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年女人不屑于出轨,个个是猴精

前几天两个闺蜜约我喝咖啡。你们知道她们有多么丧心病狂吗?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大家竟然不聊购物、不聊美容、不聊八卦、不聊男人和婚姻,用孩子简单过度几句后就直奔了主题:怎样才能多赚点钱?!哎嘛,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怎么一个个活得跟财迷精似的。“我看重视频直播这个领域

前几天两个闺蜜约我喝咖啡。

你们知道她们有多么丧心病狂吗?

好不容易坐在一起,大家竟然不聊购物、不聊美容、不聊八卦、不聊男人和婚姻,用孩子简单过度几句后就直奔了主题:怎样才能多赚点钱?!

哎嘛,现在的女人都怎么了?怎么一个个活得跟财迷精似的。

“我看重视频直播这个领域,更容易抓人眼球,更有利于流量转化。”她做好了抖音、快手、小红书的数据对比,拿给我们看,准备进驻,然后又自嘲,“只可惜岁月不饶人,老娘能青春永驻就好了。”

另一个闺蜜家里开着不大不小的饭店,说,“你长得好看你折腾去吧,我还是老老实实干实体,口腹之欲啥时候也是刚需,只有饱暖之后才有心情思淫欲。”

“可拉倒吧。思什么淫欲?自家老公都快成大兄弟了,还有闲情惦记野男人?”

“是啊,有那闲工夫还不如多赚点钱,给我妈买条金项链,给我娃上个好点的私立。”

“你说呢,小木?”

我端起咖啡,抿了一口,“这人生实苦,总得给自己找点乐子。出轨我不屑,赚钱我倒是有点兴趣。”

“哈哈哈,我们三个是不是属于臭味相投啊?来来来,以咖啡代酒,干一杯。”

这世界太疯狂,女人要强大起来,真没男人什么事儿了。反正男人能干的女人都能干,女人能干的男人未必干得了(比如说生孩子)。

不再把希望寄托到别人身上,是中年女人的自我修养。

一切虚无缥缈抓不住的东西,都不愿去碰了,反正结果都是徒劳,还不如省省力气,去做一些更有意义的事。

上面提到的一个闺蜜叫倩倩,就是要做视频直播的这个,人长得很美,性格直爽泼辣。

虽然眼角有几道小皱纹,但我觉得那是成熟的勋章,里面藏着丰富的阅历和见识。

她是个有智慧、有远见的女人。

这些年,特别在是她生活潦倒的时候,身边不是没有男人撩骚和引诱。

有人暗戳戳地向她抛过橄榄枝,只要跟了他保管吃香的喝辣的;有人试图唤醒她的激情和探险,偷偷摸摸走一段神不知鬼不觉的路;有人愿意用权利与她的美色做交换,只求孤独时有个人可以说说话……

记得五年前,倩倩妈妈患癌住院,她和老公拿出所有的积蓄都不够,还差十万块。因为要用钱的是自家妈妈,倩倩不好意思让老公去借,就去找了一个最有钱的大学同学。

那个大学同学曾暗恋过她,如今是一家公司的高管,赚的是年薪。

听到倩倩有难处,二话不说打了十万块,还再三地表示,“没有了尽管开口,我最不缺的就是钱。”

倩倩不想欠他太多人情,在老妈做完手术后,卖了一套旧房子,以最快的速度还了他钱。

“你急什么?我现在赚这么多钱,正想找个人替我花呢。你就不肯赏个脸吗?”

“赚钱的不好找,花钱的还不好找?你就别拿我开涮了。”倩倩当然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这年头天上还会掉馅饼?别人赚钱可劲让你花?

别做梦了,这世上除了有血缘关系打底的亲爹,没别的男人!

平白无故给你钱花的男人,不是嫖,就是骗!

“你看不出我这么多年都没有忘记你吗?跟了我,我一定不会让你受生活的苦。”那人继续表白痴心。

“谢谢你的垂怜。可惜我青春正好时看不上你,现在落魄穷酸时也看不上你。”倩倩觉得自己什么都没有了,只剩最后一点值钱的东西——骄傲。

她太需要帮助了,母亲的后续治疗是个无底洞,卖房的钱撑不了多久。但她知道自己点头将意味着什么,有些施舍暗藏着更大的代价,永远赎不回来。

他花了钱,自然要争取属于他的服务。

我让你几点来你就几点来,我让你往左你不能往右,我让你趴下你就没法站着……这是要把尊严拱手让人,将肉体与金钱做一场交易。

这种“爱”会长久吗?见不得光,直不起身,抬不起头。

命运或许怜悯遵守规则的人。三年前,倩倩误打误撞,站在了淘宝直播的风口,已经有五十多万粉丝了。她目前已经成功地实现了自己的人生价值,年收入也在百万以上了。

“如果当时答应了他,我怎么会有后来的际遇?估计他已经剪断了我的翅膀,玩腻了把我扔了。”

“还是赚钱有意思,比出轨玩得高级多了。这样男人永远不会轻视我们!”倩倩如是说。

她把爸妈送到了北戴河疗养,给孩子请了一对一家教,给家里请了保姆做饭打扫,自己天天化着美美的妆跟粉丝互动,虽然忙忙碌碌,但要多爽有多爽。

赚钱一时爽,一直赚钱一直爽。

中年女人很精明,才不会做赔本的买卖。

当然,现实生活中也有这么一些女人,她们能够很好地平衡婚外情和事业的关系,既享受了隐秘的欢愉,不给自己惹来麻烦,又靠情人的关系赚到了钱,跟情人达成了某种默契。

这种女人很厉害。

但是相信我,能同时成功驾驭两只船的,只是极少数。

天时地利与人和缺一不可。

一个读者曾给我讲过她的故事。由于工作调动,她被公司派到了外地,开始了和丈夫常年分居的状态。

刚开始两人不忍分离,你来我往,小别胜新婚。后来疲于折腾,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与此同时,有落单的同事“求抱抱”。

两人达成共识,在生活中互相照顾,在工作上互相支持,不破坏彼此家庭,是个有分寸、知进退的炮友,最初相处倒也轻松愉快。

有一次情人头脑一热,想结婚。她吓得屁滚尿流。因为一旦明朗化,他们两个势必要在各自的家庭伤筋动骨,再被目前的公司名正言顺地辞退一个。

这个读者不肯。

她首先要保证经济来源,才有心情思淫欲。如果切断了她的前程,让她回家洗手作羹汤,等待情人的施舍,就等于把生活的主动权交给了别人!

混了这么多年职场,连这个道理都不明白,未免太小瞧她了。

她火速向他提出了分手。

跟赚钱比起来,婚外情这点小事不值一提。毕竟好工作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一抓一大把。

后来孩子生了一场大病,她忧心如焚,毅然决然地放弃了外地的高薪工作,请求回归原来的工作岗位。

历尽繁华,返璞归真。

男女那点事香吗?当然。但跟赚钱和孩子比起来,根本不值一提。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人生排序,而时值中年,我们拼命要守护的,势必是最重要的。

花不完的钱和吹不灭的爱,才是更能持久滋养我们的东西。

清明期间,我回了一趟娘家,发现整个小区都在挖路,连个落脚的地儿都没有。据说是政府在改造水暖管道,估计两三个月才能完工。

老妈看到我这次带着窦先生和窦豆豆一起回去,高兴得不得了,张罗着去菜市场买菜,说要做点好吃的。

我说不用了,咱们随便吃点。

一不留神,老妈已经下楼了。我从窗户不经意间望出去,看到那个熟悉的背影正深一脚浅一脚地往前探呢。路上的石子、土堆、齑粉、深坑随处可见,有的地方距离太宽,施工人员用木板自制了一副“桥梁”供居民通行,走上去晃晃悠悠的。

“妈——”我赶紧喊住她,“你回来!”

她笑着回过头,摆了摆手,继续踽踽前行,态度那么坚决,不容置喙。

我的心像被密密麻麻的针扎过,生疼。

老妈刚才一定是偷偷下楼的,她怕我阻拦她,才瞅准机会悄悄开了门。老式的居民楼,楼梯又高又陡,她的腿脚不利索,去年还因为剧痛难忍打了两针“封闭”。

这些年,她下楼时总要侧着身子,拽着栏杆,一节一节地踩稳当了再下。

二层虽不算高,但随着老妈年纪越来越大,上下楼也越来越吃力。她一向不懂得心疼自己,只要孩子们有需要,总是想方设法去满足。

三十多年来,我从未听她说过一个“疼”字。即使在她腿痛得需要打封闭才能下床时,她嘴巴里说出来的也是,“不疼,我不疼,没事,我没事……”

上大学离家以后,我就学会了报喜不报忧。其实这个“懂事”的本领,是跟老妈学的。

早在前几年的时候,我就承诺要给老妈买套电梯房,那样就不用再爬楼梯了。而且五十多平米面积太小,客厅都摆上了床,活动空间太逼仄。

可老妈说她舍不下那里的亲戚朋友街坊邻居,以及附近菜市场的烟火气,哪里也不去。去年小区团购商品房,她熟悉的大部分人都要离开这里,包括哥哥一家也要走,可她依然坚持留下来。

后来我才知道,哥哥买新房本来负担就重,她又不舍得我对着电脑一直码字,只好假装什么都不想要,吞咽下一切欲望。

“妈,你不知道你闺女的文章特别受粉丝欢迎,广告接到手软,带货能力也强,能赚好多钱呢!等着,最迟明年就给你买电梯房呀!”

“呵,你就吹吧。前几天是谁在为猛降的阅读量焦虑来着?”老妈关注了我的公众号,默默地给我转发点赞,逢人就安利我的文章,对我公号指标了如指掌,“我才不屑于住什么电梯房呢,只要咱们一家人健健康康平平安安整整齐齐的,就足够了。”

我哭成狗。

  • 小的时候,老妈希望我们学业有成出人头地,赚大钱不吃苦,永远摆脱被操控的命运;
  • 长大以后,老妈所希望的不过如此,健康平安,别熬夜别拼命,有空常回家吃吃她做的菜。

我佯装出的坚强,老妈一眼就看得出。她知道我的疲惫,心疼我总在吹牛,她或许压根不愿意住什么电梯房,因为那一砖一瓦都用儿女的汗水浇灌而成。

我不想让老妈这么体恤我,就像不想让窦豆豆那么懂事一样,因为隐忍的背后,折射出比我更多的爱。

我想爱他们,比他们爱我多一些。

所以我要赶紧多赚点钱,趁我能成为他们依靠的时候,尽管给他们靠。

若是把精力都放在出轨婚外情以及躲躲闪闪上,那不是瞎扯淡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