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敢跟我儿子离婚,你就别想要回房子”“我已经把房子卖了”

家人之间的关系,很难达到一个平衡,尤其是在婆媳之间。很多表面看起来和谐的婆媳关系,其实也是暗潮涌动。婆媳能友善相处,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男人,大家都不想这个男人为难。但如果有一方已经不再考虑这个男人的感受了,那婆媳就很有可能反目成仇了。婚姻的稳定,决定了家庭的稳定

家人之间的关系,很难达到一个平衡,尤其是在婆媳之间。很多表面看起来和谐的婆媳关系,其实也是暗潮涌动。婆媳能友善相处,是因为一个共同的男人,大家都不想这个男人为难。但如果有一方已经不再考虑这个男人的感受了,那婆媳就很有可能反目成仇了。

婚姻的稳定,决定了家庭的稳定,也决定了婆媳的关系;婚姻一旦破碎,再好的婆媳关系也会瞬间瓦解。

婚姻破碎之后,婆媳关系戛然而止,两个人就会为各自的利益考虑。利益上的牵扯,只会让两个人争锋相对,不可能再友善相待。

人心都是贪婪的,为了守住自己的利益,什么都可以放弃,包括情分。所以离婚后两个家庭反目成仇的情况很多,夫妻的情分都已经没了,婆媳自然也是如此。

人与人之间都是因为利益走到一起的,最后也终将会因为利益而分开。情分在利益面前,根本就没有立足之地,利益上有了冲突的人,也不可能好聚好散。

刘春燕和沈俊离婚了,虽然以前闹得很不愉快,可离婚时两人都还算平静,不过刘春燕的婆婆却没那么好说话。婆婆一直以为刘春燕是个没脾气的人,却没想到会那么果决地与沈俊离婚。

以前刘春燕还要顾及沈俊的感受,不怎么与婆婆产生冲突,现在都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也就不愿意再容忍。面对蛮横无理的婆婆,刘春燕只能以恶制恶。

刘春燕和沈俊是经人介绍认识的,两个人年龄相仿,家庭条件相当,长得还比较相配,也算是门当户对郎才女貌了,不过唯一有一点缺憾,就是刘春燕太矮了,穿上高跟鞋也没沈俊高。

沈俊倒不在意这些,他觉得只要两个人合得来就行,但婆婆却十分介意。在婆婆看来,刘春燕个头太矮,会影响他们沈家的基因,生出来的小孩也不会长得太好。

这是婆婆的偏见,因着这个偏见,她很不待见刘春燕,还背地里骂过介绍人很多次,说介绍人是在坑他们家。

刘春燕并不知道婆婆对她的看法如此严重,她和沈俊交往的还不错,两人也有结婚的打算。

沈俊把结婚的想法告诉婆婆时,婆婆立马就否决了。沈俊有些为难,就跑去找刘春燕商量对策。

刘春燕没想到婆婆会反对,而且她也没遇到过这种情况,所以一直没找到应对之策。后来朋友告诉她,陪嫁丰厚一点,或许婆婆会看在钱的份上接纳她。

刘春燕没考虑太多,只觉得这个办法能成,于是就回家和父母商量了。父母不想自家的钱进了别人的腰包,就打算出钱给刘春燕和沈俊买套房,两个人能有个家,房子又能增值,两全其美。

因为是刘春燕父母给的钱,房子自然在刘春燕名下,沈俊也没有意见。待一切办好之后,沈俊就回家把刘春燕要陪嫁一套房的事说了。

婆婆一听,态度立马就转变了,爽快答应了这门婚事。后来想想,婆婆其实就是看中了这套房子而已,并不是心甘情愿接纳刘春燕。

不过当时刘春燕没多想,只是沉浸在新婚的喜悦当中,期待着美好生活的开始。婚姻生活比不上恋爱,再加上有婆婆在中间搅和,刘春燕和沈俊的关系慢慢就有了变化。

结婚都快四年了,刘春燕的肚子还没动静,别说婆婆不满,就是沈俊心里也有了隔阂。从这时开始,刘春燕和沈俊的矛盾就越来越多。

以前的甜蜜被争吵取代,以前的恩爱被猜疑取代,再加上婆婆总是煽风点火,夫妻俩的关系就越来越僵化了。

两年前,沈俊在出差的途中出了车祸,一条腿受了很严重的伤,走起路来就有些跛,整个人的形象大打折扣。

刘春燕没有嫌弃过沈俊,一直都悉心照料着,甚至还承担了挣钱养家的责任。沈俊却很自卑,脾气也变得十分暴躁,动不动就摔东西,有时候还要动手打刘春燕。

刘春燕知道沈俊受到了打击,所以并没有计较。她不断鼓励沈俊,希望沈俊能走出阴霾重新开始,可沈俊并没有,脾气变得更加古怪。

刘春燕不只一次想要放弃这段婚姻,但又怕别人说她过河拆桥,所以一直忍着。但娘家人可不想她这么受苦,娘家母亲亲自给沈俊打了电话,让他别再拖累刘春燕。

婆婆知道这件事后,大吵大闹了很久,还跑去刘春燕娘家闹。刘春燕虽然也能理解婆婆,但婆婆的做法让她很难接受,婆婆竟到处散播她背叛家庭的谣言,让刘春燕白白承受了很多指责。

沈俊其实也不想刘春燕跟着他吃苦,所以就答应了离婚,趁着婆婆不知情,两人很快就办理了离婚证。

他们现在住的房子是刘春燕的,她本来想留给沈俊,可沈俊十分好面子不愿意接受。刘春燕也不愿再回去住,索性就找人把房子卖了。

沈俊回家把离婚的事告诉了婆婆,并让她收拾东西搬回原来的家。婆婆以为是刘春燕要赶走她们,直接跑去找刘春燕。

一见到刘春燕,婆婆就骂道:“你这个白眼狼,当初上赶着要嫁给我儿子,现在看他有问题了,你就拍拍屁股走人!我告诉你,敢跟我儿子离婚,你就别想要回房子!”

婆婆骂得难听,周围的人都对刘春燕指指点点,但她还是强忍着怒气说:“我已经把房子卖了,你们现在不搬,今后就只会被人赶出去!”

婆婆听完,顿时就坐在地上大哭起来,边哭边骂。刘春燕不是个心狠的人,看婆婆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她只能将她扶到车上,把她送了回去。

刘春燕对沈俊还是有感情的,她担心沈俊以后日子不好过,走之前偷偷在他衣服包里放了一张卡,那里面是十万块钱。这是她能为沈俊做得最后一件事,以后只能桥归桥路归路了。

其实看得出来,刘春燕是心疼沈俊的,否则她也不可能拿钱来补贴。但这段婚姻是维持不下去的,因为有些伤害不可能完全抹去。

婚姻走到了尽头,也就意味着因为婚姻产生的各种关系,也同样走到了尽头,从此就是一别两宽,互不相欠。

刘春燕已经仁义至尽了,承受了那么多伤痛,最后还要拿钱来补贴,换成其他女人,不可能如此豁达。刘春燕的豁达,和婆婆的计较形成了鲜明的对比,由此也显得婆婆十分无理。

婆婆造谣,谩骂、威胁的做法是不对的,不仅解决不了问题,反而还会激化矛盾。有些事情已然发生,坦然面对才好。

既然夫妻两人都做出了选择,做长辈的就没必要再去插手。很多婚姻就是在长辈的插手之下毁掉的,长辈做到放手,子女的婚姻才不会太闹腾。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