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学天才保送北大,拿到麻省全奖却选择出家,他到底经历了什么?

拥有智慧,勤劳和天才,远远高于显贵和富有。——贝多芬然而他走上了一条带有记忆且冗长的路,陪伴他的是朝圣者般的孤独,脸上挤出少有的微笑,心中充满悲苦。好像在人群中自如穿梭,却被那世俗阻拦的寸步难行,只想远离那没有思想的沼泽。像是个被生育机器操纵的工具,像是个被集

拥有智慧,勤劳和天才,远远高于显贵和富有。——贝多芬

然而他走上了一条带有记忆且冗长的路,陪伴他的是朝圣者般的孤独,脸上挤出少有的微笑,心中充满悲苦。好像在人群中自如穿梭,却被那世俗阻拦的寸步难行,只想远离那没有思想的沼泽。像是个被生育机器操纵的工具,像是个被集体反复晾着的摆件。

他是北大数学系的天才生、他是国际奥林匹克数学竞赛满分金牌的获奖者,他是麻省理工学院全额奖学金的得主……他被看作百年难遇的奇才,被众人所膜拜的璀璨之星,可这些镶嵌在表面的金壳真的是他想要的吗?

保送北大毕业后,又放弃麻省理工学院的机会,选择出家剃发为僧,走向那个不被众人所理解的国度。数学天才柳智宇到底经历了什么?

唯有在学习上摸到温度

他叫柳智宇,出生于湖北武汉,却不像同于武汉人的血气方刚,相反更是柔和内敛,打小就是一个与佛结缘的孩子,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尽管大风大浪,都安然擦过他的肩。

学校里同学日常的兴趣爱好对他来说毫无诱惑,自然也疏远那些同学,一个人行走在校园的草坪上。他不喜欢看电视,不追求物质的丰富,不在乎外表的华美。但这样一个好学生是中国无数家长拿来育儿做模范的例子,"你看他学习多好,学着点!"

柳智宇唯有在学习上才能摸到那股温度,因为他热爱并需要它。学校组织看电影的活动,他也不为之所动容,反而是借助那幕布上扑闪的微光去做物理试卷。

为了国际奥数比赛,他甚至差点失明,可他并不担心,还从中摸索出了一套不借用眼睛就能完成数学题的方法:将整个图形拆散为局部,并记在脑子里,仿佛置身在一个陌生的路口就知道要走的路线。他异于常人的举止,让老师感到他的天赋所在。

体育课对柳智宇来说十分艰难,他自幼体弱多病,身子也比常人消瘦的多。临近体育中考,老师更是做出偏见的行为,暗中与考官商量,保全他的分数。尽管在考立定跳远时,他偷偷带了卷尺,以防考官多算,但还是满分的结果。

随后他就和父母提及此事,说要举报老师区别对待学生,做出有伤其他同学成绩的行为。父母一阵惊慌,对他劝阻。不久后,柳智宇私下写了一封匿名信,悄无声息递到了校长信箱。校长看了这封信的举报,就立即给那个老师和考官处罚。

至此,他和父母的关系也大不如从前,在思想上背道相驰。曾经父母对他学习上的夸奖而感到的自豪也不复存在了,他们在意的只是前程如何,丝毫不理解做人和育人的原则,以及柳智宇心灵上的诉求和想法。

不想被知识上的成就封印

奥数题是柳智宇一直在做,也一直喜欢的事。当时的高中数学竞赛教练余世平很器重柳智宇,他教了一辈子的书第一次遇到这样的奇才,柳智宇的大脑就像是极速旋转的风轮。

没过多久,柳智宇就拿到了一摞又一摞的奥数奖,还因此进入了华师一附中理科实验班。高三那年,还获得了北大数学学院的保送资格,被派送到国家奥数集训队。

接下来的时间,柳智宇日复一日的像个木偶一样的刷题,之前那份在奥数上的喜欢和激情也消失殆尽了,不免引发他的思考,难道活着就是被锁住命运的喉咙吗?

就在柳智宇训练的那段期间,校长还亲自搭飞机去看望他,将满满的期望压在他弱小的身躯上。面对校长的亲临,柳智宇只是不失礼貌地笑了笑,示意他们只是为了这块奖牌,为了学校的荣誉罢了。

2006年,第47届国际数学奥赛的金牌颁给了这位优秀的学生柳智宇。此时的他已经习惯了这轰动的掌声,他的眼睛再第一次有了疲劳的感觉。

这份保送资格证落到柳智宇手中后,一向热于助人的他看到高考同学乔欢失利了,就想帮帮他,却还是换来昔日同学们的那种嘲讽的眼光,乔欢不屑于他的帮助,觉得他只是在傲慢的作风,接着不停地做更多的数学题。柳智宇转身邑邑地离开了。

拽着那根稻草救赎

母亲看着那报纸上"北大保送生放弃麻省理工学院,堕入神坛"赫然醒目的几个大字,顿时晕过去,接着就大病一场。父亲起初还一直坚决反对他这样的作为,但后来还是屈服了,想让他一个人思量思量。

刚入寺庙,柳智宇就迫不及待想要感化苍生,普度苦难,看到被白炽灯灼伤的飞虫,不禁感触万分,便立即施救。还为这些苦难的飞虫写下了4000字的情感文章,讲述了如何制作铁丝网灯罩来隔绝飞虫。在龙泉寺,柳智宇依旧还是凭借一己之力去感化,去改变周围的人心和事物。

修行才过半载,柳智宇就递交了一份《对僧团教务的建议》,还是被师傅驳回了。他并未因此心灰意冷,而是愈发光亮。往后几年,他先后去往上海、天津等地参加了一个举世的文化工程,并参照现代人的阅读模式,对原有的32本的律宗典籍加以修改,他希望能总负责修订和出版相关工作。

可对于现实的薄情,想要拯救远不如想的那样唾手可得。

参与修订的法师并没有像他那样字字把握到位,这无疑是加剧了柳智宇的工作,于是他一天十二个小时的亲力亲为,一两个月才想起要洗澡

很难用自己的道德标准要求别人,这是不切实际的,因为他们每一个的思想和行为方式不同,难以做出很大的改变。柳智宇也因此时常苦闷,直到他找到了心理学上的探讨人性,才解开了他的郁闷,决定在这方面探索前行。

最高的独立莫过于思想上的自由,静看繁华枯荣,淡凝云卷云舒,在人间许一道痴情的愿,在心中念一首漠然的诗。

评论