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述|一个差点被继父 性 侵的女孩

文/魏添 来源号|魏添 赵雪弓着腰躲在母亲夏爱琴身后,呼吸都小心翼翼,眼睁睁看着婶婶杨菊花把娘两的家当往门外仍,连爸爸遗照也被她毫不留情抛出。夏爱琴弯腰拾起地上的东西,塞进灰色蛇皮袋,赵雪含泪抱起父亲遗照揣在怀里,两人去了寡妇李婶家,借宿一晚。“杨菊华也太欺负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