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朋友圈,暴露了奸情

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文 | 鸟老师— 给你讲一个故事 —就在2020年元旦那天下午,黄蕊在家打扫卫生,突然收到李立阳的微信,上面一行字格外刺眼:“下午有空吗?我去开个房。”黄蕊握着手机,一瞬间,有些犹豫……她没想到,李立阳竟然会发这样的消息给她,他
天空没有留下鸟的痕迹,但我已飞过

文 | 鸟老师

— 给你讲一个故事 —

就在2020年元旦那天下午,黄蕊在家打扫卫生,突然收到李立阳的微信,上面一行字格外刺眼:“下午有空吗?我去开个房。”

黄蕊握着手机,一瞬间,有些犹豫……

她没想到,李立阳竟然会发这样的消息给她,他怎么可以打破局面突破界限?

她可以跟李立阳保持比普通同事之间更亲密的关系,但她没想跟李立阳发展成情人。

她心里是有数的。

她也以为李立阳有数。

偏偏就在这时,老姜的声音在背后炸起:“做多少斤馒头?买多少斤肉?”

正值年下,黄蕊的婆婆张罗着做馒头,让她买肉送回老家。黄蕊让老姜去菜场买,她要在家里大扫除。

黄蕊吓了一跳,生怕老姜看到微信,那就完了。

她连忙关闭了屏幕。那一刻,黄蕊有些恼李立阳的莽撞。

“你怎么了?”老姜问。

黄蕊拼命掩饰自己的慌乱:“没事,刚才趴在地上擦地板的,猛地站起来有些头晕。我哪知道你妈做多少斤馒头,你自己去问。”

老姜便没再说什么——他这个人就是这样,木讷,没一句热乎话讲。

那一刻,他已经踱到阳台,给婆婆打电话。

黄蕊叹了口气,老姜的不解风情跟李立阳的善解人意形成鲜明对比。

这也是黄蕊吊着李立阳的原因之一。

黄蕊打开手机,想了想,还是郑重地回复:“下次别跟我讲这样的话,被老姜看到不好。”

冠冕,正经,光明。

那头的李立阳好久没回复。

黄蕊怕一下子伤了他:“我……暂时还不能接受那样的关系。”

她很心机地用了“暂时”这个词,仿佛下了饵料。

她有把握,李立阳会继续馋这口吃的,会继续向她示好。

果然,李立阳回复了:“好吧,不勉强。”

言语中,是掩饰不住的失落。

黄蕊有些忐忑,又舒了口气。

这之后,李立阳对黄蕊的态度依旧,还是像一颗小太阳似的,不远不近地照着暖着黄蕊的心房。

问候、聊天、送零嘴儿,还跟以前一样一样的。

这让黄蕊心里格外妥帖——李立阳,终究还是向着自己的。

眼看着春节到了,武汉疫情爆发,老百姓响应国家号召,窝在家里。

无聊且焦虑,各种囤口罩,囤粮油,囤菜蔬。

不能上班,不能串门,不能聚会,李立阳跟黄蕊闲得发霉,他们的空余时间更多了,几乎把一天大半的时间都用在聊天上。

各种聊,夹杂着抱怨、吐槽、撩骚,倒也不觉得孤单。

老姜倒也不起疑,因为这时候,所有人都在捧着手机打发时间,他自己也每天在手机上斗地主,没欢乐豆了还花钱买。

话说,黄蕊有个闺蜜,叫畅畅,俩人认识了七八年了,经常一起逛街,喝茶,美容,他们的老公也互相认识,两个小家庭经常在一起聚会。

畅畅的老公叫大程,脾气不太好,好几次黄蕊亲眼看到大程跟畅畅发火,一点都不顾及她的面子。

有一天,黄蕊跟闺蜜畅畅抱怨,说疫情期买菜不怎么方便,小区发放了门卡,两天才能出去采购一次。

畅畅说,她进了几个同城生鲜群,只要把当天想买的肉啊菜啊报给群主,群主逐一统计,然后统一送菜,送到小区门口。

“菜很新鲜,也不缺斤少两,你需要的话,我拉你进去。”畅畅说。

“好啊好啊。”黄蕊高兴地说。

畅畅把黄蕊拉进了生鲜群,买了一次菜蔬,果然很方便。

她想到李立阳也抱怨过买菜麻烦,就把李立阳也拉到生鲜群了。

在群里,除了买菜接龙,也有一些闲聊,黄蕊自然跟畅畅互动得多,互相艾特,一看就知道是熟人。

李立阳私聊黄蕊:“那个畅畅是谁?”

黄蕊就告诉他,是自己的闺蜜。反正李立阳也不是外人,反正他跟畅畅也没交集,她就顺嘴把畅畅老公脾气暴躁说话粗鲁的事儿说了一下。

哪晓得,几天后,诡异的事来了。

某天深夜,黄蕊躺在床上跟李立阳聊天结束,互道晚安。

也不知怎么的,翻来覆去就是睡不着,黄蕊就刷起了朋友圈,正好看到畅畅更新了一条,是一张星空图,配文“晚安,全世界”。

她正要点赞,这时,畅畅的朋友圈下突然多了一个大拇指,有人抢先一步了。

黄蕊定睛一看——是李立阳!

她顿时屏住了呼吸,心跳也差不多骤停了。

她很诧异:他们怎么成了好友?是什么时候加好友的?谁加的谁?因为什么事加的好友?

最敏感的是,加好友这件事,他们根本没告诉她,也不说一声。

黄蕊脑子里冒出许多问号,乱麻一般。

她恨不得立刻质问李立阳,寻个答案。

可是,她凭什么质问呢?以什么身份质问呢?说到底,她跟李立阳之间没有契约关系,李立阳有他的自由。

她又想去问畅畅,怎么跟李立阳成了好友的?又忍住了,显得自己小气似的,说不定暴露了自己跟李立阳的亲密关系。

黄蕊的心里乱糟糟的,她盯着畅畅的朋友圈看了很久。

奇怪的事又发生了——李立阳取消了点赞。

呵呵,这就有意思了。

那一夜,黄蕊睡得很不好,做了不少乱七八糟的梦。

第二天醒来,头有点晕,她隐约觉得,今天会有人跟她解释加好友的事。

要么,是李立阳。要么,是畅畅。

那个上午,李立阳照例给黄蕊发了句“早安”,黄蕊回了个“嗯”,不冷不热的样子。

她希望李立阳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他跟畅畅成了好友的事。

但是,知道了就怎样?又不是了不得的事,现在社交渠道那么多,成年人加个好友也正常,也说得过去。

对吧?

可黄蕊就是觉得不正常。

到了下午,黄蕊等待的解释来了。而且,是畅畅跟她说的。

畅畅在微信上找黄蕊:“在吗?有件事我想告诉你。”

黄蕊装傻:“在的,什么事?”

“李立阳是你同事?他前几天加我了。”畅畅说,“他蛮有意思的。”

黄蕊装作不在意:“多大个事儿啊,还要跟我说?”

“我家的猫不是生了5只小猫吗?上次我在群里问有没有谁家要小猫,他就加我了,说他想要一只。”畅畅说了理由。

这个理由也说得通。

说不通的是,李立阳当时没让黄蕊问畅畅要小猫,而是直接加了畅畅。

他大概也担心黄蕊看到他给畅畅点赞,所以立马取消了点赞。

畅畅第二天就来特意告诉黄蕊,他们加了好友的事,这是不是李立阳的授意呢?

黄蕊警觉起来——他们什么时候站在一条战线的?

这让黄蕊如鲠在喉,却不得不表现得不介意。

李立阳加了畅畅好友的事,等于已经告知了黄蕊。

这之后,李立阳跟畅畅的互动也就不避着黄蕊了。

因为在疫情期,畅畅家的小猫暂时还不能送出去,在家里养着,她便经常更新朋友圈,拍几张小猫咪的照片。

只要畅畅发朋友圈,李立阳必点赞,必留言。

不只是有关小猫的,还有其他日常,李立阳在她朋友圈下的留言明显写得认真。

畅畅还热情回复。

一来二去,两个人的互动拉下来好长。

他们也不怕共同好友看到,因为他们的共同好友,只有黄蕊一个,根本不避讳。

黄蕊眼睁睁看着他们两个你来我往,互动频繁,心里直往外冒酸水。

朋友圈尚且如此亲密,那私下聊天不是更火热?

这也是有可能的。因为打那以后,李立阳跟黄蕊的聊天明显少了,句子也短了,有时候就是“嗯”、“啊”一个字。

这更让黄蕊来气,又不好发作。

犹疑了很久,黄蕊还是鼓起勇气私下找畅畅:“你最近是不是跟李立阳聊得挺多的?”

“没有啊,怎么可能?他是你好朋友。”畅畅回答得挺快。

黄蕊赶紧撇清:“就是普通同事,哪是什么好朋友?”她想了想,又忍不住提醒:“他要是对你太热心,你要当心。”

“咋啦?他对你有意思?”畅畅加了个坏笑的表情。

黄蕊吓了一跳:“怎么可能?我也是偶尔听别人说过他好像跟别的女人……啊呀,不一定是真的。”

黄蕊暗示到这里,适可而止。

畅畅在微信里信誓旦旦:“你放心啦,我有分寸。”

她的意思是,绝对不会跟老公以外的男人产生异样的情感。

黄蕊稍稍放心,至少畅畅的态度在这里,李立阳就算撩骚畅畅,也不会有什么结果。

可是,奇怪的事情又来了。

那天晚上,黄蕊捧着手机,百无聊赖地刷着抖音——李立阳现在已经不怎么频繁地找她聊天了,有时候半天都没消息。

她又不愿意主动找李立阳,问一句“在干嘛”。

李立阳之前就像哈巴狗一样,舔着她,她已经习惯了这样,现在要她放下身段,小心翼翼地试探,她可不干。

她的姿态还在这里,她不想被李立阳看轻了。

突然,微信显示来消息了,她赶紧打开来看,果然是李立阳!

他的话也让黄蕊狂喜:“我好想你啊,等疫情结束,饭店恢复营业,我请你吃饭。”

黄蕊怀春似的,喜悦,细细的喜悦,沐浴着她,她的心里痒痒的。

她正斟词酌句,思量着怎么回复才显得既端架子又不失体面,还带着温度。

还没等黄蕊想好怎么回复,那条消息“嗖”地撤回了!

撤回了?

黄蕊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李立阳的小心试探吗?还是……发错了对象?

黄蕊陷入了沉思。

她决定追问下去。

她给李立阳回了条消息:“?为什么撤回?难道发错了人?”这句话暗示李立阳,她已经看到消息内容了。

李立阳那头等了好一会儿,才回复过来:“呃……没有啦,真的想请你吃饭,等疫情结束,我就请你吃饭,好不好?”

黄蕊心怀疑虑,却乐意相信李立阳的这条消息确实是发给自己的。

有了李立阳的这个承诺,日子变得轻快起来。

疫情的阴霾就要散去,她的春天也会回到自己身边。

李立阳,还是那个李立阳,还是她的李立阳。

可是,现实很快“啪啪”打脸了……

— 中集完 —

【清爽“酷”一夏】RareSys优斯玛薄荷冰爽沐浴露

清透净爽 水润醒肤 滋润顺滑 法国调香师专研 清新怡人

长按扫码,带TA回家!

朋友把这个故事告诉我的时候,说了一句:总之,没一个“好人”。

明天早上8点18分,一定完结——结局大跌眼镜,让人唏嘘,一起期待吧。

附上我昨天给小鸟儿做的早饭和午饭:

点个“在看”~谢谢你呀我需要你的鼓励和支持呀~
长 按 二 维 码 , 遇 见 等 鸟 人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