了试镜,不考虑后果的疯狂节食,为了变成纸片人,甚至通过手术缩胸。

“看成衣秀时,我总是紧张焦虑坐不住,看着那些十几岁的少女遭罪,我有种崩溃的感觉。”

——《VOGUE的真相》

这本书是2014年出版的,确实很长一段时间内,纸片人主导着T台的审美,似乎只有极致的骨感才能呈现出极致的时装。

via SaintLaurent Runway

但最近几年,「纸片人审美」出现了新的缺口。不仅T台上的皮包骨模特少了,甚至有部分大牌开始尝试启用素人模特。

比如去年MIUMIU秋冬新品海报中的女孩们。

via ins@miumiu

她们有不一样的发色和微胖的身材,脸颊上或许还有点小雀斑。区别于以往大牌的精修风,这次是「所见即买家秀」,素人女孩呈现的是生动的时装和真实的少女风。

不止是少女们,时尚圈里也有不少高龄素人模特的身影。

via ins@helmutlang

先锋设计师Helmut Lang曾邀请两位86岁的「高龄美人」拍摄了18年秋冬广告大片。

上图中穿灯芯绒西装的奶奶,还是跳伞史上最年老的纪录保持者。两位奶奶潇洒时髦,自信有型,架势丝毫不输年轻人。

这种审美变化不仅出现在时尚圈,我们国内的演艺圈也有。

最近,我在追《青春有你2》,看节目的时候蛮意外地发现,这一届《青你》练习生的风格比之前的《土创》还要多样化。

就比如,比较典型的张钰和上官喜爱。说实话,她们并不符合观众脑海中的甜美斩男的女团形象。但就是这样的一群女生,组了个混搭风女团,诠释了齁甜的《亲亲》。

via 青春有你《亲亲》

这场表演的效果如何,节目的导师林宥嘉给了很中肯的评价:这是一首不太一样,但值得单曲循环的《亲亲》。

我很欣赏像上官喜爱这样有实力有魅力的女生。

2020年,女团应该拥有更多可能了,魅力标准从来都不单一。一个人身上有独特的闪光点感染力,才能让人觉得:You are so gorgeous。

为什么说这是个审美的N.0时代?

从《Playboy》兔女郎的红火,到现在大牌用素人,选秀看实力。我们的审美观念从来没有停滞不前,而是随时都准备迎接New Idea,这是最理想的状态,一切都充满了新鲜感和突破的N.0时代。

每次一些现象级事件的出现,都让人难免有一些思考。

一边是花花公子的衰落、维密众神时代的终结,另一边是越来越多样化的女性形象,我们这代人有幸见证了审美转变的过程。

" Entertainment for ourselves,not for men"是全篇我最喜欢的一句话,也是今天的结束语,我希望它也能给每位读者一份共勉的力量。

你是否曾经受某种审美影响,买过一些并不适合自己的东西?就比如我那支落灰的斩男色口红,留言区和大家分享下吧。

热爱思考的女人最性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